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车,向南

    2006-07-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833845.html

        每次从西站回家都无比狼狈,这次是一个沉重的箱子、一个装了笔记本电脑的背包,一台松下180A,一个横也不是竖也不是腾不出手拿腾出手也提不动的三角架。进站时听见有人说,看别人一女的都比你强。我回头,看见一个哥哥正在责骂拖着一个小箱子的弟弟,他手指的方向果然是我。本来想拉个同学送一下的,但学校晚上放映《疯狂的石头》,终于谁也没有拉到——手拉肩扛,我终于还是一个人爬上了西站的楼梯。

        失策的没有在进候车厅前叫小红帽,排进队伍以后再也没有等到他们来帮我拿行李,跌跌撞撞下去站台的时候箱子差点脱手滚下楼梯,去抓箱子,人也差点滚下去了。

        好吧我承认自己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车厢里一熄灯,我就在黑暗里悄无声息的哭了。

        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在火车的轰隆声中落泪,这不是向南的回家的列车么?

        这过得飞快的一年、独自生活的一年、举目无亲的一年、焦虑彷徨的一年,也是自己真的开始长大的一年。听起来如此可笑,其实已经不小了,可这一年,才真的让自己褪去了那么多的青涩和幼稚。一个人在外面的苦,其实倒不是物质上的,有时真的觉得心苦,层层泛来,累。

        没有来由的让自己就这么安静的哭了一场,在车轮和铁轨的撞击中,在车厢安静的酣眠里。

        清晨的车厢外是我深爱的江汉平原,湖泊和河流、闷湿和懊热,调整出一个不让父母担心的笑脸准备下车,迎接这缓缓而来的暑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胡思乱想 2004-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