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硌得慌

    2006-05-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399655.html

        这次回家,心里怪怪的硌得慌,这个最熟悉不过的城市,我倒仿佛成了一个外乡人——沿江大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整修的?过江隧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挖掘的?出租车什么时候要加收五毛钱燃油费了?市政府靠胜利街的一侧什么时候又拆了一栋房子?以前每天上下班要骑车经过的那条窄路什么时候变宽还栽了好多漂亮树木?晚上经过小街,觉得很熟悉,才惊觉到了工作了两年的学校,我居然会不认得了,可是,旁边那栋高楼是什么时候栽下的?

        家里软软的床,我居然睡得腰酸背疼,就像初到电影学院时夜夜在高高的硬床板上失眠。醒来的时候,想起李煜的哀声:梦里不知身是客……

        这几天都忙着家里的装修,并不是太喜欢父母定下的方案,大到整体风格小到瓷砖颜色,都不是我想要的。本来还想执意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后来便一样样妥协了,终究我在那房子里住得会很短暂,父母爱怎样便怎样吧。

        这样想来就有些灰心丧气。

        但还是有那么多事情要去做,看主材,看电器,看炊具,回头又和公司一点点磨,真是麻烦。我才磨了几天就烦了,真不知道这么多烦人的事情全部做完,还有没有兴趣搬进新居里去。

        唯一做好的事情是收拾好了带去学校的书:《唐诗三百首》、《楚辞集注》、《阅微草堂笔记》、《新华字典》。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等待快乐 2007-05-03

    评论

  • 怎么这么忙,回武汉应该好好享受一下。
    回复莫名说:
    唉,我就是一辛苦命,没救了。
    2006-05-05 10:5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