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鸿雪泥

    2006-06-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631319.html

        早上司徒老师的课放台湾纪录片人吴乙峰的作品《月亮的小孩》和《生命》,很好的片子,看到921地震后罹难者家属久陷痛苦无法自拔,这一年已经锻炼得坚强许多的神经还是绷不住了,几度湿了眼睛。

        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尔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这是今早心里反反复复念叨的诗句。

        不仅是因为这片子,今天对于自己而言也是个该踏爪子的特殊日子,25了,突然感觉自己正式进入奔三的行列,也是第一次独自在外过生日。

        小时候的生日总是有些凄惶。小时候,生日蛋糕是从来没有的。那时候冰柜是稀罕东西,幼年喝的冰镇汽水记得还是在真正的大冰块上一格格镇着的。因为生日正赶上酷暑的开端,八十年代的糕饼店会在这时统统的停止生产要使用奶油的那些点心。有一年小姨找了多少家店还是没有给我找到蛋糕,后来给我买了一个美丽的天蓝色大草帽,我拿着那草帽还是落泪了。多少年里心心念念的愿望就是可以像表妹那样有一个自己的生日蛋糕,她的生日在十月间,那时她父亲在美国读博士,家里的众亲友顿时把表妹捧得公主一般,似乎这样自己就能捞几分好处。我对表妹堂弟向来没有丝毫怨恨,只是那些恣意凌辱另一个孩子的长辈们让我很早就对世人灰了心。十月间表妹的生日总是全家欢聚一堂,也会允许我佯做吹蜡烛状和她的蛋糕一起照几张照片,我依然记得那时自己已经学会很懂事的在相机前笑着,把心里的难过和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埋藏下去——其实那时不过五六岁,也许我天生就有太过敏感的心吧。

        其实,没有蛋糕只是其次,我的生日恰和祖母在一天才是关键。她本来就没来由的不喜欢我,没把我饿死就算她的良心,每至生日,更是横眉竖眼。那时祖父还是爱我的,没有庆祝仪式的平常饭桌上,祖父提议大家一起给我和她祝贺一下生日,我端杯茶水去敬她,她总是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回应我。我畏惧着那张饭桌,后来再大一些,到小学高年级了,饭桌上是一定会等我端碗离开才会上那些专为堂弟做的菜。每天中午我独自委委曲曲的扒拉几口饭就去学校自习,那个家是一分钟都不肯多待。到初中,妈妈宁愿每天中午骑20多分钟车回家给我做饭再骑车去单位,也不让我在她那里搭伙了,否则,我也许真的会变成一个忧郁古怪的孩子。

        所以我向来不爱过生日,因为这一天必然牵扯到另一个人,撕撕扯扯的带出许多疼痛的回忆。更不肯闹出种种的聚会和庆祝仪式来,仍然记得别人生日里自己的心伤,那么何苦让自己生日的时候别人来陪笑脸呢。

        工作后,学校提前一天给每个过生日的老师送一个蛋糕。早已过了没有冰柜的时代,蛋糕是随时可以享用的点心了,而这时的蛋糕也早就失去了小时候心中那种比天还高的特殊意义。那天我提着蛋糕出校门被九班的孩子看见了,他们竟然连夜在全班通报消息并准备了鲜花礼物,那一天走进九班时他们的掌声和笑脸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情形。一个月以后我被通知不用再教九班这个让人头疼的三类班了。

        这段时间忙忙碌碌,根本顾不得什么生日。本来也是平常日子,其实这日子要感激的是父母,自己怎么过都是其次,早点把片子剪完是正经!结果昨晚我念本科时“强娶的老婆”橘皮就发来短信,告诉我她正在湛江狂吃新上市的荔枝给我庆祝生日,吃得眼睛都肿了——我晕,橘皮就是这么贤惠的人呵呵,一心等着她赶紧找个男朋友我正式“休妻”。早上,妈妈和表姐的短信也来了,下午我爹竟然破天荒的发来一个很长的短信祝我生日快乐。cici的论坛上的朋友短信来了。

