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了一天

    2006-05-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514441.html

        导演说:今天大家辛苦了。我们大家一起回答:昨天辛苦了!导演又说:明天加油。我们再次强调:今天加油!接着大家请导演废话少说,直接通报早上集合时间,导演看看墙上已经过了十二点的时钟,说——六点半,顿时晕倒。

        因为昨天晚上也只睡了两个钟头,自己的作业没有剪完就够焦心的了,梁同学这个片子我是副导演,又反复看了几遍他的剧本,一晚上就差不多过去了。而今天十余人的剧组集合,睡眠超过四小时的只有一位同学,梁导昨晚睡了一个钟头。

        结果我依然想在这里码几个字。真是不要命啊。

        想起参观八一厂录音车间的时候,在墙上看见细细的字:“配死了算!”不知道是哪位配音演员在崩溃状态下写的。而我们最近真的有点拍死了算的劲头。

        张院长说人世间三大灾难是原子弹爆过、蝗虫飞过、摄制组拍过,深以为是!更何况这次房东狮子大开口,我们更是下定决心排除万难把他们家折腾成一人间地狱——当然首先折腾自己,搬沙发搬大衣柜搬桌子卸窗帘清抽屉在墙上钉了一堆钉子,点了10000W的灯。

        今天清早爆灯,下午正是要同期拾音的时候这个死活不下雨的北京开始下大雨。女演员自做主张弄得我差点和导演翻脸好在导演没有我这么小肚鸡肠,儿童演员罢演——小家伙归我管,孩子真灵,但拍三条以上是绝对不干的,说戏说多了是会不耐烦的,哄了一整天,中午紧急出去给买玩具,然后开始琢磨我关于攒一本子拍儿童片的理想是否现实。

        大家夸奖我这个副导演还算不错,我觉得我很有做幼儿园阿姨的天然潜质而已。又有人说以后再有儿童演员参与就直接找我做副导演,幸亏当时没有一块豆腐让我撞死。

        灯光来自遥远的西非贝宁,中文说得好,做事情狂敬业。小演员管他叫黑叔叔,其实人家叫多洛泰,我一朋友网民多萝茜,每次开口我都差点叫错。最绝是导演,开口就叫了一声:“喂,多米诺!”全组为之绝倒。

        人多手杂,下午不知哪里来了一群人,蜂拥而入,席卷而出。然后,小演员爸爸的手机找不到了,我真是欲哭无泪。人家孩子爸爸人好得不得了,一再一再说先集中精力拍摄,但是这可怎么办哦。

        剩下两场重头戏,其中一场要打孩子,不知道我能不能让孩子演好。

        晚上美术在一个个屋子一遍遍搬家到要神经的时候,突然仿照张院长名言幽幽说了一句话,他说,人生三大悲哀是什么?莫过于导演系待过、剧组混过、研究生读过。彼时本剧组有导演系研究生四名,除了导演副导演,尚有两位同志不辞辛劳的做灯光助理和摄影助理并兼任场工,听到这话,大家那感觉真是苦辣酸甜一起袭来。

        四个人里,故事片专业两个,纪录片专业两个,彼此又忙里偷闲喟叹了一下彼此的专业优势和劣势。

        今天最后一个镜头,准备、录音提示安静、摄影开机、开始、停!哦耶!结果,一条、两条、三条、四条,大家绝望等待第五条的时候,导演终于宣布收工,哇哈,大家居然一下子像注射了兴奋剂,劲头十足。

        好吧,睡觉吧,这两天就算换个脑筋,然后该赶紧把自己的片子搞定了——以及还欠各处的各种文字稿件若干。

        嘿嘿,估计梁同学现在还在家里看回放,想到至少有一个人比我睡得晚,我就心满意足的得到心理平衡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混乱了 2007-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