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想再行动吧

    2008-06-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2728900.html

        我发誓我在看到2008年第6期《读书》上这篇《行动吧,身体主义的纪录片!》时首先是被这个骇人的标题惊住,接着是被全文激起了想一句句反驳痛斥的欲望——然后我才回头看作者是谁的。结果,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郭熙志。

        建立在学术层面对于纪录片的讨论,当然是对事不对人。问题是,为什么每次弄得我怒发冲冠的事都是这位不知道是谁郭老师干的呢?上一次怒的具体表现是本blog中的这篇:《刻意寻找出路是找不到的》。说实话,我现在真想看看这位郭老师的片子到底是怎么拍的。

        与上次的《“反动”,是中国纪录片出路?》一文一样,本文首先有一个吸引眼球的标题,暂且把“行动吧”这一号召和“身体主义”这个名词放到后文去说,只看第一段中的部分句子:“小川绅介不是趣味的提供者,他的影片影片不能给人带来所谓的‘愉悦’;他更不是显而易见的‘深刻’的表达者,不能给人带来点头不已的‘思想’。”“他的纪录片是挑战人们观看习惯的纪录片。事实上,好的纪录片也都不该顺着习惯来。”我并不认为小川的影片不能带来某种愉悦,本文作者大约也不这样认为,所以给愉悦这个词加引号,同样加引号的还有“深刻”和“思想”。这是不是可以给我们传递一个信号,即学术话语中只要给一个词汇加引号就可以自定义其概念或范畴?同时,我不反对一些好的纪录片是挑战观众常规观影习惯的,但是,“也都不该”四字是不是过于绝对和骇人。

        下面来看“身体主义”。本文第一次出现“身体”是说小川用身体发现了纪录片的真理,一句正确无比的话,但是不知道“用身体发现真理”是什么意义,且放下不论。然后,谈到了小川摆脱体制束缚和同伴开始独立制作纪录片,“小川正是这样从自己的身体出发”。摆脱体制和“从身体出发”有何必然逻辑联系吗?看不懂。接着作者用佐藤真导演的例子阐释了所谓“从身体出发”是“放弃思想”、“低于生活”的傻瓜拍发。佐藤真导演要求摄制组“像傻子一样拍摄”,是否能导出“放弃思想”、“低于生活”?这是不是作者的错误或过度解读?所谓像傻子一样拍摄,我理解为把摄制者放入被摄对象的生活中,大量积累素材,不干涉对象的行动和语言表达,即多拍少说沉静沉淀。这是更需要敏锐目光和坚韧精神的拍摄方式,无论如何我想不到这会是“放弃思想”和“低于生活”。

        在谈到拍摄理念时,作者一直用“身体”这个词或“从身体出发”这个短语。终于上升到“身体主义”了,谈的却是拍摄方法,即“把摄影机绑在身体上,同时又几乎是把镜头贴在对峙的人们的肌肤上拍摄的,摄影机已完全变成身体的一部分。”如此说来,小川绅介影片中那些美丽诗意的全景镜头不知道怎么个算法。

        小川绅介导演的确常常提到“身体”一词,不苛求生活风貌的原始展现,而是用身体的记忆建构其纪录片在影像表达上的真实概念。我很推崇这个方法,但是仍认为,此为方法,并非主义,并非教条。

        同时,也不是如本文结尾所言,是在“急剧转型”的时刻,看“时空”与“心灵”,“替亚洲招魂”的唯一方式。

        我每次看到郭熙志的文章,都能在其中读到他的急切,“唐诗宋词汉文章,当今就算纪录片。中国的新纪录片在最近的几年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时尚,现在文艺青年热衷于谈纪录片,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热衷于谈诗歌一样。”“余华说:西方四百年的历史在当今中国只要四十年过,这是他的长篇《兄弟》想实现的,他没实现,但纪录片在中国能实现余华的抱负。应该感谢这个时代,人类历史从农业社会直接转向工业社会的大跨越让中国的纪录片追求者们赶上了,赶上这趟车,就赶上了唐诗,赶上了宋词,赶上了汉文章。”以及本文标题的“行动吧”。

        而事实上小川绅介教会我的,是放弃,是等待。不融合进拍摄对象的群体,就绝不开机;为了拍好稻子,一年一年的种下去、等下去。于是我会质疑这种急切(不过我倒是很赞作者这种坦率的急切,至少没装深沉),这么着急忙慌的,究竟是想做好纪录片,还是仅仅拿小川绅介的经典给自己蒙一个方法的外衣,以立言立功。

        我们答辩的时候,王老师一直在说他“不满足”,这个不满足在于我们的影片无论是主题或者方法都能够走得更深,而没有走下去。小川绅介向中国纪录片人敞开的,是一个宽宏博大,而又自如自信的世界,是一个植根土地,但视野漫撒、气韵高远、精神绵长的世界。这个世界,不是所谓的无趣或低于生活,可以用“身体主义”这个词汇来涵盖,并在中国纪录片环境中推为准则的。

        我们可以更踏实的,寻找更多的可能性。还是想想再行动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端午祭 2005-06-11

