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板娘、小妹和儿子

    2013-03-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29603886.html

        我去深圳本来只打算待两天,所以什么都没带,一个小箱子就过去了。后来盘桓了六天,遇到的最大问题一是没有换洗衣服,二是我的指甲长得老长并且劈了而我没带指甲剪——每天谈事的时候我都在藏自己的指甲,实在太丢人了。在见大老板的前一天晚上我跑去逛东门,欣喜发现这里遍布着美甲店,于是第一次在一个纷乱小市场四楼的油腻沙发上坐下来,伸手给一个清秀的小姑娘。

        这里的每家铺面都只有三五平,其实就是摊位。我前面那家有人在捏脚,右边过道的另一侧则是一家理发店,在给两位中年的大姐接卷曲的红头发。我修指甲这家,小妹四五人。

        小姑娘捏着我的手的时候,这家店的晚饭送到了。角落里一个岁数稍大的女人抬起头来大喊:老板娘,你先帮我付了,我一会儿给钱你!

        过道上不知哪儿钻出一个阿姨,笑眯眯的从兜里掏钱,我看了一眼,两盒菜、两盒饭,64元。阿姨身边带着一个梳双辫的小姑娘,四五岁,笑得灿烂,一直围着她的腿转。老板娘护着她不让被横冲直撞的人们绊到了。隔壁理发店的一个小弟接完了头发,过来一把揽住小姑娘:“你今天打扮得和平时不一样啊!”小姑娘羞涩的躲到老板娘腿后面。我着意看了一眼,黄色带卡通图案的卫衣,小牛仔裤小靴子,头上两对发卡。

        老板娘翻了翻饭菜,走到角落里和买饭的这位耳语了一下,我看见那女人没抬头,依旧低头给顾客磨指甲,然后她突然站起来,到过道上开始对着电话大吼:

        “58元的套餐加两份饭为什么要64?你家什么米一碗饭要收三块?你给我把多收的钱退回来!”

        她气鼓鼓的回到自己的小板凳上给顾客上甲油。她突然又抬起头:“老板娘,别让我儿子吃!我要退掉!”

        我有些错乱,回头再看右边走廊,小姑娘正拿着筷子戳饭菜。老板娘赶紧拦住:“你妈不让你吃,你待会儿吃吧。”小姑娘点点头,把筷子放下,低着头看了饭菜许久,抬头大笑说:“我不饿!”

        女人已经又从角落里跳到走廊上打电话:“我要的是炒菜,你这是炒菜吗?你这完全是水煮!你派个人来,我要退了!”

        她回去给顾客的手边摆了个小风扇。小姑娘蹭过去,拖着长音:“妈咪!”

        她没抬头:“儿子,自己去玩会儿。”小姑娘就又去抱着老板娘的腿了,老板娘把她放在膝上,摇摇晃晃。

        有人指定要正给我涂指甲的小妹,小妹不耐烦的抬起头:“老板娘你先去帮把手!”老板娘跑过去,顾客没好脸的说不要,宁可等,小妹赶紧抛过去一个笑容:“就来,这边马上就完了!”然后凝神给我一通猛锉,磨得指甲油光水滑。老板娘没意思的又去走廊边抱起小姑娘:“你饿不饿?”小姑娘玩着自己手指头摇摇头。
     
        我掏钱的时候,给我做指甲的小妹躲开了,老板娘清晰的报出我应该交的费用,在自己腰包里揣好。

        我就明白自己很多戏都写错了。比如美甲店的小妹们对老板娘是颐指气使的,但她们自己付钱的晚饭如果太贵,老板娘也要插手。

        我在想那个小姑娘,她妈妈应该是还想要个儿子吧。

        等到下了楼,又穿过两条街,我突然想,如果那就是个男孩儿呢?只是市场太乱了,怕人贩子拐走故意打扮成女孩儿模样。

        深圳是个蛮好的地方,在我出神的时候,又被好几个人拦住,问我要不要做指甲和接头发——“接到你的屁股那儿,大长卷!保证好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春色 2005-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