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刻骨铭心,才会梦见

    2006-03-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063257.html

        前晚做梦,梦见学生正在操场集合等着老师们带他们去春游,校服穿戴得整整齐齐的,我和刘老师范老师边说话边匆匆下楼。

        在梦里,我还是一个老师。

        醒来的时候,窗外正是春寒料峭,听着呼呼的风声,我想起我曾经教给孩子们的一篇课文:“一夜之间,春风来了。忽然,从塞外的草原、莽莽沙漠,滚滚而来。从关外扑过山头,漫过山梁,插山沟,灌山口,呜呜吹号,轰轰呼啸,飞沙走石,扑在窗户上,撒拉撒拉,扑在人脸上,如无数的针扎。轰的一声,是哪里的河冰开裂吧。嘎的一声,是碗口大的病枝刮折了。”

        ……多好的文字啊,我和学生们一起背过,是林斤澜的文章。

        只有那些最刻骨铭心的事情才会来来回回在梦中出现,比如我常常从正在高考的梦中惊醒,比如我总会梦见自己声嘶力竭的和家里某些亲戚吵架。

        我的大学,却是一次也没有在梦中出现过。

        如今反反复复梦见的,是我的学生们和同事们——和他们在一起的缘分如此短暂,竟然会这样牵肠挂肚。

        也许我可以这样安慰自己别离的思念,那两年的时光里,我真的努力去做一个好老师了,付出了自己能够付出的所有精力,那些日子里的平凡琐事才如此深深刻入我的大脑,所以梦境会这样频繁的造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乌骏姆! 2008-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