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生命

    2008-09-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9110548.html

    一·旧识 

        前几天见了一位十二年不见的老同学。我们小学时曾经同桌,那时成绩还算不相上下,或者,我的分数往往比他高。但是到了初中,男生的理化优势一下子就压过了我,然后他高中去本区一所以出离严苛著名的好学校了,再然后是十二年,在北京重逢。

        我有点记不清他初中的样子,倒是小学时坐在一起,一人抱一瓶乐百氏的乳酸饮料喝,那情境总记得。

        所以见面时,两人都有点犹疑,有点不知所措,有点不敢相认,然后终于舒一口气。他说:“你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这句话也让我不知所措,心里想这怎么可能。其实大致的轮廓都搁在那里,九年的同学,彼此对相貌还是有明确记忆的。只是当年那个安静好学的男生变成面前这个海归微秃白领男,这十二年的时光便一下子有了一个确切的度量。

        我内心一直是不愿意长大的吧,所以隔天的中秋,和十三岁的妞打打闹闹,自嘲装嫩并漠视代沟,妞笑得东倒西歪。

        而我这个同学,一直在说,“我小时候”,“那是小时候”。

        “那是小时候”……我第一次在别人这种语气的强调中觉得,那日子的确是远了。而我的记忆里,时间本是绵延无分隔的,小学部操场的点滴纤毫毕现于我的记忆,其实那是愈来愈远的小时候。

        接下来有点找不到话题。大概许久不见的人都会这样。于是俩人埋头在一盆鱼片中嚼嚼咽咽。抬头,他说,那个,你有出租车票和餐饮发票么?

        我就被一根鱼刺卡住了。

        若是和开学前见的那一众高中同学,我肯定鬼哭狼嚎的开始咳吐。结果在十二年的不见面前我居然开始装矜持,用舌根感受那根鱼刺的位置,判断我下面应该怎么把它弄出来或者咽下去,居然还可以面带微笑。

        “嗯……你有发票么?多的给我。”

        我的表情肯定僵了,然后撑不住,崩溃:“我被鱼刺卡住了!”

        “那你咽两口饭吧。”说完他继续埋头吃鱼。

        于是我彻底绷不住矜持,笑了半天——这是当年那个坐在我身边喝小瓶乐百氏酸奶的人么?

        可能当年我们就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是那种看似很乖的学生,却一直在折腾。而他的确是很乖的学生,谈及现状,他言语里洋溢的满足感让我惊诧,我现在已经完全无法接受这种循规蹈矩的生活。而他慢吞吞很幸福的说,学历够了,工作稳定待遇好,又在行业核心的城市,很满足啊。我的确不知道怎么接这话了,只好嗯嗯啊啊。

        对于我的生活,他感叹最多的是“你怎么会……”

        你怎么会考这个学校呢?你怎么会学这个专业呢?你怎么会还没结婚呢?你怎么会还想继续念书呢?你怎么会……唉,这样乖的学生,肯定想不出他小学时桌肚里的铅笔屑怎么会是我倒进去的。

        继续埋头吃饭。然后他突然又抬头——你们学校很多女生傍外国人吧?

        我看着他,这问题每次在碰见一个陌生成年男时都会遭遇,宾语不是大款就是老外。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他也会这样问。于是忍气回答:不知道,反正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

        再埋头吃饭,他又抬头——其实当演员的要出名都必须这样的是吧?

        我一把抓过自己的包,掏出钱包窸窸窣窣的翻:“我给你找找有多少车票和发票哈!”

        “好,那个,公交充值的票也可以的。谢谢!”

        这时我发现我嗓子里那根鱼刺不见了。

        然后约着入秋了一起出去玩,爬爬长城什么的。对于见面,我们都很高兴,那种在异乡见到故交时,内心不可抑止的高兴。

    ===========================================

    二·中秋

        连续两年的中秋,和妞一家一起过。我蹲在家里给妞刻《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英文版朗诵,看着盘上空间还多着,琢磨着从硬盘里扒点纪录片刻给李叔叔吧。扫了一眼目录,判断了一下以前和李叔叔聊纪录片时他的喜好以及平时他的文字流露,把《寻找林昭的灵魂》拖到文件夹里。

        两分钟后,手机短信声,李叔叔:“盘子,你看过《寻找林昭的灵魂》么?”感情这位在家也翻纪录片要给我看,我回信——我这儿正给您刻着这片子呢。两小时后林阿姨笑说:你们真是心有灵犀啊。

        大概是因为,这的确是一个常常让人想念感叹的灵魂。

        看残奥会的田径比赛,我拍妞的肩膀,让她看肢残选手是怎么保持着身体的平衡的,丫头坐在我前面,大呼小叫加油喝彩,我的心里其实也在大呼小叫加油喝彩。这些赛场上蓬勃的生命啊!

