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意的纪录片和纪录片的诗意·挖坑前传

    2008-06-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2917486.html

        呃,我说过我要挖个大坑来填,现在挖坑开始。

        挖这个坑的想法是从答辩前就开始了的。自己的创作报告中有这么一段话:

        尽管《两个季节》是我本人的第一部纪录长片,就第一部长片谈论风格为时太早,但我依然认为这部影片体现出的不是我本人的风格。所谓本人风格,是自己平日个性以及自己希望在影片中呈现的个人艺术风格。在拍摄之前,我希望自己的影片更具备诗意的特征,而诗意和基础教育中呈现的问题显然是不搭的。纪录片拍摄中,个人风格也许很难外化为镜头语言的特征、叙事的节奏等元素,因为面临的时间和问题会左右这些元素偏离设想。纪录片导演的个人风格,是否更应该从题材关注点、思考方式、沟通方式、剪辑思路中寻找。

        我个人希望有机会能做一部“诗意”的作品,而最终的结果完全不是。我们班晓世很大胆,明目张胆的在作品和创作报告中追求“诗意”。他的创作报告干脆命题为《诗意的现实表达》,给自己挖了个巨大的坑,然后把自己埋了。答辩现场,所有老师都揪住“诗意”俩字穷追猛打,这还没有就晓世有关“纪录片的修辞”等有关段落详细质疑,仅“诗意”就把他打得颇有点懵。后来在饭桌上,晓世还在说:“其实我所谓的诗意和纪录片……”一桌子老师同学同声道:“别提‘诗意’这俩字啦!”

        接着我自己在谈及郭熙志的文章时,拽了一句“如此说来,小川绅介影片中那些美丽诗意的全景镜头不知道怎么个算法。”

        昨天下午和班长继续检讨彼此的毕业作业,又再次扯到“诗意”的问题。

        越发勾引得我想从艺术理论和导演创作两个层面来琢磨一下纪录片与诗意的问题。

        我前几日说过,这次的创作报告写得十分惨淡。不过从某种意义来说,这个惨淡也是有意为之。在做完作品后如此仓促的时间里要攀求理论高度,精力能力都顾不上。而我又执拗地认为要拿学位的文字,应该是立得住的东西才对。因此整篇创作报告都相当谨慎的收敛在对创作过程之事就事论事的层面。以至于后来在答辩现场,王老师对着我说:“你是一点提升都没有。”我嘿嘿傻乐。

        在blog挖坑来说这码事情特别合适,首先是因为可以不着急的慢慢写,然后可以插科打诨搞笑逗乐——这种文字再整理成论文易,想把论文之类再折腾回搞笑的东西就得易中天或者当年明月这种牛人来干了,总之我干不了。再及,这里写着,各老师,各师兄师弟可以随时来拍来骂来讨论,方便我不陷入自己的逻辑固囿。最后,不负责任的承认,如果这坑我填不起来了,可以随时弃坑而逃,毕竟不是学位论文,只求探寻过程,不求结果。

        诗意和纪录片,至少存在诗意的纪录片和纪录片的诗意两层关系,具体怎么分开来说,我要再想想。而首先要做的,是厘清什么是“诗”,什么是“意”,什么是“诗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泪奔! 2009-06-14
    后食堂时代 2008-06-14
    被点名了 2007-06-14

