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调度

    2006-04-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360773.html

        我梦见叶老师在操场上骂学生——为什么是叶老师而不是范老师章老师刘老师杜老师呢?可见叶老师经常骂学生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后,我梦见叶老师把一班的学生排成一长条,从老的校门口一直排到教学楼楼梯,那个距离大概有七八十米。他一个个骂将过去,好不威风!

        接着,梦里的我走过去,左看看右看看,对叶老师说:“组长,你今天这个纵深调度真不错啊!”

        惊醒。然后很佩服自己对叶老师说什么“纵深调度”,可惜没有等听到叶老师的反应就醒来了。深夜捶床忍笑一分钟。

        在六中当老师的生活和在电影学院当学生的生活就这样在梦里搅和成一堆。其实,真的有些像在做梦。

        后来觉得这个梦绝对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有依据的,再仔细想最近看的片子,想起这个调度是陈凯歌《霸王别姬》里的,师傅把徒弟们排了一排,一个个伸了手心打过去。

        中午趴了一会儿,居然看见学生们在拍毕业照,然后,我就慢慢上升,推上去,越过他们的头顶,越过国旗杆,然后看到蓝天。

        神呐,我居然梦见自己是个大摇臂……还好不是格里高利变成了大甲虫,另外,我再也不对《荔枝蜜》里作家说梦见自己变成小蜜蜂的情节表示怀疑了!

        这是能够证明我活学活用,还是能够证明我有点走火入魔了?

        唉,叶老师,对不起了!另外,如果您可以看见这篇文章,拜托跟陈老师要四班、六班和九班的毕业照各一张,这辈子我大概也只能教这一拨初中生吧,他们快要中考,我想他们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酱样子啊……偶还从来没有梦见自己变形过,期待中……如果要变就变多拉A梦,然后再变出N个,每人发一个,大家一起唱:“小小少年,没有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