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汉的公交记忆

    2006-06-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591637.html

        强烈推荐大家点击这个链接——《武汉公交传奇》。我偶然发现这个帖子时差点没笑得晕过去,多少年来在武汉乘坐公交的种种感觉重新回到自己身上。说实话,这个里头虽然有夸张的成分,但真实率还是超过98%的,所谓“F1选手不一定可以开武汉公交,但武汉公交司机一定可以驾驭F1”是绝对没有错的真理。在北京的公交上挤得痛不欲生、堵得苦不堪言的时候,每每会怀念武汉公交——在我的记忆里真的像个好听的故事。

        24路是小时候坐得最多的公交车。从我们家到家家的家(翻译一下,家家就是外婆,不要以为我结巴了)只一站地。小时候24路的老线路走过市政府的后墙,经过德式小楼的圆屋,右手边有一簇夹竹桃,过了一元路,就歪歪斜斜的经过中山大道的一段老街。左手有一道长廊,住着各式各样的人家。右手是一片片的老巷子,我的许多小学同学就住在里面,那里有转糖人的老人,我喜欢去买糯米饧糖,拿两根小棍把金黄色的糖膏拉扯成乳白然后品味甜蜜。冬天,这样的小巷里有背着小炉游走的老人在卖烤年糕,炉子上支一块铁板,压成各种花色的年糕片放上去,慢慢膨胀出喷香的味道。在中医院路口下车,回头几步就可以见到家家住的短巷了。如果不回头而是继续往前走,可以吃到五芳斋的糊米酒和老通城的豆皮。小时候的每个正月十五,我都点着小灯笼走到老通城再慢慢走回家,那时满街都是举着灯笼的小孩子。中山大道的那一段路太窄,回家时就得经过中医院门口、到黎黄陂路去坐车。为什么叫黎黄陂路呢?因为这条路是以民国首任大总统黎元洪命名的。我小时候外公牵着我的手这样告诉我。武汉以民国人物命名的路太多了,黄兴路、蔡锷路、张自忠路,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中山大道。黎黄陂路附近有武汉开埠以后的第一家西餐厅——邦可西餐厅,现在,这家小店依然静静在街道一角用最传统的俄式口味经营着,我从小就喜欢他家的奶油蘑菇浓汤,我是在那里慢慢学会了粗浅的西餐礼仪。邦可旁边的小门进去,是中共党史上赫赫有名的“八七会议”旧址,十三岁时,我在那里宣誓入团。刘少奇在汉故居在身后不远处,八路军办事处旧址只要再往前走一点就到了。现在的24路沿线,老巷子几乎全部消失了,竖起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楼房。

    http://www.zgwhjs.gov.cn/infoimg/200412493146.jpg ——老武汉的里份

        24路其实是过汉水到汉阳的车,然后转一次车,就可以去归元禅寺数罗汉了。我留着两张数罗汉数出的签语,一张写着:“长江后浪推前波,春花秋月等闲过。岁月如流催人老,无须喟叹老蹉跎。”另一张是这样说的:“蝼蚁碌碌搬家忙,蜂儿营营采蜜浆。不计收获勤劳作,留予儿孙尽芬芳。”可见我是多么多么辛苦的辛苦命啊,我未来的儿孙以后会感念我的,唉……

    http://www.weuok.net/cs/hubei/images/gys.jpg ——归元寺的五百罗汉

        另一路常坐的从一元路出发的车是2路电车,到南京路,跳下车来,冲进武汉少年儿童图书馆抱一本书读一下午,然后在夕阳里和同学们讨论着书里的故事回家,是初二以前每周都要做的事情。有多少城市拥有这样专门的少儿图书馆呢?我不知道。但是我从小就为自己的城市有这样古朴的建筑和那么多小孩子爱读的书骄傲。多少武汉孩子曾经走过“爱读书的小姐姐”雕像,去图书馆里快乐的阅读啊,现在这雕像也不见了。

    http://zyq856.anyp.cn/ud/server3/Data150/2689422/Articles/Images/060228101830485.jpg ——武汉少儿图书馆