        再接着,是一条这样的:“生日快乐啊,年年有今日啊,一直快乐成老妖精啊!”一个好似见过的号,回过去感谢然后问是哪位,下面一条短信便如此了:“去死吧,我的新号被你记了老号就删了。我过几天再去换个号的。ibuzzo”什么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iba就是明证。本人过生日他居然要我去死,不过一点不生气,反而觉得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玩。回短信说了他一句,他居然说:“我都是好心,你这么年轻不会忌讳要死要活的。庄子不是说死就是与天地同眠么,喜事啊,随喜随喜……”我倒,这喜事我还是过五十年再办吧,这张狗嘴。怪不得我妈听到他起了ibuzzo这个搞怪名字后说:“什么?小刘怎么起个名字叫‘一巴掌’?”果然是欠巴掌抽的人。

        不过庄子的话是没有错的,东坡先生说人生似“飞鸿雪泥”更没有错。时光过得太快,自认为20岁时的五年计划完成的不错,工作的成绩和考研的成绩都符合当初的设想。今天开始,正式奔三,日子该过得更快了吧,琢磨琢磨下一个五年计划,希望自己能更努力的学习和生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生日快乐! 2008-06-09
    24了 2005-06-09

    评论

  • Happy Birthday~

    在世界杯的前一天

    在高考结束的后一天

    在狂欢和痛苦的中间

    ~~
  • 很多年来都没有祝福你生日快乐了。 本来今天想来这里留言或在网上祝你生日快乐。 但读完后,我想说几句。我并不觉得小时候,家里的众亲友会把我 “捧得公主一般“。 当时就像你所说,我爸妈都在美国,我都是住外婆和外公家; 不是他们和我庆祝生日,还能有谁?并不是因为他们会对我更好一些。



    另外,你记不记得小时候被骂的最多的是谁?不是你,而是我。外婆每次都骂我欺负你,但是我重来没有把这放在心上,小时候还会觉得她会对你比较好一些。小时候的事为什么还在计较?



    这些事说不提,我也不会去谈。人都这么大了,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管你的看法是不是跟我不同,我也没有想互相说服的意思。不要让过去的事印象你的现在和将来。



    You may think she is the worst person in this world, and I have no intentions of changing your mind. But for all your readers, as she is my grandmother too, I don’t think she is nearly has horrible as you make her seem to be. At some point you should let all the hate you have for her go, because you will find that it is a lot easier to just let go. And then you can live your life without so much hatred, and see the good in everyone instead of the bad.



    “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and today is a gift.”



