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味生命的真谛

    2006-04-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198616.html

        我的志愿,是做一个校长。每天,收集了学生的学费之后,就去吃火锅,今天吃麻辣火锅,明天吃酸菜鱼火锅,后天吃猪骨头火锅。陈老师直夸我——麦兜,你终于找到生命的真谛了!

    ——引自《春田花花同学会》台词

        上次见cici还是元旦,转眼一年就过去了四分之一,我们都觉得再不见一下有点说不过去了,更何况,我有东西要转交她,她有被单要拿来我们学校洗,另外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话要一起叨叨。

        乱七八糟的话里包括岚姐辞职去广告公司,她们的工资拖欠很久未发,我的忙碌,新租的房子,旧识的人,北京的大风以及正在降价的冬装和春装……一起把变态的央视人事体制骂了一通,便都为工作的事伤神起来——她的现在,我的将来。

        在西单,除了进书店消磨掉半天的时光,我们两个就只好在路上或者店里乱走——商场是不进的,人多价贵,捡着小小的店铺挤进去看看时尚新品,兜里也都没有什么银子,不过在花花绿绿的女孩子东西里转转。约好再暖和一点一起去趟大观园,虽说是为电视剧修建的公园,总是可以想起很多虚恍的故事,可以去故作姿态的伤春。

        中午吃肯德基,我们都是爱吃鸡的,因此对垃圾食品永不排斥,禽流感在传说中沸沸扬扬的时候,整个北京一鸡难求,现在学校的食堂开始卖做得干柴一般的鸡肉了,我们也放心大胆去肯德基啃翅膀。一边商量着五一回家的事情,离假期尚远,两个人的心都已经飞回去了。我们都不是坚强得可以在一个个假期独自待在异乡的人,便一次次在人潮汹涌里拼出一张车票回到长江边去。这次买票全部拜托cici,我们一起走一起回来,于是乎便又说了说彼此的家,热干面豆皮,她的猫虫虫和我的狗欢欢。

        晚上有一个朋友请吃火锅,于是两人皆高兴,呵呵,我们都爱吃火锅,漫漫一锅汤滚着,煮点这个,煮点那个,就觉得是美食中的美食了。cici进了火锅店就变成了一个肉食动物,那种贪吃的样子很可爱,看她放肆的吃东西,总是一种享受,然后自己便也放肆起来。我在自己的一口小锅里煮了一大堆杂碎,西单文化广场地下一层天府豆花庄的自助,28元一位限时100分钟,于是想把那口小锅和自己的肚子尽可能填满——事实上我们从来没有用足过100分钟,就已经大眼瞪小眼了,也不是吃饱,就是在忙忙乱乱精神紧张中觉得很饱很饱,大概是心理暗示把我们撑着了。

        “以后,”cici说,“还是回家去找个工作吧,也不一定做电视,如果去一家图书馆做管理员就再好不过了……”我嗯嗯啊啊答应着,眼睛越过人群在斑斓彩衣上乱转,想着其实如果在北京没有稳定工作,我也想回家去,找一家学校或者电视台,都行。突然想起麦兜说它做了校长要天天吃火锅,于是闷闷的一个人在西单夜晚的霓虹里笑起来。其实已经有多少梦想慢慢的走开,比如小时候梦想自己是乐队的首席,甚至是一名小提琴家;然后,想做一个裁缝或者厨师;再后来上大学了学中文,想成为文学评论家;教书了,想成为一个好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有一天白发苍苍的听我的学生围着我叽叽喳喳……再接着到电影学院,开学典礼时张院长穿一身西服,打扮得好正式的样子一身帅气的给新生致辞说,希望你们成为电影大师!哗——大家热烈鼓掌。而我现在的梦想其实仅仅是未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过庸常的日子。

        不知道是不是也算找到了生命的真谛。有时候觉得,隔一段时间能和朋友一起逛一次书店吃一次火锅,在一起胡说八道,五一的假期能抢到一张火车票回家,就是蛮幸福的事情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良少女 2007-04-04
    只是尘埃 2005-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