        林阿姨和我说起另一个女孩子,说那个小姑娘希冀的是平和安乐的人生。

        我说:可是以后的出息可能不如妞啊。

        我想了一秒钟,又说,可是要出息干嘛呢?这么辛苦!

        再想了一会儿,再开口:不过还是过现在这种日子最幸福!

        林阿姨说:“对啊,你、我、妞,都是这样的,自找的辛苦,但是其实很幸福啊!”

        晚间在后海,妞在我身边兴高采烈的点了一杯粉色的酒,小口啜着,顺便也尝尝爸爸妈妈的。阿姨说妞你给外婆打个电话吧,她坐在我身边眉飞色舞先模拟通话内容:“阿妞你在哪里啊?我在后海酒吧呢!哎呀你怎么可以去酒吧啊!……”都笑翻。我一回头见墙上写着——不得向未成年人售酒。呃……我没看见啊没看见,就是没看见!妞学着自己喜欢的专业,同时比许多同龄的孩子多了玩耍的时间,所以快乐也更多吧。月色被雨打去了,岸边三三两两的小灯笼在游走。我心里眼里一时都酸起来,林阿姨打断我,不让再想旧事,只说现在和以后的打算。说来说去,好几种选择都会比现在至少“富裕”点,但是斩钉截铁的认为现在的选择是最好的。林阿姨李叔叔也都赞同。其实,我也很难碰见这样斩钉截铁赞同和理解的人,我很感激!

        向妞妞推荐了台湾导演吴乙峰的纪录片《生命·生命》。我说你刚刚去过四川,看看这个纪录片,看看台湾921大地震后一个导演对生命的思考。

    ===========================================

        生命这个词很确切,牢牢抓住了两件最要紧的事:生,勉力的活;命,冥冥的定。确知和无知交替、挣扎和顺应何从。

        其实,每个人都是对的吧。

        而我在这一年里,确确的是对很多事情看得淡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对话(二) 2006-09-15
    胡话 2005-09-15

    评论

  • “爱专业带来的力量,是无与伦比的。”好感动……
    回复泥阿福~说:
    我在本科和硕士研究生两个阶段的两个专业,都是自己狂热的,幸福啊!
    很感谢我的父母在我选择专业时完全尊重我的意见。
    2008-09-21 14:26:13
  • 等你的角度独特的照片啊!
    回复李广平说:
    整理中,待会就发。
    2008-09-21 14:23:34
  • 转载了!谢谢啊!
    回复李广平说:
    李叔叔,要谢谢你们一家!周末闲一点了给你们发照片!

    爆料了爆料了——
    那天和思琳聊起专业学习,我说学艺术专业,可能很需要在本专业之外再选择一个自己喜爱的学科来研究。
    结果思琳说,嗯,那我除了作曲的另一个专业应该是电影吧!
    我心狂喜啊!
    咳咳,我很期待未来我和妞妞可以合作!
    2008-09-17 22:50:53
  • 发现这个学校名声确实很不好呀

    假期在家,跟高中同学说我考研上了这个学校,不少人调侃我是不是去搞潜规则了

    我十分无语

    潜规则我想搞呀,可惜没有轮到我的那一天。。。。。。。
    回复lb_8848说:
    这些话已经懒得理了。
    而且,我到现在仍然坚定的认为,本校学风甚佳,甚至胜过我曾经待过的师范院校,爱专业带来的力量,是无与伦比的。

    你很想搞潜规则?嘿嘿!
    问题是,我们谁见过真正的潜规则?
    传说中的潜规则啊……好神秘啊好神秘。
    2008-09-16 22:45:40
  • 被对话内容囧到了。。。
    回复甲子说:
    其实,老同学才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吧。
    挺好的,重逢让我高兴!
    2008-09-16 22:46:12
  • 嗬嗬,现在倒是理解了你当天说的话。
    回复影子说:
    ……现在才理解。
    算了。不想说什么了。无趣啊无趣。
    2008-09-15 23:4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