    Happy Birthday

    回复cc说:
    cc,幸福的孩子,你就不要提她“骂”你了,我妈我外公还总是骂我呢,我从来也不觉得我妈对我不好。这不是骂不骂的问题,骂不一定是伤害,而伤害不一定用辱骂来表现,明白了吗?就像你说的,所谓“欺负”,我敢在家里欺负你们任何一个吗?而那个永远被欺负的又是谁?
    记得幼时午睡醒来,我甚至不敢叫她来帮我穿衣服,我羡慕你大胆的在我身边喊:“我醒了,来给我穿衣服吧。”如果有一天我比你醒来得晚没有赶上你的叫喊,我宁愿在后面屋那张大床上磨蹭到五点多父母下班再起床——请你告诉我,我这样的恐惧是天生的吗?小时候我们在一张小桌上面对面吃饭,你说,你吃什么菜我也得吃什么,在这孩子的游戏里,我从来不敢在你吃萝卜的时候去吃一口白菜;捉迷藏的时候,我甚至不敢那么快的找到你,虽然我知道你就躲在二楼的柱子后面。cc,这都不是你的错,你是比我更小的孩子,而是我害怕,我在十岁以前从来不敢多言多语,不敢不在每一次游戏里输给你,虽然你也许并没有这样要求。因为我知道她爱的是你而不是我,我怕她指责我。
    甚至,你记得吗?那一个早上在巷子里我被玻璃扎破了手腕,血淌了满地,直到我妈晚上六点下班才送我去儿童医院,医生都惊呆了说伤成这样怎么可以拖了一整天,中间任何一次我胡乱动弹让玻璃扎到血管就没命了——我永远忘不了妈妈那时的泪水。
    你离家很早,那时我也去北京送你。首都机场的玻璃后面,我看着你离开,也看着我身边的祖母眼泪泫然欲落,她真的爱你,如果走的是我,她会这样哀伤吗?我甚至会有点开心的想,当家里只剩下一个女孩的时候,我会不会得到更多的爱呢?
    不会的,因为我几乎是被她赶出了邻德里六号的小院。后面十几年的事情,更多的点点滴滴,你没有看到……
    过去的事情永远不会在记忆里过去的,很多创痛不可能说忘记就能忘记,我会让它影响我的现在和将来——我告诉自己必须更加努力的做一个优秀的人,因为我从小就看到了,只有更优秀,方有立足之地——哪怕只是在一个家庭。在求学的日子里,我一直以你的父亲为榜样,我认为是他的出色和成功让他的小家庭得到了幸福,也得到了在一个大家庭中的尊严。
    cc,关爱往往会被忽略,正如我也常常忽视父母和我的外公外婆给我的关爱,但有时,一种对比真的会刺痛人心的,我想说的并不是你是“公主”,而是那些“捧”着你的人,他们把一种热心和一种冷漠同时给两个孩子的时候,铭刻在记忆了更多的,也许是接受冷漠的那个人。
    我曾在一个大雨天看到我的祖母举伞搂着我的堂弟回家,而我在同一个校园里没有等到她的一把伞,被浇成落汤鸡,你知道当我在雨中看见他们的背影时,我忍不住当着我的同学们落泪的感受吗。我偶尔说错一句话会受到这样的责难:“这是谁教你的?又是你的妈对吧?”为什么要把一个孩子无心的错误永远有心的指向她的母亲?我曾经无数次吃我的叔叔一家吃剩的汤汤水水,你尝过一锅肉汤被喝尽只留骨头渣再兑水煮出的东西吗?接过祖母的菜篮子时,会发现里面藏着给堂弟买的莲蓬,虽然我也爱吃,但我不敢去碰。我曾经在一个开心的农历新年里接到她打来的辱骂我和母亲的电话而陷入漫长的痛哭。我曾经无数次听到她说:“你们家人都是这样,我们家人……”她从没有把我当做她的家人。
    甚至在我人生的个个关口,比如我保送上了高中,比如我考上了大学,比如我考上研究生,她从来没有给我鼓励和祝福。cc,你上大学时她对你说了些什么?我真的想知道。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哭成泪人,因为我觉得这个家再也没有人会关心我了,我彻底的被放逐。爷爷那时对我说:“好好念书,给家里争口气。”爷爷还认我是家里人,然后再也没有人认了。
    等待长大是我童年最大的梦想,但我依然感激我所经历的一切,如果不是永远抱着“要争一口气”的信念,我不会那么用功,我不会时时提醒自己人生的目标还远未达到,还要不懈的努力。
    cc,你曾问我为什么在你难得回国时还疏远你,你不知道的是,曾经在某一个清晨我让爸爸打去电话说我要去找你玩,而当我赶到,你们已经离开家出去玩儿了。我像一个傻子一样站在麟趾路对着一扇门发呆。你能否告诉我,这是谁的主意?是那个接电话的人吗?那么,以后,我怎么再去约你?
    于是,我不再奢求她的认可,我奢求的是我被更多的人认可,然后证明她错了。就像现在,武昌的亲戚们不再对我说“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而换了一种赞许的口吻。
    还要告诉你的是,现在的每一天我都是快乐的,因为我觉得和过去比较,我没有理由不快乐。过去,只会让我更加珍惜如今每一天的幸福感。
    我以前曾经有一个钻牛角尖的梦想,那就是当我的祖母有一天卧病在床时,我要好好的去伺候她,让她知道我的乖、我的好、我比所有的孩子都孝顺,我还企图得到她最后的认可,让她爱我哪怕一天。而这个寒假当我再一次看到她对我的冷漠,我连这个梦想都快没有了。
    感谢你的生日祝福,我们的确是很多年不见了,不是吗?所以,也许我们都像是陌生人了。
    2006-06-10 02:00:39
  • 生日快乐,学业有成!
    回复ma er说:
    呵呵,我认出你是谁了,谢谢!
    2006-06-09 21:4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