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一次无奈

    2006-05-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548706.html

        昨天下午,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和北京电影学院合作大型舞台艺术片的新闻发布会,我们拿了一些机器在现场造势。

        我在中排支起角架和机器,等待发布会的开始。坐在我前面的两个中年妇女可能是哪家媒体的,迫不及待的撕开资料袋里的信封——里面是艺术团演出的一张赠票。

        听见两位大妈说:“切,这帮人演出的票还卖280一张呢!”

        恨不得操起三角架朝她们的头上砸下去。这个艺术团的演出水准是相当高的,不要说280的门票,580的都常常脱销,欧美市场更是邀约不断。《千手观音》的静穆之美震撼人心,而新排的节目《化蝶》据说水准更高。一个不断创新、靠商业演出自负盈亏的艺术团,一个每年大量投入公益慈善事业的艺术团,比起国内那么多亏损的文艺机构真是够了不起的了,更何况团员们都是这样那样的残疾人。很想问问大妈们,“这帮人”的水准哪一点比她们差了,值得让她们“切”。

        早上和司徒老师说起这事,昨天在主席台就座的老先生说他也气坏了,觉得很多人对艺术团缺乏应该的尊重。过了一会儿,司徒老师笑咪咪对我说——别生气了!世界就是这样的!

        我对老先生说其实我一点都不生气,这样的小事都生气还不把自己气死啊。只是觉得很无奈罢了,说起来昨天应邀而来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各部委、各媒体、各界嘉宾……结果一片乌鸦聒噪。这些主导着舆论方向的人都不过尔尔,没有同情心、没有关爱、没有欣赏美的兴趣(不是能力,是连兴趣都没有),只有职业的漠然冷酷和做活儿的流程,这些都已经不是让人生气的事情了,只是无奈。

         觉得台上那些练习了好几遍登台的演员们好可怜,他们中很多人是盲人,或者肢体不方便,还是那么认认真真练习登台。干嘛要为台下的这些人去特意换上演出服去展开那么明媚的笑容呢?

    PS:今天看到《中国电影报》头版报道,《大东巴的女儿》全国上映,不怕恶心死的同志们去看看吧——濒临灭绝的民族文化在一个美国(又是美国)小伙子执着的关注和爱情的滋润下重新得到光大——又一部貌似主旋律其实从骨子里就自卑到极限的影片。只记得学校放映的时候起哄声不断,偶当时看得浑身的细胞都在颤抖。嘿,这也是无奈之一种。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碎碎的生活 2005-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