    评论

  • 能不能帮个忙把我的个人博客加入到你的链接中呢!很难为情……难开口呢
    呵呵,不愿意的话就当我没有说,很抱歉呢:-)http://www.islandfor.com
    回复落拓之恋说:
    呃……
    2008-06-19 13:55:17
  • 斗胆说两句个人想法。我觉得好的纪录片、投入了作者的思考与诚意,以及勇气的纪录片,是会有一种“诗意”的东西存在的。纪录片或粗砺或精致的影像的背后,人们会感受到力量,读出温情,这种被观众们咀嚼出来的东西或许就是我们要说的“诗意”。这个时候我想不起太多片段,比如《铁西区》里那个从孩子摇向大挂钟的镜头,那几声钟响和镜头回来后孩子满脸的眼泪......比如《幸福生活》结尾处一片灿烂怒放的菊花,老傅画外的哭泣,这都是我们可以称之为“诗意”的东西吧。我觉得这个精灵更多取决于我们的“心”,和具体的表现手法到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这时说回来,在创作的时候,“诗意”先行的想法,或者说希望找寻“诗意”的想法是否必要?也许我们带着一颗“诗意”的心就够了吧,否则没准会成为一种负担,那样的话我宁愿只要粗砺。(另百度、google搜索“纪录片、诗意”,确实不少,这还真是个问题呢,之前是孤陋寡闻了,呵呵)。希望多探讨,盘子多批评。
    回复baoblj说:
    干嘛要斗胆?这里连骂人都不删的,讨论当然更欢迎。
    我觉得你说得特别对,我这里寻求的是有一个理论总结,而不是奢求这个总结能够指导拍摄。嘿嘿。
    等我慢慢写哈,大家慢慢帮我看,谢谢啦!
    2008-06-16 09:36:38
  • 赫赫。诗意?
    答辩的老师们多是学棍,一副天下第二的样子,因为第一已经死成大师了,他们还活着。
    哲学层面对艺术和美的概括很到位,“理性的感性显现”。
    影像首先是感性显现,然后是内部隐藏的理性光辉。
    究竟是感性更诗意,还是理性的光辉更诗意? 两者都有。若能合和为一,则可趋向完美。但最近的意识状态不太认可完美的感觉了,更喜欢王小东的油画所表现的那种状态,趋于完成的未完成美。

    有部 记录片 RIVERS AND TIDES 河流与潮汐 我非常喜欢。那个才是美,河流的生命和语言被影像所捕捉到。那个才叫诗意。

    诗,意,诗意。若是在概念本身来纠缠,无休止之时。
    孔子言诗为真性情。
    普希金言,能经得起时间所冲刷的文字,就是诗。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是我所推崇的诗意之境。
    中国传统的诗意在于意境。从空空之境,入得生生之境的意境,从空无到万有。这个是中国文人所向往的人文巅峰之境。

    若得此法眼,便可看得世间处处有真心。
    我很早就有一个影像的构想《风.影.夜》。
    风——灵动无形。
    影——静谧随形。
    夜——沉沉包容。

    呵呵,一直都没有精力去完善此间的想法。

    只写得一些文字来暂记一些感觉。

    “月下风动树摇影,潭上萍浮水流声。”

    《冬日即景》

    风路过这儿
    在窗外 你听不见,你能看见
    却不是风

    风走了
    带着叶子 留下树站着 等
    等叶子再回来
    刺穿自己的身体

    2006.12.28


    《风I》

    月色霜白
    群山静默

    唯独


    穿林而过
    留下
    一片海的
    笑声

    06/04/03



    《风II》

    清泉小径人行
    香台古寺门中

    禅心不在此身外
    月入山林风入松

    了了
    06.04.22
    不二堂前


    《在黑暗里》

    在黑暗里
    我失去了影子
    我不知道
    这算不算是最孤单的孤单

    在黑暗里
    我不担心任何问题
    静静地坐着
    这一刻
    我就是整个世界

    我不孤单
    我知道我在黑暗里
    影子也在
    只是彼此不说看见的话


    05.8.22


    《我们活着》

    你走了
    和阳光一起
    去到山的那边

    山这边就黑了

    于是
    有人点灯 有人点火
    可就是点不着 这
    无边的黑色


    05。7。19


    和死亡笑成一对恋人 

    我 穿透风的身体
    听见撕裂的声音很疼

    我害怕孤独
    我的影子嘲笑我

    我躺在干涸的河床上
    等一条千年的大河流过

    风 带来一粒种子
    种进我的身体

    我要像风一样
    去四处飞翔

    启程的时候
    我向影子告别

    远离了地面
    我和死亡 笑成一对恋人

    03。04


    献丑了。
    回复比北更北说:
    唉,我们答辩小组的老师真的不是学棍,我很喜欢这些老师啊……
    我觉得做理论这个事情,是一个锻炼脑子的过程,未必没有真性情,只是需要更精准的表述。
    慢慢读你的诗!
    2008-06-14 23:5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