    评论

  • 真是了得!你们玩的这么深了,还让我活不?
    看来真得加强学习了.
  • 那些直截了当的话
    ——赫尔佐格和他的电影

    一、文人与文盲
    这就是赫尔佐格,他说他就是他的电影。
    他吃过皮鞋,因为打赌输了;他拍片时将演员催眠;在亚玛逊拍片子,他用人力把大船从一条河流翻过大山拉到另一条河流;火山爆发了,人们在逃生,他和摄影师却往火山狂奔。
    他拍摄的人物,是侏儒,盲人,疯子(还有偏执狂),极限挑战者,其实,这些人都部分代表了他。
    母亲这样说他:在学校的时候,维尔纳(维尔纳•赫尔佐格)什么也不学。他从来不读该读的书。他不学习,看起来他好像从不知道那些应该知道的东西。但事实上,维尔纳知道所有的一切。他有非凡的感悟力。即使听到一个很轻微的声音,10年以后他还能清晰地记得,他可以谈论它,还可能会用某种方式使用它。但他完全不能解释任何事情。那不是他的天性。所有的东西都融入他的内心。通过他再表达出来时,就被他改变了。
    于是,对维尔纳•赫尔佐格来说,他只能成为人群中的异数。“对于那些可以‘有所依赖’的人来说,无一意外地会一直依赖。因为他们给自己提供了这样的条件。而对那些别无选择的人来说,他们要用不同的方式看世界。”维尔纳•赫尔佐格别无选择,他看世界的方式与众不同。
    我喜欢赫尔佐格,是喜欢他身上那种近乎蛮横的硬干精神。他或许会被认为是个有心理缺陷的人,一个妄想的人,一个偏执狂,但,这可能恰恰是德意志民族最让人肃然起敬的部分,从贝多芬到尼采;再比如,女导演尼芬斯塔尔71岁还坚持潜水拍片,纪录片导演容格夫妇36年持续拍一个村庄,一种强大的超人的力量在支撑着德意志民族。
    而这种硬干的做法在“理性”而“务实”的中国人看来是滑稽的,唐玄装被丑化成迂腐的唐僧就是一例。中国人崇拜嗜血的帝王,弄权的大臣,行贿成功的商人,还有很有“文采”的才子,面对伟大的心灵,他们会问:那有什么用?
    一颗伟大的心灵,你可以不拥有,但是你不能不敬畏。
    赫尔佐格被别人引用最多的话就是—“电影不是文人的艺术,电影是文盲的艺术”。这句话是需要感悟的,如果仅仅停在字面,你就无法理解他的另一句话—“读书让人拥有世界,看电视让人失去世界”。赫尔佐格决不是反智的人,他是一个提倡行动的人,当有个女孩子要跟他学电影时,他说,“首先,请你从柏林走到慕尼黑来吧”。赫尔佐格的电影学院是一个徒步行走的电影学院。
    在“文人”与“文盲”的对立中,赫尔佐格唾弃的是“文人”的盲区,体制的盲区,约定俗成的盲区,规则的盲区,“香草冰激凌式的情感”的盲区,说白了,赫尔佐格是个嫉世愤俗的人,他要告诉我们的是:行动吧,事情根本不是那些“文人”说的那样—扯“茶叶”蛋。
    有时候,疯狂是一种理性,而盲目,也可能是种洞见,我这里说的正是赫尔佐格两部电影,《生命的迹象》与《寂静与黑暗之地》。《生命的迹象》中那个守岛的士兵在枯燥日常生活里,几乎看不到任何生命迹象,而当他疯了,长官以为他会利用火药库伤人,甚至,整个岛屿上的人们都在考虑撤退。然而,疯狂的士兵却做出一件非常美丽的事情,他把火药变成漫天缤纷的烟火,赫尔佐格的疯狂是美丽的。《寂静与黑暗之地》也是如此,那位生活于黑暗中的盲人洞察一切,给这个盲目的世界以上帝般的导引,赫尔佐格拍摄的是一种和失明相反的东西,那就是“灵视”,一种来自上帝与心灵之间的眼光。赫尔佐格以近乎圣人与先知口吻说:我不知道…偶然我会落入这样的事情,它就像是种恩宠,就像上帝的恩赐掉在我膝盖上。