        上大学时,最常坐的是601,闻着桂花的袅袅香气走出华中师大的东门,虎泉是起点站。601一路晃荡晃荡,慢慢悠悠的沿途拣乘客,速度缓慢到全车人嘀嘀咕咕骂人,到长江二桥了,突然加速飞驰过去,江风的凉冽清新让人一振,再拐两个弯,上沿江大道,我就到家了。华师到武大的车很多,大三大四时,为考研苦读,常常背书背到人不像人鬼不象鬼,然后背个大书包跑去武大听课,喜欢武大美丽的校园,而终于没有考进去。前几天坐在电影学院的食堂,班长颇得意的说自己当初不敢报考武大却鬼使神差的大胆报了广院,原来大家差不多的,我不是放弃武大却选择了一个更难考的电影学院么,可不也是鬼使神差。在601上,我看到洪山广场的拆迁和建设,以及美丽的江滩一天天更加迷人。好久没有经过长江一桥了啊,喜欢桥栏杆上千姿百态的雕塑。

    http://www.bluepower.org/Upload_Photo/2005082813250069151.jpg ——武汉长江大桥

        801是武汉第一趟空调车,线路之绕让人崩溃,不过这车走环线,因此上车了在舒适的坐位上享受凉爽,然后睡一觉是不错的选择。大一暑假,坐这车去武汉台实习,大三暑假,坐这车去武汉图书馆自习。武汉图书馆的自习室实在太棒了,每天清晨顶着太阳在门口排长队领号是绝对划算的,那么大可以看到千人埋头的空间、那么大可以堆好多书的桌子都让人涌起读书的兴奋。到下午,饿得两眼发花了,去坐801回家,我终于也在车上睡着过一次,一觉醒来车到民众乐园,一时发昏进去打了两个耳洞,回家被爸爸骂得半死。民众乐园是个奇妙的地方,记得小时候去看那里的庙会,听各种吱吱呀呀的戏,买一个糖耗子举在手里慢慢舔,我想去看木偶剧而长辈们却想去别的房间听相声……回来写一篇日记,老师说我观察细致,让我在全班读一次。现在的民众乐园,是卖女孩子玩意的大杂货市场,没意思透了。

    http://www.huaxia.com/uniwaysimages/200604/3zu121506511.jpg ——民众乐园

        在初一学区教书时,有时也坐801回家,澳门路上车,一站地到一元路下。在学校里师生关系总是有些紧张的,而和学生们一起等车时,那种微秒的亲近感顿时让周围的空气都柔软起来。在学校里问男孩子是不是早恋了,这群愣头青一定梗着脖子否认,而在车站,他们会羞涩的低头微笑,不好意思的承认班里一个清秀的女孩是自己正喜欢着的。有一次上了车,一个我刚在学校骂过的学生坐在后排瞪着我,委屈得不得了的样子,我走过去,他不理我,我忍不住笑了,到后门等待下车。第二天,听见他在教室说,赵老师真过份,昨天我在车上看了她二十多眼她都不回头看我一下,正好我推门进班,全班哄笑,他也笑,然后,师生就和好了。和学生一起坐车,总是一通闲扯,他们会告诉我最近流行的动画片和他们的许多秘密,我会告诉他们我上中学时的调皮捣蛋……公汽上,老师和学生远比在校园里亲近。

        大学毕业那年,去湖影厂找了第一份工作,结果被当作廉价劳动力使唤了几个月。1路是那时每天要坐的车,穿过中山公园,到万松园路上班。日军在汉受降便是在中山公园,我那时每天走在公园里,有被人压迫的深深的屈辱感。中山公园对面的武汉展览馆,那时正在展出达利的作品,超现实是我一直喜欢的,而那时微薄的工资是买不起80元一张的门票的,终于等到展览撤展也没有等来工资,在1路上看着几个露天的达利雕塑,难过得想哭。站在现代化的展览馆前,武汉人常常会想念老馆,美丽的苏俄式建筑,老武展被几个当权者草率的炸掉,是800万武汉人心口一道永远的伤疤。喜爱老武展的广场,四岁时第一次去看欧美的机器人展览;六岁时爸爸在旁边的武汉商场给我买了一只肚子里能灌水的小鸟,吹吹它的尾巴就会发出真正的鸟叫,我在广场上吹了好久——物资紧张的80年代中期,排队买这玩具把爸爸的鞋都挤掉了;初中,我还去看过一次昆虫展,然后,老馆就被炸掉了。

    http://www.cnhan.com/other/bn/whpzjz03.jpg http://www.whjgaz.com/pictures/20050625150241046.jpg

    ——新旧武展,2005年,一篇《老武汉展览馆被炸十年祭》的文章在武汉流传

        而现在,我最爱38路,起点是汉口火车站,终点是粤汉码头,这是现在回家的路。我小的时候,喜欢在江边看码头装卸工人架着推车来来往往,喜欢看上班下班的人们走过轮渡的栈桥,现在,当我从粤汉码头经过抗洪纪念碑走回家时,沿江大道已经越来越美——我也喜欢这样美丽的江滩。

    http://bbs.cnhan.com/images/upfile/4514-200393013847.jpg ——江滩和武汉长江二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琐事 2009-06-02
    哭! 2008-06-02
    忙到巅峰 2007-06-02
    语文书 2005-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