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2006-04-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376095.html

        昨天晚上枕着火车的轰隆声无法入眠,倒不是不困,而是早上司徒老师的课留下了太多没有解决的问题——我睡不着了,即便是清晨就要到家的喜悦也不能抵消心里挥不去的烦懊。

        昨天早上司徒老师讲的是正确的历史观的问题,强调表面善的东西在内里往往是恶的。放的片例是北京台一位女导演的作品,事件是这样的:公安局接到一位兄长的报案后解救了一个被拐卖妇女,媒体紧接着报道这个已经有十四个月儿子的女性只有十四岁,于是兄妹得到大量社会援助;在整个事件中,疑点越来越多,经过调查发现,受害者其实是娶进这个女孩子的一家人,而整个操纵者是女孩的哥哥,而女孩子的年龄也是假的。结局是涉嫌拐卖妇女的丈夫无罪释放,而哥哥则因为诈骗被收监。

        片子里面的问题的确很多,这个事件该怎么讲,该怎么拍都是值得讨论的。而我和司徒老师的争论集中在责任问题,司徒老师认为整个事件的第一责任在警察,没有经过调查“解救妇女”,第二责任是媒体。我当时就坐不住了,虽然警察在整个三个月的事件过程中的确有失察之处,但我并不认为当时去“解救”是错误的,甚至,如果我是警察,我被一骗子骗了,最后我大约也会像片中警察那样有意猫逗耗子似的调戏那个哥哥,否则我怎么解恨。我对司徒老师说,也许是因为家人很多都是警察,我天生对警察有情感上的亲近和同情,所以我不认为第一责任是警察,而且,如果接到报案不去“解救”,那么这种行政不作为的行为又该怎么认定?我的话没有完就被苋打断了,她说,警察怎么没有错,警察错大了,本来就应该先调查破案再进行解救……我也打断了她,这起案件中的确是抓错了人,警察最后的确有脱卸责任之嫌,但是如果真的是被拐卖妇女深陷苦难怎么办?调查过程打草惊蛇怎么办?警察怎么能够接到报案不去现场呢?于是争了半天。

        其实冷静下来,我们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观点是没有错的,同时也觉得别人的观点亦是非常有道理,这是一个站在谁的立场上的问题。回过头说,也就是司徒老师强调的正确历史观的问题,在这样一个复杂事件中,一个纪录片导演应该用怎样的立场和怎样的方法去面对,最后持怎样的观点去讲述,都是我们必须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司徒老师最后没有给任何答案,他只是让我们自己去想。我的懊丧在于,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寒假拍的素材我迟迟不肯剪出来,实在是因为自己心里有一个坎没有过去。

        寒假拍的是我工作过的学校,老师和学生们的生活。这其间有一次家访,我全程跟踪拍摄了,家访的对象有残疾孩子、贫困孩子,但主体是全年级前二十名的学生。之所以年级组要进行这样的年前慰问,说白了就是要留住生源。进行家访的是年级组的老师们,但留住生源这个事情对他们来说是最吃力不讨好的,为高中部升学服务的一系列行动,不仅没有任何经济效益,也给初中部的老师们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初中部的好学生不报考高中部,学校会简单粗暴的把所有责任归于初中班主任,而丝毫不考虑学生和家长多重因素的选择。所以,这个年级组出此下策,希望通过拜年联系情感的方式留住一部分孩子。整个过程,年级组掏钱买慰问品、租借车辆,班主任们利用一点点难得的闲暇一家家跑,对家长陪笑脸说好话,家访下来都是精疲力尽——为的就是最后学校的利益,和自己不要断送了在领导心中的好印象——其实,学校又能得到什么利益呢?教育局压下来的升学率给校方的压力也是巨大的。继续推下去,教育局之所以苛求各校的升学指标,源于各区、各市、各省的竞争,也源于家长学生对于升学的强烈渴望。

        我是曾经教过书的人,我深知一线教师在整个链条里是最末端承担压力最大的那个环节,这样辛苦的所谓家访,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为学生,为自己的前途和自己的家庭。也许他们真的是应该同情的人,至少在镜头里他们的疲惫和无奈让人感到心酸。问题出在家访后的第二天,一位以前的同事,现在调到晨报的,在当天晨报头版头条发了一则消息,指斥这种家访行为是赤裸裸的生源大战,矛头直指当天参与的老师们。当一位班主任把报纸砸到年级组长桌上说一切都白费了的时候,我站在镜头后面感受得到那间办公室顿时弥漫开来的深深悲哀,老师们真的是不知道自己为谁辛苦为谁忙啊,这样没有尊严的拜年家访过后,还要面对一切努力都化为泡影的大结局,并且承担着媒体的强烈指责、家长的质疑、学生的讥诮、社会的愤怒……

        我默默关注着此事的发展,在网上搜索,会发现这条新闻被多处转载,那些转在论坛的激发了群愤,很多网友对这群老师破口大骂,指责他们丧失了最基本的师德。

        我的悲哀和愤怒几乎要沸腾起来,我的同事们,在两年的时间里我清清楚楚在每一天看到他们的辛劳他们的敬业他们超负荷的面对无尽的工作,他们无奈的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时间留给自己的家庭。但是,晨报报道错了吗?这可不就是赤裸裸的生源大战么。网友的愤怒错了吗?谁愿意看到老师们去做这样的事情。老师们错了吗?如果他们错了,如果他们不这样做,那么下一年度他们也许就将不是班主任,那么他们的待遇和职称怎么办?他们甚至会因此失去学校的信任甚至失去学校的工作,那么他们和他们的家庭又怎么办?而作为一所学校的教师,力图为自己的学校留住生源也错了吗?是不是很多其他行业都可以强调为自己的单位或公司奉献,而初中老师们只能把自己一手培养的学生送出自己的校门才对?

        我面对自己的素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绝对不会去伤害曾经无私帮助过我的同事们,我也没有办法完全从他们的角度来述说这整个事情,而晨报的报道,我愤怒于它的以偏概全把所有的板子都打在老师们身上,但同时,我不得不承认,就一条新闻本身的要求,它没有什么大问题。

        当司徒老师再一次强调善恶对错,我陷在自己的素材里迷惘,我该怎么做?我把所有的素材锁进柜子里不再去碰它们,马上开始剪辑的最后完成片,我想我会把家访这一段完全的舍弃掉。

        早上到家了,一路上看见我熟悉的蓝色校服骑着自行车或者步行去上学,甚至看到一个曾经教过的孩子。有那么一会儿,我觉得他们不再熟悉了,离我那么远,那么陌生。

        我很难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今晚睡不着 2007-04-29

    评论

  • 迷惘不可怕,不思考才可怕。



    思考让人成长。虽然也许永远也得不到最终的答案



    好好在家过节
    回复xx说:
    呵呵,还好,我从来都是满脑子跑马……
    你也好好过节!
    2006-05-01 13:14:34
  • 别难过,以老师为主角去剪吧。导演必须有立场,你诉说的过程已表明了你的立场。立场不容回避,但结局是可以操控的。

    结局的操控可以相当于焦距的微调。
    回复lionet说:
    再放放吧,至少等这批学生毕业了再说。
    2006-04-30 11:3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