    二、超人与疯子
    我们如何理解德意志民族的“超人”与“疯狂”之间的复杂关系?我以为赫尔佐格两部电影是最好标本--《天谴》和《陆上行舟》。鲁迅说,尼采就自诩为“太阳”,然而他疯了。德意志民族的情感是进行曲式的,雄壮而悲怆,充满着征服。赫尔佐格是受挫的尼采,是尼采的后现代版,他的“超人”经由不可思议的“疯狂”,从自大到自虐到自毁,这是颠簸不破的诗人的宗教。
    演员金斯基是诠释这种精神的不二人选,他几乎可以称之为赫尔佐格精神的肉身。有一次,有人席间介绍金斯基是“名演员”,反而遭遇他的一顿狂飙,他掀翻了桌子,怒吼:我不是什么名演员,我是伟大的演员!伟人和疯子有时就这样搅在一起。经典的赫尔佐格式的人物在“超人”与“疯狂”之间摇摆,在英雄与反英雄之间含混,一般来讲,他们是迷狂的,一意孤行的,也是危险的。赫尔佐格最擅长拿捏人性这种盲目膨胀过程中的张力,类似男人莫名的勃起。
    《天谴》和《陆上行舟》是两部能和小说家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媲美的电影,是有高度的电影,然而却并不复杂。这点,即使最优秀的艺术家也常常难以做到,特别是那些追求大师风度的艺术家难以做到,他们总是越来越符号化,越来越“史诗”。
    《天谴》和《陆上行舟》拍摄的是人类的盲目导致的疯狂—“就象疯子的独白,喧哗与骚动,没有任何意义”。《天谴》是更早的一部,影片说的是,由金斯基演的西班牙美洲征服者,率领一支队伍坐木筏寻找根本不存在的黄金国,最终被来自两岸丛林中的暗箭神秘地消灭。影片的结尾,木筏上只剩下到处乱窜的猢狲,金斯基只身“傲然屹立”。一个绕筏一周的经典镜头,他喃喃自语,他将在天堂里引娶自己的女儿—《喧哗与骚动》昆丁和凯蒂难以自拔的兄妹乱伦最终导致了昆丁的自杀—我请大家更多留意这部电影关于金斯基演的男主角和他女儿之间的关系,乱伦作为无人敢于跨越的人类禁域,常常意味着极端的叛逆与毁灭。
    《陆上行舟》中“超人”的举动也同样透着几分对毁灭的迷恋。这部电影的起因是赫尔佐格在太平洋的复活岛看到的史前人类竖立的巨石雕像,面对这些不可思议的巨石雕像。赫尔佐格在想,没有现代机械的情况下,史前人怎么把巨石竖起来的?重要的是通过自己动手他找到了答案。这是他为什么敢于在电影《陆上行舟》中把蒸汽船从山上拉过去的底气。
    《陆上行舟》这部令赫尔佐格赢得国际声誉的影片,充满着人类最原始的勃勃野心,正如赫尔佐格的另一部电影《卡斯帕•豪泽之谜》中卡斯帕说的—“我想在血淋林的战争中,像骑士一样飞行。”赫尔佐格电影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在“超人”与“疯狂”、“英雄”与“反英雄”之间的模糊。但,从作品人物自己的角度来看,只有“超人”和英雄”,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的,他们的的心中鸣响着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是飞行中“血淋林”的亢奋,这也是赫尔佐格非常尼采的部分。
    如今,在原始丛林和河流簇拥的巴西玛瑙斯市有一座19世纪末留下的歌剧院,它是一位叫费茨卡拉多的橡胶大亨建造的,《陆上行舟》是根据他的故事改编的。原始丛林建歌剧院是一个非常超现实的想法,但更加超现实的是,费茨卡拉多曾经在河岸上一艘船拆散,在从陆上运到相邻的平行河道,再重新组装起来。这引起了赫尔佐格的兴趣,他要更进一步,把费茨卡拉多的故事变成西西弗斯神话。一连3年,赫尔佐格都在为这部电影在亚玛逊丛林转悠,做前期准备,他在问自己一个问题:“我该如何让一艘蒸汽船整个地翻过一座大山?”赫尔佐格的更进一步是“整个地”,而不是“拆散”, 翻过一座大山则是一个西西弗斯神话的成功版。
    赫尔佐格拒绝了来自好莱坞20世纪福克斯公司提出的使用模型的建议,他要让一艘真正的蒸汽铁船整个地翻过一座大山。340吨重的蒸汽铁船,翻越40度陡峭的大山,700个印地安人,用最原始的阿基米德“撬动地球”的原理,赫尔佐格居然做到了,他的这个举动让他也成为了电影本身,他不是在拍摄一个事件,他的拍摄本身在制造着一个前无古人的事件。
    影片的结尾, 费茨卡拉多坐在顺流而下,当那艘340吨的铁蒸汽大铁船在急流中撞来撞去时,颠簸之下留声机突然响起来,歌剧的咏叹调飘了出来,所有现实的噪音反而都消失不见了,镜头里看到的人越来越少,仿佛船正靠着它自己的力量在缓缓滑行一样,整个场景出现了一种充满狂热梦想和纯粹想象的歌剧感,成为了一个高度风格化和气势宏大的丛林幻想场景。
    “所有具有创造性人都是疯狂的”,所以…
    这本《赫尔佐格谈赫尔佐格》我觉得是2008年我看的最过瘾的书,我喜欢看小说家谈创作的书,也喜欢看导演谈创作的书,因为那里面没有废话。

