• 定基调

    2006-07-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944562.html

        连续五天拒绝去古德寺拍摄,用看书、逛街、发呆以及为家里的装修争争吵吵来消磨时间。不想去拍,不知道下面怎么拍。

        昨天看两个人写的书,周华山的《无父无母的国度?》和杨二车娜姆的《走出女儿国》。从几年前第一眼看到杨二车娜姆的文字,就实在讨厌这个招摇的人,穷极描绘着不着调的“浪漫”和赤裸裸的奢华,肉麻得可以让人掉一地鸡皮疙瘩。可是她很流行,甚至被炒作之人和脑袋被炒糊的人誉为“摩梭凤凰”。据说摩梭本地人斥其为民族败类,我没亲耳听到不能确定,但如果如她自己和追捧者所说她是摩梭文化的代表,我想人类学和民族志的学者估计会笑掉大牙。

        《走出女儿国》还是应该认真看和琢磨的。这本书广泛流行实在很有道理,神秘、遥远的泸沽湖,被渲染成性开放的走婚,再加上主人公走出山村远嫁异国过着奢靡生活的现状,都让这本书贴合了人们虚幻的梦想——天堂一样的神秘美景、放纵的性爱、灰姑娘到公主的传奇……既有伪高远纯洁的梦想,又有现实浮华拜金的满足,实在是会让很多挣扎在琐屑生活中的人有深深猎奇之感,读后心里无比熨贴,这书想不畅销都难。

        作为人类学学者的周华山,写作《无父无母的国度?》并非为了满足读者猎奇之心而是严谨的学术研究。五年和摩梭人的共同生活,丰富的田野调查,书稿给当地百姓审阅的严谨作风使这本书不仅可看,而且可信。对于当地婚俗的人类学视角,绝不是停留在性事上而展现了宽广的摩梭社会和文化。

        两本书放在一起,高下立见。

        有点明白了古德寺应该怎么拍。去问小师父们为何出家肯定可以满足观众猎奇之心,去着力描绘她们学英语、用电脑大约也可以博来一笑。而这种片子品格之低下可想而知。

        谢老师无数次强调纪录片的社会学视角、人类学视角,而机器拿在手上时,我的第一反应居然还是猎奇,惭愧。重新反省自己前一阶段的拍摄,顿时明白为什么我逮着那群和尚问个不停的时候,古德寺当家师父会如此生气——她们不是怪物让人审问和参观的,不是为了满足我和他人的好奇心而存在的。

        这一层想通,汗流浃背。

        明天再赴古德寺,不论这次能不能完成一个纪录片,明天首先要做的就是真正去了解她们的生活,而不是用“闹市女尼”这样讨巧的主题去放纵自己的无耻好奇和伤害古德寺清修的师父们。

    分享到:

    评论

  • p.s.



    我不认识周华山老师,但是我认识杨二车娜姆。尽管我并不喜欢这个穿着暴露的女子。



    但是这是一个“恶俗”的时代,我们都是“恶俗”文化的制造者和消费者。我们没有义务为这个社会的恶俗化买单,我们也没有能力将这个已然恶俗化的社会拨乱反正。



    我只想起一句话,无论你选择义无反顾地趟入河中、洁身自好地站在岸边,或者是在不湿鞋的情况下站在河边,这都是你的个人选择。但是一辆肮脏的公车开来,你不愿意上车同流合污,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但是你千万不要挡在车子前面找死。
    回复ibuzzo说:
    纪录片有纪录片的责任和底线,纪录片不是专题片,更多的时候它具备的是文献价值。我以后可能要做一辈子专题片,别说小报,可能连小报格调都不如。读书的时间只剩两年,我仅仅只能用这两年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片子,以后的一辈子可能都是为稻梁谋。另外,你误解了一点,严肃并不是没有可看性,而仅仅是抛弃那些完全为了满足好奇心的噱头。还有,纪录片绝对不负责教育和宣传,那是党的喉舌干的事情,而我们仅仅凝视和倾听。 ibuzzo,你还不知道我么,我从来就不是那个挡在车子前面找死的人,而仅仅是现在车子还没向我开过来,我还能活蹦乱跳几下。两年后面对工作,我就会做回你写稿我配音的那种片子了,呵呵,还记得吧?
    2006-08-01 14:56:29
  • 这就是传说中的本末倒置?



    我觉得拍电影有点像做新闻,你要做观众爱看的,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把这些表达出来并不是低俗,注意表现手法。



    你看现在党报大报有没有读者爱看?如果你有本事把尼众的故事拍的跟《倾诉热线》一样,保证有人爱看。



    我们有时候太喜欢讲究社会责任以及教育意义了,如毛主席说的,艺术已经开始脱离了群众。



    我建议你把你的片子当作一个人物纪录片来做,我的想象是,你不要用过多的旁白,你不要加入你的观点去引导观众,你只管记录,让比丘尼自己说,自己表现,你选择最typical的片段剪接。



    其实,我这两年在小报学到的东西就是,抓住了读者的心和眼球,你才是找到了成功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