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是写篇日记来说这个量化问题吧

    2012-04-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09230546.html

    阿拉胖泪同学推荐我看了一篇试图以结构和量化分析电影情节的文章。文章链接见此:http://www.douban.com/note/209101719/ 其中还提供了关于本文的另外两个链接。

    首先我觉得认为电影不可量化这个观点我不同意。事实上在电影学院,尤其导演、摄影、录音等专业内,最基础的“拉片”能力培养的就是某种量化能力。我们讨论的镜头长短、蒙太奇方式、节奏都是可以量化的,好的拉片笔记中,往往能够看到量化统计的影子。

    一些电影史的研究同样需要这个工作。我今年一年来都在推崇李嘉的硕士毕业论文,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在量化与本体之间协调得很好。十年来的中外学生短片创作统计有条有理,但是最后是回归到导演创作工作上的。我自己最近的工作其实亦是统计,正在做35年来的中国纪录片题材统计工作——但下一步是导向视听的。我要说的是:量化工作很有必要,但是我反对脱离电影本体的量化。

    然后我看到大旗虎皮和作者已经有一次讨论,大旗虎皮有一句话我很同意:电影语言的本质是视听,而不是叙事。

    而另一个问题是,即便在“叙事”这个概念下考量,工业化的剧情电影中,“故事”、“情节”、“桥段”也是不同的概念。作者一上来就用美剧(对,就是美剧,不是电影)的桥段分析作为依据,然后想做出一个叙事模型,这个其实是外行在进入电影叙事分析时经常会犯的错误。

    为什么不能以电视剧(任何电视剧,包括美剧英剧)作为电影叙事研究范本的原因我刚刚和一位豆友解释了一下,直接拷过来:简单点说,影视中有两个时间,一个是现实时间,比如“这是一个十年间发生的故事”,或者“在三十分钟内罗拉必须以快跑做出选择”;另一个是叙事时间,比如100分钟标准时长、九小时纪录片、45集电视剧。那么电影和电视剧的一个最大区别其实是叙事时间的区别,以不同的叙事时间来讲述现实时间,方法自然是不一样的。

    如果电影真的有叙事模型,那么类型片中每一种类型的模型应该是趋近的,但是非类型片和实验电影呢?即便有两个艺术电影的模型和量化统计趋近,恐怕在视听上它们亦是完全不同的,甚至不仅视听,他们的叙事也恐怕只在统计上趋近而并非相似。

    关于电影本体的问题,再多一句嘴。作者在另一篇文章里提到“电影作为综合艺术”云云。我没学电影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但是现在我个人是越来越倾向于“电影是独立艺术”这一论调了。电影创作手段不因其要参考绘画、使用音乐等而遵循其他艺术门类的基本规律,而是有其自己的规律模式——这一点已经吵了几十年,只是个人观点。

    以及,就叙事学本事而言,如果要做这个量化工作,是不是应该先以公认的母题索引为依据和参考?而且,做这个工作很需要样本数量啊。李嘉的那篇论文做得好,是因为在样本数量上他做到极致了;这位作者到底想怎么做现在看不清,但看他的豆瓣看片量,肯定无法完成这个工作。

    我啰嗦这么多倒不是对这位作者质疑,我很希望他能做下去,我也会观望,我觉得这是一件有意思且有益的事情。经常有人问:“导演系用什么教材?”其实导演系几乎没有教材,导演系全靠言传身教。电影是1895年诞生的,到今天,它的历史仍很短。怎样给电影导演创作(注意是导演创作,而不是叙事学、文化学、符号学分析)以理论总结仍是难题。有人做总是好的。

    我们系是在04本科班毕业时由王老师主持做过一次尝试,要求该班级全班尝试电影导演理论梳理。所以虽然那一个班的本科生最后都被自己绕糊涂了,但还是留下了《电影中的“劲儿”和“范儿”》这种有意思的文章。慢慢试各种方法把这个行当/学科往前推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新宝贝 2005-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