    三、事实与真相
    赫尔佐格总共拍摄了45部电影,其中,只有11部是故事片,其余的都是“纪录片”,所以打引号,是他不认同“纪录片”这个词。
    赫尔佐格关于纪录片的宣言表达了他对以“直接电影”为代表的纪录片主流的批判。他说“我宣布,所谓的真实电影全无真实可言。它触及的仅仅是表面的真相,会计师的真相。”这份名为“明尼苏达宣言”13条短语是赫尔佐格用很短的时间快速写下的,但显然是他长期思考的产物。
    “事实”与“真相”,“标准”与“启示”,“观光客”与“徒步人”,赫尔佐格提出了两组对立的概念,来说明他反对与赞成的不同倾向。赫尔佐格批评真实电影过于简单理解了真相,认为,那种拿上摄影机,“尽量诚实”地拍摄,就可以“轻松获得真相”的想法是天真的。那样获得的仅仅是“会计师的真相”,是流水帐的“事实”,挖到的不是宝藏,是石头。
    “事实制造出标准,真相则带来启示”,“启示”当然为人乐道,而“标准”则依然是“会计师真相”。那么,又如何获得真相呢?首先,要理解赫尔佐格所说的真相有那些属性,也就是有那些形容词可以放在这个“真相”的前头?
    赫尔佐格有答案。 “真相”是“诗意的”,但不是“香草冰激凌式的情感”的诗意,不是什么“倾听生命之歌”的诗意,更不是“名信片”风光的诗意。冰川时不时会放个屁,大自然也没有发出“母亲般的呼唤”,月亮也是迟钝的。诗意是坚硬的诗意,黑暗的诗意,残酷的诗意,也是疯狂的诗意。
    “真相”同时是“出神的”,或者说是通神的,也就是说是能带来“启示”的。
    如何能达到纪录片的诗意、出神的真相呢?
    要做“徒步人”不做“光观客”。 赫尔佐格认为真实电影是“事实”的古老废墟上浮光掠影的“光观客”,而要追求更深层次的真相,就要“徒步行走”。如何“行走”?从身体出发,忽略那些五光十色的“事实”,放弃一切约定俗成的思想,在行动中“发现”。对这种提法,人们需要更多的觉悟,而不是理解。
    “只有通过伪造、想象和风格化处理才能达到这层真相”,这是赫尔佐格最有意思的提法。实际上,赫尔佐格已经突破了纪录片“非虚构”的边界!
    “非虚构”一直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纪录片最后的底线,“真实电影”,更准确地说是被统称为“真实电影”的“直接电影”是中国当代独立纪录片的主流。怀斯曼的“直接电影”和法国让.鲁什的“真实电影”的其实是有巨大区别的纪录片。赫尔佐格笼统地质疑的“真实电影”,把上世纪60年代以美国的怀斯曼以及李考克、梅索兄弟为代表的“直接电影”和法国让.鲁什为代表的“真实电影”混为一谈了。
    实际上从弗拉哈迪开始的整个纪录片传统,经由维尔托夫的电影眼、格里尔逊的渲导体,再到法国让.鲁什所谓“人类学”,纪录片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赫尔佐格所说的“只有通过伪造、想象和风格化处理才能达到这层真相”!老祖宗弗拉哈迪的每部片子都离不开“伪造”,不是吗?《北方的纳努克》中为拍摄恢复的爱斯基摩人已经消失的服装与风俗;《亚兰岛人》中根本不存在的“传统鲨鱼捕捞”,还有1948年的《路易斯安那洲的故事》的原始沼泽地石油开采充满诗意,实际是油污横流。多么风格化的处理,多么有想象的伪造!
    我这里略过对维尔托夫的电影眼、格里尔逊的渲导体的评说,单说被赫尔佐格质疑的“真实电影”代表法国人让.鲁什,他的大量的关于非洲的所谓“人类学”纪录片都是“通过伪造、想象和风格化处理才能达到这层真相”,只要看一看《我是一个黑人》就知道了。所以,赫尔佐格反对的正是他赞同的,或者是,他的质疑不是一句“伪造,想象与风格化”能点拨出路的。
    追溯纪录片一词的起源,一直是个似似而非状态,这个命名的先天不足导致日后无穷的争论。一般来说,初涉这个领域的人,能够很清晰地回答什么是纪录片,而随着一定程度的深入,则无法清晰地回答什么是纪录片。
    一般的常识是,“非虚构”一直是纪录片的底线,纪录片的创作是一种分辨(recongine),而不是一种虚构意义上的创造(invent)。但是,纪录片的主观一直是被承认的事实,并且,从再现(弗拉哈迪)到触媒(让.鲁什),深度干预一直伴随着纪录片历史。关键是,如果抛揩纪录片的字面意义,当你问纪录片为什么就不能越过底线、不能虚构时,你就会开始困惑。要知道,用“纪录片”这个词来命名是有所针对的,弗拉哈迪的第二部电影《摩阿拿》拍摄的了南太平洋萨摩亚岛波利尼西亚人已经绝迹的成年仪式等内容,所以,格里尔逊认为弗拉哈迪的电影具有“文献”与“档案”性质,而英语的“纪录片”就是这个意思。
    从“文献”与“档案”角度命名纪录片,是对历史理性的贡献,记录曾经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历史,纪录片承载的是价值。但是,如果说限制就是自由的话,我们大可以恪守“非虚构”的底线,带着这副镣铐,怀斯曼跳得出神入化,至少,作为挑战者,赫尔佐格几十部纪录片是没有一部堪与怀斯曼比肩的,但我们不能因此反思纪录片美学意义上的局限。“文献”与“档案”都是向后的,“文献”与“档案”的纪录片定义不能含盖整个已经发生的纪录片历史状况。
    赫尔佐格关于纪录片的质疑,我不知道是不是德国人对思辩与本质有着与生俱来的迷恋,如果我们超越字面,把纪录片与剧情、实验电影都作为电影,作为一种影像的表达方式来看,虚构与非虚构也不妨打通,记录与再现甚至表现也可以杂糅。
    在最后,我要说说我对于赫尔佐格拍摄的所谓纪录片的评价,他的纪录片整体上是二流的,这是相对于他伟大的电影天谴》和《陆上行舟》而言,而纪录片《休伊布道》是个例外。
    《休伊布道》是我喜欢的纪录片。这是一部几乎只有一个镜头的纪录片,纯粹得无与伦比。休伊是纽约布鲁克林的教士。他布道,从开始的平静,到逐渐进入波澜壮阔的狂喜,观众仿佛在目睹着发源于深山的一条涓涓小溪,不知不觉汇成奔向大海的河流。在与上帝大海般的拥抱中,生命,信仰,快乐三位一体。
    (《赫尔佐格谈赫尔佐格》文汇出版社2008年第一版)
    回复冯涛说:
    看完了。
    2008-09-15 21:35:14
  • "业儒",我是业余
  • 青花瓷盘子回复不怕说:
    好吧,刚才还和师兄说这篇的回复走向悲情了,何老师回复本性,拧过来了。笑。-
    -----------------
    若以声音求我,若以色求我若以相求我,此人永世不得见如来

