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雨

    2006-05-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543269.html

        昨夜的惊雷打醒了沉沉穆穆的城市,已经把北方的这座城与风沙黄土等同,习惯了在急急沓沓的脚步下迎接扑面而来的干燥,把路程印出深深浅浅的鞋印。这场雨却像极了我熟悉的长江之畔,雷声轰鸣,闪电把夜空割成龟裂的板块。那无歇无止的雨像一首幽咽的琴曲,让我在睡梦里依稀回了自己镶着小床的狭窄阳台,楼下的小街是不是又漫漫的淹起雨水?

        很久没有睡得如此甜蜜,是熟悉的雨水的歌声让我安心阖眼,去静享一个久违的梦。

        清晨的雨已经细如牛毛,穿过蓟门烟树的芳华百朵、芃芃枝叶,想起这么多年来一直喜欢的那些清新的小诗,就像——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在微雨里见到cici,她拿帽子扣住头挡雨,依然是笑笑的开心着——哪怕其实有那么多扰人的事情。忍不住去抱抱可爱的她。cici唱过一首歌,叫《长大的春天》,是鹅黄淡绿的色彩,总会被我翻出来再听再听……

        春风的牙刷轻轻刷……春风的胭脂轻轻擦……她在山里溜溜达达……她在耳边蹦蹦跳跳,和我们一起长大。

        下午,当风尘仆仆的GQ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都有些认不出彼此,我正在一个新闻发布会现场拿着机器,而眼前马上要成为数学系女博士的她刚刚递交完签证的材料。还是细雨里,还是老友,本来是长江边一起吹着江风回家的脚步现在相遇在遥远的北方,而她马上要到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去。

        走过小月河的暮色,我们已经不像过去那样会拉着手走路。小月河的水一片深深沉沉的暗,陆游说过什么来着?“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春雨里见到两个老友,带来些淡淡欣喜和哀愁。我们是春雨里的草籽么?究竟什么时候会发芽?还是被一些脚步碾成阳光里的尘土?

    《长大的春天》  演唱:cici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