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筱田正浩致敬

    2006-03-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156629.html

    http://sh.chinavnet.com/xkry/dztd/medias/2005-11-24_38961.jpg

        我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电影学院的学生,坐在标放,每每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感到羞耻,今天也是,下午第一次观看了筱田正浩的影片《间谍佐尔格》。被这部影片深深震撼,当满头银发的导演走上台时,我拼命鼓掌来表达我的敬意。

        佐尔格博士被称作“二十世纪间谍巨星”,正是他在东京的德国驻日大使馆获得大量情报,直接影响苏联红军对德作战计划。1940年他被捕于东京,1944年被处以死刑。悲哀的是,这位改变了二战进程的共 产 党员被斯大林政府怀疑为双重间谍,直到1964年才被授予“苏联英雄”的称号。

        一个普通的导演会把这段真实的历史拍摄成一个悬疑纷叠的间谍故事,更毋论日本国内是如何诠释这场战争。而筱田正浩导演,却全然是大家气概,用大写意手笔不仅仅只勾画了历史的轮廓,更渲染出层层叠叠思想的境界。共产主义信仰是一条浪漫的线索,贯穿了佐尔格的精神,婚恋和工作则环环相扣的组成了他的生活,人物立得丰满而又利落,既无欹枝斜出,亦不缺少点睛的要紧笔墨。影片看似平铺直叙,于关节处亦淡淡,而这平铺直叙恰是高明,二战前后大国的消长和制衡,纳粹与军国主义产生的可能性,发展的群众性和覆灭的必然性,都不着痕迹的在平铺直叙中一一道来。我们阅读历史,往往失之偏颇,不知不觉就把教材当了真理,今天看这片子,才把很多被掩蔽的东西看明白。

        日本国内的评论多说此片反思了日本战败的原因,这种论断仍浅,影片的价值是超越任何单一民族的。佐尔格被处以绞刑时,升格拍摄,我们听他说出最后的遗言:“共产国际万岁!”然后在极慢的镜头里看他的身躯坠落,《国际歌》的旋律在这时响起——我突然发觉这旋律和我惯听的不一样,听多了昂扬的交响合唱,突然听到这用钢琴不加任何和弦的单音弹出的节奏,发觉这歌曲如此哀婉——彼时,标放内响起掌声,为悲剧人物的死亡,也为影片的结束。而我们终究没有达到导演的思维境界,影片并未结束。接下来,是1990年,佐尔格墙上的遗像观看电视机里列宁像被推倒,柏林墙倒塌。影片的结尾不是英雄主义的赞歌,而把主题引向了更辽阔时空的思考,让我心上顿时压了一块悲哀的巨石。钢琴单音奏出的《国际歌》,逼迫我们思索:共产主义在二十世纪的实践,我们站在今天究竟应该如何重新审度?从更宏阔的视角来看,我们又该如何认识历史和现实?

        这些都不是寥寥数语可以表述,或者仍可用影片本身回答。影片是用鲁迅先生的名言开头的: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这样解读佐尔格的间谍生涯,筱田正浩已不仅仅是导演,更是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是有责任感的思想家。“吾侪所学关天下”,筱田正浩用一部影片践行了这句很多知识分子做不到的话。

        因此,当今天的见面结束后,全场起立对导演报以掌声,我在人群里向筱田正浩致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越扯越远 2007-03-28

    评论

  • 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桌上摆的留声机,和贝多芬《英雄》交响曲的78转唱片,话外音几次响起第三交响曲,皇帝钢琴协奏曲”荡气回肠,恰如其分表达了英雄主义和充满鲜活力的人性,主人翁家中的佛的绘像,几次森森庙宇的外景,揭示了生活的本来面目:神秘,面带微笑,而又阴郁的光影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