    给纪录片和我认为激赏的艺术形式
  • 青花瓷盘子回复不怕说:
    好吧,刚才还和师兄说这篇的回复走向悲情了,何老师回复本性,拧过来了。笑。
    ---------------
    想尸体一样在鹰的肚子里飞
  • 铁拳 说:
    我对自己的片子只要求秉持住自己的立场:知识份子的立场和当下中国的立场,其他的去他妈的。
    ---------------
    哈哈哈哈哈哈赞成,每次听人说中华民族我都恼火死了,跟我有个屁关系,中华民族算个jiba,自己的阴谋才是最主要的,突然觉得胡兰成不错
    回复不怕说:
    好吧,刚才还和师兄说这篇的回复走向悲情了,何老师回复本性,拧过来了。笑。
    2008-06-19 00:09:37
  • 自己再添一段,我也铁拳的msn聊天记录:

    铁拳 说:
    一个老郭怎么搞得你这么来火
    盘子 说:
    我是司徒门下走狗也
    铁拳 说:
    老郭自己还郁闷,老郭跟司徒很熟的
    盘子 说:
    是啊,所以就更烦,什么唐诗宋词汉文章……赶上了纪录片这趟车,就赶上了唐诗宋词汉文章……赶车……我还……
    铁拳 说:
    还不错,还没说54新文化
    盘子 说:
    中国纪录片会有这天的,但是现在离得还远吧,创作者这种心态太恐怖了
    铁拳 说:
    你也不用这么冒火吧,老郭再胡说也只是跑火车而已,比起许多别有用心的胡说还是要好很多的
    盘子 说:
    最怕的就是这种跑火车,你试试是发传单容易让民众亢奋,还是直接喊口号容易
    铁拳 说:
    做传销最容易让人亢奋
    盘子 说:
    所以老郭说:行动吧,身体主义的纪录片
    铁拳 说:
    老郭这个对真正在拍片的人没有任何作用
    盘子 说:
    纪录片界没有自己的理论声音
    铁拳 说:
    但许多打着学术旗号帮助修正纪录片的才真是害人
    盘子 说:
    读书是一个见小知微的杂志,这个杂志在知识分子中间的力量你想想,你想想非纪录片的学术界会由此等文章生发怎样的纪录片认识
    铁拳 说:
    读书已经不比当年了,只是一个小圈子在自娱自乐
    盘子 说:
    我知道,但仍不可小觑
    铁拳 说:
    不过中国纪录片软肋在于第一没有自己的理论,第二没有自己的学术界,目前指手画脚的全是外行
    盘子 说:
    正本清源,不是说我们就站在本或者源上,但多少也要有些声音。结果呢,还不要说在公开的杂志上有甚声音,即便是在自己的blog上,都有打上门来的。一个声音容不下别的声音,这才是悲哀。还有,我觉得特别好玩的是,我后台显示,来源的关键词就是郭的文章标题。
    铁拳 说:
    不打不明,还有何老师嘛。
    盘子 说:
    我就会想,什么样的人,在发表了一篇文章后,搜索自己的文章标题,然后想看到什么,看到不同声音后什么反应。
    铁拳 说:
    有时候想这样费劲跟人说有什么意义,也就这一个听见,然后双方火气冲天的走人,有话语权的一样的胡说八道,根本拒绝交流。
    铁拳 说:
    我对自己的片子只要求秉持住自己的立场:知识份子的立场和当下中国的立场,其他的去他妈的。
  • 地震没有一个人做的很冷静哪怕冷漠,都不知不觉升华了。我想纪录片对我个人来说最怕这个
    回复不怕说:
    你让我喘口气。

    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或者说,我往往,还是想让人喘口气。
    2008-06-19 00:12:58
  • 就是一条除非我们死了,这个世界是没有任何选择的
    回复不怕说:
    这篇文章的回复彻底向悲情方向进发了。
    我们有时候的确状如蚍蜉,还要去撼大树;不知道谁在笑。
    2008-06-19 00:08:00
  • 我矫情一次吧——谢谢何老师!非常感谢你!
    感谢你的执着,你对待创作的执着让我常常在倦怠中自省,提醒我不能偷懒、不能后退。

