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游

    2008-08-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7560616.html

        每次去中戏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去的,好像总不是从学校出发,而是手上攥一个提前查好的倒车方案,从一个莫名奇妙的地方坐车过去。看完话剧出来,也总是不知道怎么回去。

        于是索性夜游。

        判断一个大致往西往北的方向,随意坐车,在一个听起来貌似熟悉的站下来继续倒公交,倒是没丢过。

        好像只要是去中戏,就铁定没有时间吃晚饭,饿得飘飘的出来,会在胡同里买一大碗小店自制的奶酪,吃到巷口的车站,车就来了。

        对于中戏,只羡慕其胡同,看看我们校门口的天桥赤裸裸的横出一副冰凉嘴脸,就会羡慕彼校胡同夜晚温暖的灯光。

        有一次,街边有人在放孔明灯,那盏灯不是摇摇而上,而是嗖的一下就窜进了漆黑的夜空,我回头想去找那个亮点,从车窗里却是怎么都看不到了——一时颇有些寂寞,寂寞得有些矫情。

        有一夜坐在西四的马路牙子上等车,白昼里的繁华都褪了色,老城的灰墙静静的,在街对面围成一家、一户。有人很晚了,还在跑步,安静的从我身边跑过去,留下一点酸酸的汗的气味。老城区总是破旧而慈祥,我在想,这里经过了多少春天,去哪里寻旧时芳华。

        另一次是在南城的人家,那是个有音乐的夜晚,喝了极暖的汤,听了极暖的话。出门是暴雨,地铁的末班刚刚驶去,我哆哆嗦嗦的在陌生的车站等车,不拘什么车,向北去便罢,能坐到哪儿算哪儿吧。雨砸在车站的顶棚上,声响铿锵,昏黄的路灯下面,我看那一丝一丝细密不绝的雨看呆了。

        回程经过一些熟悉的地方,比如一个差点摔断腿的景点或者一户人家。不过三年,我在这城市也有些仅存于记忆,却时常漂浮的故人和往事了。“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黄豫章很熟的句子也慢慢飘出来,那一夜都在想这这句子——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雨夜多好,雨夜可以随心所欲的落泪,雨自会掩去不想让旁人知晓的哽咽。哀愁从来不是情绪吧,哀愁是环境,是记忆;是身上的湿衣、窗外的夜雨、心里在哼唱的歌、脑海里遥远的诗句……

        就像快乐也不是情绪,快乐是曾经的许多周末的夜晚,从武昌的学校坐夜班车回汉口的家,在经过长江二桥时拉开车窗,那闷热夏夜里清凉湿润的江风,那汉口江滩星星点点的灯火,和若有似无在耳边弥漫的涛声。

        若是在武汉夜游,永不必担心如何回家,这城市不休不止的喧腾着,总在最深的夜里备着能到家门口的公交车。一入夜,路边的小摊就会一排排摆出来,炭火红润润的跳着,跳得满街都是麻辣鲜香的颜色。

        几年前去凤凰,夜夜去东门的城楼下听一个年轻人的胡琴。等一个老头来了,年轻人便不发一语的离开,换老头有一搭没一搭的吹笛子。那是很清澈的笛声。也是在湘西的小村,那里因为一部电影被唤作芙蓉镇了。街边满是真真假假的小玩意,在摇摆的电灯泡下面笑呵呵的亮出不厚道的价格。我正在青石板路拾级而上,突然就停电了,生意停了,家家户户都举出火烛来,都笑骂开来。那是多美的山和路、月和屋,是多美的一线烛光。

        河对岸搭了个棚子正办丧事。哭丧的歌一句也听不懂,只有朴拙的调子伴着烛火摇曳过来。我想走过去却没找到过河的路,有村民说可以从瀑布下面穿过去,终于还是畏惧的止步了。只好在河这边的小酒楼痴看。

        那一夜的酒真甜,螺真鲜,风真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UP! 2009-08-11
    生在81年 2004-08-11

    评论

  • 从我们学校打车到你们学校也就70左右,您老不会每个月伙食费低于200吧?
    回复lb_8848说:
    200左右吧,吃二楼食堂足够了,三楼的话就会不够了。现在自己做还可以再少一点。
    2008-08-12 22:51:28
  • 中戏的胡同我也不怎么羡慕,因为每次去,下了地铁,走起来很累

    BFA算好的了,你要去我学校,出门就是高速公路和城铁,每天天桥上看各种堵车

    不过还好,前一段时间天天泡中戏,也没有迷路

    下次暴雨建议你打车,其实赚钱有时候就是为了这个时候的
    回复lb_8848说:
    上次暴雨如果打车回家,我半个月伙食费就哗哗的流走了。
    还是羡慕中戏的胡同,很多小店可以逛,晚上饿了也不怕。
    2008-08-12 20:00:51
  • 抒情阿~~~
    回复三儿说:
    还好,现在还有情可抒,没僵。
    2008-08-12 20: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