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忙了几天

    2006-04-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281374.html

        这几天好忙,其实一直都好忙的感觉,这几天只是格外忙了。

        周四晚上接到通知,周五早上的课取消,随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春游。准备给这个团拍系列纪录片是王老师上次课通知的。早上到校门口,就看见司徒老师正在那儿和艺术团领导谈笑,过去打完招呼才知道目的地不是我想象的平坦的公园,而是——爬香山!我心里有点打鼓,可是司徒老师兴致勃勃说他也要爬上去,立即老实的乖乖跟在他身后上车。老先生68了都准备爬上去,我哪好意思再说什么。其实司徒老师后来只爬了十分钟就放弃了,我在半道上听见有人笑说:“非要往上冲锋,又上不来,好嘛,满足他的愿望,咱们下去的时候他正好在我们前面冲锋……”大家都大笑,我气喘吁吁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批评老先生,原来是他儿子正绘声绘色演绎司徒老师半道放弃登山的样子。说实话,真的该好好锻炼身体了,除了一位盲人钢琴家爬得比我慢点,我几乎就是殿后了。舞蹈队的聋哑孩子们,噌噌的就跑上山去,随索道上山的晓世说他也才刚刚上去,居然看见已经有舞蹈队的男孩子飞奔到了。

        香山的景一点没有看到,一路都在观察人,看艺术团团员们的点点滴滴——轮椅上的欢乐,手语中的交流,盲人们摸到野花时的笑脸……

        中午坐在香山植物园和司徒老师一起聊天,乱七八糟的点了些吃的喝的等老师来付帐,弄得服务员一眼一眼看我们,最后把我拦下来问那位到底是不是我们老师——他可能觉得我们的放肆有点不可思议。老先生真的很可敬也很可爱。有些资料说他是“中国纪录片之父”,不论这个称号是不是贴切,但他是煌煌大匠绝对不用有任何怀疑,正是这位班主任带出了78班,前不久在香港教了一个学期课,老先生指导学生拿了六个国际大奖。接触他之前我真的有点怕他,但是现在觉得坐在他身边听课或者听他闲聊都是那么享受的事情。我们都觉得残疾人艺术团的团员们很逗人喜爱,不论是已经有大成就的邰丽华还是那些十来岁的小孩子们,只可惜造物弄人。更让我们惊叹的是他们时时刻刻表现出来的团队性,相互扶携的细节动人贴心。司徒老师提醒我们再仔细看,其实团员们之间的竞争也是相当惨烈,都是有缺陷的孩子,都明白离开这个团以后的生活会相当艰难,因此小小年纪也都存着许多心计。我们哑然,的确如此,很难想像这群在欧美巡回演出见过大世界的团员离开艺术团回家以后心态上该如何调整。

        我们很期待参与这个正在商榷的计划,这群特殊的艺术家应该被关注。

        昨天去给班长看景,在白惨惨的太阳和昏黄黄的大风中待了大半天,左蹦右跳,加上前一天刚爬过香山,果然累得半死。他的作业准备拍四道口的火车与人。人流、车流、再加上火车往来和高处的城铁,环境那个乱啊。我拿掌中宝试拍了一些镜头,轴线问题把我搅得稀里糊涂,回来试剪,全部硬越轴没有一点章法。班长给自己出难题了,我还是等他的详细拍摄计划,按他的机位安排办吧,那地方怎么弄我可实在想不清。而我自己的作业也没有想清楚,机器只给我们一两天,作业必须控制在五分钟,这对纪录片而言太难了。昨天半夜三点,我趴在床上捶枕头,烦死了!

        夜里梦见我在六中,对学生说要中考了,千万加油啊,看着他们嬉皮笑脸的样子我急得要命。惊醒了才发觉自己在电影学院的床上,我在半夜里面对天花板笑起来,觉得自己的日子真是越来越充实,尽管有些忙乱,但是却没有了以前的焦灼感,而是慢慢踏实起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叶子 2008-04-16

    评论

  •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