    呵呵我是最懒的人,基本是被工作赶着走被生活压着走,你是姑娘比我不容易得多了,就是一条死了,这个世界是没有任何选择的,只有这一条路走到黑。要在思想上歹毒些。
    回复不怕说:
    你和前田有得谈,前田前几天冲过来说我的片子还是不够狠。
    2008-06-19 00:03:20
  • 本雅明以后有个特别让我觉得很实在的话,就是----每个超市都是博物馆。
    特别是在唱卡拉时我常常说现在没必要看很多书了,这些歌词是最好的人类学范本,我知道自己的情感也就是如这些口水歌一样流淌。其实对于这个平面化的社会而言读书多少或者你看到的经典多少都是没有决定性意义的。看谁能变着花样来热爱这个生活,生活本身已经足够丰富和扭曲的。
    小川我没有看过,只是在青花的着力推荐下买了一本收割电影来看,还没看完,自己这边事情太杂乱了,只有到目前自己暗暗揣测这位川哥,他在文字中给我的感觉还是左派的态度,带有温暖的关怀,这个特别是在战后的刚起飞的日本是个重新收拾自己的良药。他自身带有禅意的工作方式很容易让中国内地得到共鸣,包括我自己,不过我看到文字以后觉得关于关爱和温暖基本可以放弃了,小川放在目前中国的社会我觉得文人感觉太强了,对我个人而言我需要的不是这个,我需要的其他的更放肆的一种态度,我不如小川我是无法超越和端视我周围的社会的。说白了我需要和这个社会共谋和唾弃
    以上仅仅是揣测,而他的纪录片我是定要看的。那是我曾经梦想的精神
    回复不怕说:
    说得很好啊!
    赞何老师一个!

    “我知道自己的情感也就是如这些口水歌一样流淌”……这句话让我心里酸涩难过。“说白了我需要和这个社会共谋和唾弃”,但是其实反而没有动摇,一直在坚持,笑。

    我矫情一次吧——谢谢何老师!非常感谢你!
    感谢你的执着,你对待创作的执着让我常常在倦怠中自省,提醒我不能偷懒、不能后退。
    2008-06-18 23:14:02
  • 另外又问我为何不也去《读书》投稿——我连毕业论文都写得诚惶诚恐,莫说这等杂志,只有拜读的份,高攀不起。我手写我心,是给自己的思路留一个轨迹,不是要给谁看的。
    竟然有人夸奖我的blog宽容,其实我一点都不宽容,至友就被我撵走了,虽说他常常化名回来跳几个字,还被我删得片甲不留。我只是小女人而已,喜欢看热闹、看世态——好看得要紧呐!
    ----------
    小女人状态是最好的特别是在目前这个社会
    回复不怕说:
    我说了,这次最让我心里戚戚然的,是《读书》这本杂志。
    但仍然引2002年第二期扉页陈四益先生《盛世修史》原文如下:

    "盛世修史",欺人之谈。

    《春秋》说它是第一部编年体史书也好,说它是断烂朝报也好,就算孔夫子躬自删订,其间"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足见并非盛世。

    司马迁著《史记》在汉武之世,是中国历史上所称的盛世。但看看太史公的自述,他的修史却并非因为盛世,多半倒是因着父亲的遗训,自身的遭际,即所谓"隐忍苟活,函粪土之中而不辞者,恨私心有所不尽,鄙没世而文采不表于后也"。他的修史,同盛世不盛世,并无关系。

    班固修《汉书》,被人告发"私改国史"入狱。后来当兰台令史是东汉明帝、章帝之时,早已不是什么盛世了。著《三国志》的陈寿,生活于三国、西东晋之间;著《后汉书》的范晔南朝宋时人,这一段时间,恐怕怎么也称不了盛世。

    这著名的前四史的作者,一人受宫刑,二人死于狱中,唯陈寿虽以病终,也数遭废辱。"盛世修史"云乎哉!

    由李世民下诏重修并挂名御撰的《晋书》,可以算"盛世修史"的典范了,可惜,这部史书成书之后就受到指责,说它"好采诡谬碎事,以广异闻,又所评论,竞为绮艳,不求笃实"。并没有给"盛世修史"说留下什么好的记录。

    《史通》作者刘知几说:"为史之道,其流有二:书事记言,出自当时之简;勒成删定,归于后来之笔。"前者说的是完备而真实的史料,后者要的是史家之史识史才,同盛世衰世大抵无关。后来一些人大唱"盛世修史",多是怀着自己的鬼胎。一是颂圣以自献,二是借圣以自高,三是倚圣而弄财--一通赞歌唱得上面高兴,封一个监修,立一个衙门,拨一笔巨款,比"退居清静,杜门不出,成其一家独断"的修史要实惠得多。刘知几似乎早已看透了这种把戏,所以他说:"鲁叟之修《春秋》也,不藉三桓之势;汉臣之著《史记》也,无假七贵之权。"那些由亲贵大臣领衔的所谓修史,不过是让"恩幸贵臣,凡庸贱品,饱食安步,坐啸画诺"者白白耗费国帑罢了。

    今天尚非盛世,需要的是紧迫感、危机感,而不是"盛世"颂歌。即或已臻盛世,修史也不宜丢弃优良的传统而拾掇恶劣的风气。诗日:

