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云的生活 流水的日子

    2006-07-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807565.html

        一

        昨晚去司徒老师家还他借给我们的碟片,一坐就是三个小时。不光说纪录片,也在说那些过去的日子,他给我讲三四十年代的香港、五六十年代的北京,讲他的父亲、中国电影先驱司徒慧敏先生和纪录片巨匠尤里斯·伊文思的友谊。资料影片里两位大师最后一次见面,当事人淡定而礼貌的告别,二十年后我们看来是如此克制而哀伤的。

        而那时的司徒老师,还是满头黑发。

        上届的纪录片毕业作业展映在北京各大高校都张贴了海报。我们感动于那么多热爱纪录片的观众远道而来,笃笃守完了每一场放映。师兄去北大贴海报时遇见一位老教师。他说他二十多年不看电影电视剧,认定影视是文化垃圾。这个对纪录片有些好奇有些质疑的老人,在试探着看完了第一场放映后激动不已,此后场场不落。看到步履蹒跚的老人顶着烈日从北大赶来守候学生的纪录片作业,我们也再一次的被纪录片真实和真诚的力量震撼。

        司徒老师说电影学院学纪录片的学生完全是“后娘养的”,传说上上届一位师兄曾说,守着故事片学纪录片,我们很难啊。

        而这位北大的老教师在离开的时候对我们说:你们一定要坚持,纪录时代、纪录社会。

        我突然想起武汉市歌的旋律,很好听的歌,现在少有人唱了。“晨钟催醒巍巍江城,东方朝日正在升腾;长江汉水,春潮滚滚,扬起新的时代精神;让莽莽龟蛇铭记,让白云黄鹤作证,是我们的双手托起一个新的乾坤……”歌词当然是有些大而空洞的,可我记得初中时第一次听到这旋律就喜欢上“让莽莽龟蛇铭记,让白云黄鹤作证”这两句。

        李白说——黄鹤楼上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他又说——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还有——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白云千载空悠悠,李白若再来这江畔看到如今的都市,还有诗情么?

        大学的校友录上,睡在我下铺的女生宣布她怀孕了。这件完全没有必要惊讶的事情也让我惊讶了一会儿。那几个又湿又冷的冬天,她的长羽绒服挂在我的床头,一股新鲜的鸭子味,我在无数睡眼惺忪的清晨里感觉到她在下铺翻身。

        日子过得真快啊,转眼她要做妈妈了。桂子山老图书馆前那条林阴道,依然春来玉兰如盏,秋去桂香馥郁吧。

        行云的生活,流水的日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岳麓 2004-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