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台湾•引子

    2013-05-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32842292.html

    夜半,睡不着,有雨未歇,有诗悼亡,有室友窸窸窣窣的被响,有莫名而至的哀伤。

    我到此处逾三周了,到今夜,觉得可以写点什么了。

    无关处说起吧,不知道为什么,张晖和黄洋两位的去世,总在我心里盘桓。我几乎是第一次为丝毫不识的人离世如此纠结。差不多在这两桩事发生的罅隙里,我得了这个逃离生活轨迹的机会。

    结果丝毫逃不掉,亏欠着的诸多文字未了,更要命的是我被卷在商业的合同里,锱铢不敢马虎。

    台北冷雨不断。

    有几处几时,走着走着,眼泪就下来了:比如有一天我突然想郑老师了,比如有天晚上从图书馆出来精疲力尽,比如坐在台大中文系外面吹风⋯⋯

    竟似乡愁,在别的别处,不曾有。

    人在岛上,听熟悉的语言有着生疏的语调、绵软的尾音、似隔非隔的词汇,体会如此熟悉真切的异乡里异乡人心里的波澜。

    我其实是得了一个好好想的时空。

    想起在深圳谈合同,资方老总说他们有一个对行业的梦想。我突然就走神了,心里胆怯的冒出自己那个梦想,我仍不敢在这里写下它。

    只是在看到维舟回忆里张晖的那个梦想时,会瞬间有泪有笑。

    我想在这里停一停,我似乎已经察觉,这停一停之后的日子,还是在赶文稿、码剧本、拍各式影片,但我期待的那件事,会更远会更近,远得不再想它,近得日日面对。

    拉拉杂杂,不知所云。其实就是我被生命的偶然吓到了,这时我又被甩到文化与文明在偶然的折点后另一道轨迹上。我想伸手捏住点什么,却已经畏惧得不敢有任何妄为。

    是为此刻心绪,所以之后的文字势必不是游记或议论,只是心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琐细 2008-05-02
    逝去的长假 2008-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