    一家独断史堪夸,"盛世"官修未见佳。廪厚职闲多争竞,名高识浅绾秋蛇。

    此文自然是有所指的讽喻,但对于当今中国纪录片的总结方法,也是有提醒意义的。
    2008-06-18 23:09:30
  • 绝倒……
    回复玄衣说:
    我粗略统计了一下,截至今日我身边见过尊敬的郭老师的人就有三个,谈及此事,个个都是乐不可支。
    圈子果然够小,所以有人不无担忧的提醒我当心被某个地域或者某个大圈子里的小圈子“封杀”。
    倒不是梗着脖子装硬气,而是实在哭笑不得的对这位好心的同学说,如果学术争论也要引起封杀,把我杀绝了算了。我横刀向天笑罢了,好歹不负少年头。(表明观点如下:虽然引了半句汪精卫,但是不等于认同此人。)
    另外又问我为何不也去《读书》投稿——我连毕业论文都写得诚惶诚恐,莫说这等杂志,只有拜读的份,高攀不起。我手写我心,是给自己的思路留一个轨迹,不是要给谁看的。
    竟然有人夸奖我的blog宽容,其实我一点都不宽容,至友就被我撵走了,虽说他常常化名回来跳几个字,还被我删得片甲不留。我只是小女人而已,喜欢看热闹、看世态——好看得要紧呐!
    2008-06-18 22:26:13
  • http://www.sinoreel.cn/blog/zhouhao/entry/一篇旧文:山形评审团主席谈评奖

    自从我接受莲实老师的电影批评以来离不来电影,堕落到第。。。
    回复qtjx说:
    打不开,好像是周浩那边的系统问题,回头看。
    2008-06-17 21:48:42
  • 这个何老师大概力比多太多了,无处发泄,所以到处骂人。^_^,真有趣。
    回复落英说:
    呵呵,你不了解老何,别看他满嘴胡唚,但是创作能力和理论修养都是一流的。
    2008-06-17 21:47:59
  • 对不起,你侮辱在先。

    ‘追名逐利’呀,‘无耻’呀,‘这么着急忙慌的,究竟是想做好纪录片,还是仅仅拿小川绅介的经典给自己蒙一个方法的外衣,以立言立功’呀,你的‘学术’我不懂!
    ------------
    你真是太严格要求广大人民群众,不得误读您的精神导向,如果那个误读了您就愤怒您就排比,骂娘(真为您的娘担心啊老是让他老人家出面,太累了)
    郭排比你写一个地震记录报告吧,肯定感死人了
    回复不怕说:
    你们接着聊,我先闪了。
    2008-06-17 14:22:03
  • 扯茶叶蛋是客气,扯臭皮蛋是忍。
    ------------
    你是扯鸡巴蛋,靠
  • 我跟你说:立夏了;你回答我:南极在结冰………………
    ----------
    回答的很对呀,这样的后现代经典回答您觉得太不小川了吧,您需要的是如何回答?按照您想的那样把人家当成你的语言上下文工具???,你有性奴情节啊。您要是按照小川的规则来拍一个中国第一sm纪录片是完全可以载入史册的,期待因。。。。
  • 而是如何透過操作攝影機的訓練,利用這些主題事件,去展露自身對於這世界的觀感。我們被這些問題深深吸引著,關於他們如何看待這世界,而不是藉由技術所呈現的世界。
    -----------
    说的好,就是他妈的繁体字认了半天,你本来是日本人么把自己搞的跟香港台湾同袍一样。
    另外我跟你说我喜欢吉冈美穗还有小鹿纯子,人老了啊
    回复不怕说:
    呵呵,难得这三个人一致了,都很认同前田的话嘛!
    2008-06-17 13:58:42
  • 这个何老师真该打出去,说话这么难听。同样的意思如果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效果会不同的。所以还是少骂一些,青花这点就做得比你好多了。
    --------------
    哈哈哈哈,你生气鸟吧?可惜不是你的博可,说话难听么,我平时就是见到套套宝宝都这么说话,你想么样,我就是来闹眼子的,冒得文化混混,不会不同的方式表达,不像你这样的文化人说个话还要采用几种方式,你还修炼不够说给方式的话时候还要面带微笑把自己搞的像个喜饼一样,喜饼你冒吃过吧,我会弄我来教你
    回复不怕说:
    你怎么见人就骂啊,真是永恒的精力旺盛青春勃发。
    2008-06-17 13:57:42
  • 〉引用莲实重彦山形电影节闭模式讲话

    電影不能絕然地被分為「劇情片」(fiction)和「紀錄片」,電影在這兩種類型的範疇裡永遠是搖擺不定、模糊的,即便只是一點點。而無論這些電影作品是記錄的或虛構的,對人們而言,重要的並不是電影工作者如何(透過電影)去表現他們所關注的主題,而是如何透過操作攝影機的訓練,利用這些主題事件,去展露自身對於這世界的觀感。我們被這些問題深深吸引著,關於他們如何看待這世界,而不是藉由技術所呈現的世界。
    回复qtjx说:
    对啊,我完全同意你上面这一观点啊!
    问题就出在这个根上的导演内心的诉求,怎么也不该是唐诗宋词汉文章吧。
    2008-06-17 13:54:09
  • 这个何老师真该打出去,说话这么难听。同样的意思如果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效果会不同的。所以还是少骂一些,青花这点就做得比你好多了。

    那个郭也是,人家青花和你进行学术讨论,你却只几句骂人的话回复,这根本就无助于讨论嘛。
    回复落英说:
    呵呵,没事,大家随便来掐,我炒我的菜去,大家掐着玩。
    2008-06-17 09:25:48
  • 你先看小川的片子吧。毕竟你还没有看过小川的片子。我不是为了骂贾樟柯还是去看了《二十四城记》吗?夸也好骂也好,看完了才有资格,是不是?
    ------------
    你是故意的为了骂,才看么,贾樟柯有很不错的东西啊,看完有资格这个观点太朴素的,看不看完都有资格。
    回复不怕说:
    呵呵,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指责前田哈,这位师弟最近已经平和许多了。

    另:前田,下礼拜来拿铁拳的碟。
    另另:为你的棚戏默一下。
    2008-06-17 09:20:05
  • 你先看小川的片子吧。毕竟你还没有看过小川的片子。我不是为了骂贾樟柯还是去看了《二十四城记》吗?夸也好骂也好,看完了才有资格,是不是?
    回复qtjx说:
    小川的片子没有系统看过,好在之前不系统的有涉及,还不能算没有看过。
    这次错过了大好机会,实在郁闷。

    但我对于郭的批评,不是立足于对小川片子的评价,我们统一的尊崇小川,这一点我和郭老师没有分歧。我的批评在于对于创作的基本把握,创作的缘起、思路、把控……。尤其是上一次的《“反动”,是中国纪录片的出路?》一文,梳理线索没有错,但是这样梳理线索,以及这两篇文章发出这样的号召,是有问题的。

    我们尊崇泰斗,但未必要从泰斗的身体里摇曳出一面旗帜。中国纪录片,别弄出两个凡是之类的东西来。

    回过头来看你的创作,这个是我一直很欣赏的,为什么虽然你拍的时候我对你的方法会有种种批评但我总催在你背后让你剪,就是因为我觉得方法可以商量,但是一个导演创作纪录片,尤其是独立制作纪录片时,最本源的东西太重要,我欣赏和期待你的东西,恰恰是出于对于这一点的判断。
    2008-06-16 23:22:42
  • wo bu guang ni shi shui,ni liang qi ma de zheng zhong du mei you,tan he xueshu?
    郭熙志 | 发表于2008-06-16 22:25:33 [回复]
    -----------
    ni shi shabi suoyi dajia jiuduini butanzunzhong;le ,shabi ma dajia duini haisuanshi kuanrong
    回复不怕说:
    某些人在火车上都不消停,你用的联通的卡么?信号其实还不错啊!
    汉语拼音一堆堆,看得眼都花了……
    2008-06-16 22:43:43
  • ‘追名逐利’呀,‘无耻’呀,满篇也没有找到郭同志打影号的这几个字,是不是郭同志心里给自已下了这个定义?!
    回复直言说:
    追名逐利我写过,上一篇结尾处!不否认。
    纪录片圈里现在就是一帮人在追名逐利,见一个拍一个。
    2008-06-16 22:40:15
  • wo bu guang ni shi shui,ni liang qi ma de zheng zhong du mei you,tan he xueshu?
    回复郭熙志说:
    写中国字行么?汉语拼音您还不分前鼻后鼻,到底是在上海待过,让我想起一个上海妹妹的可爱口音了呵呵。

    什么叫起码的尊重?我两篇文章哪个地方骂您了?您倒是行为世范,昨儿上来这四句话颇有风度。

    从您的文字引发开去,对2006年话语中的追名逐利批评一下,您要伸着脑袋接石头。
    无耻俩字在哪里?我倒是说过一些人无耻,这两篇文章里有么?说您了么?
    立言立功不是您一直追求的纪录片境界么,唐诗宋词汉文章,都是何等立言之作!何况“究竟是……还是……”还是个疑问语气,您就认为这是判断句了?

    谈学术就是谈学术,学术又不是温吞水,学术批判都看不下去,自己骂完人要别人具备“起码尊重”。那好吧,我以后一定好好“尊重”每一个人!这里的“尊重”打引号,以求得自定义效果。
    2008-06-16 22:41:34
  • 对不起,你侮辱在先。

    ‘追名逐利’呀,‘无耻’呀,‘这么着急忙慌的,究竟是想做好纪录片,还是仅仅拿小川绅介的经典给自己蒙一个方法的外衣,以立言立功’呀,你的‘学术’我不懂!
    回复郭熙志说:
    您既然不懂怎么会定义这是“侮辱”呢?
    好奇怪的说法。
    2008-06-16 22:21:10
  • 扯茶叶蛋是客气,扯臭皮蛋是忍。
    回复郭熙志说:
    您的语境总是如此的奇特,比如身体主义以及某某蛋和客气以及忍的关系。
    对了郭老师,我一朋友在深圳台,失去联系多年,您方便帮着找找么?
    2008-06-16 22:20:36
  • 我跟你说:立夏了;你回答我:南极在结冰………………
    回复郭熙志说:
    哪里,其实是您在光明中追寻着唐诗宋词汉文章,在黑暗中骂着人。
    2008-06-16 22:19:03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