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了头

    2006-03-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043970.html

        自从找到城南那家古琴社,见到几个神人并确定其中一位为这次作业的拍摄对象后,晚上就睡不好了,一闭眼就琢磨那间暗得恐怖的屋子怎么打光,怎么琢磨怎么不对。要疯了呀!18号就拍,两个内景两个外景,看来我还是得找个摄像或者灯光师,自己是绝对搞不定的。

        北京这几天的天气抽疯得很,先是把人热得半死,昨天中午竟然下起大雪。彼时我正在化了冻的河边发呆,拿一根树枝在地上分析外景机位,结果就看见眼前飞絮,还在想此处柳树长得真快,难道已经飞毛毛了么,再想不对啊,还是初春呢,叶子都没有长哪来柳絮,才发现那根本就是雪。几秒钟的时间,漫天漫地的雪兜头打来,冲进银行避避,顺便办理了网上银行业务,银行送了一个不倒翁的牙签筒。

        下午和班长去一位81岁的老先生家采访,湖北老乡,见面格外亲热,老先生兴奋得不得了。但是这位文学系的老先生毕竟年岁已高,问他对电影学院的发展有什么建议,他说要大力弘扬传统文化;问他平时有什么爱好,他说我就是关注传统文化;问他喜欢什么电影,他说喜欢传统文化浓郁的电影;再问对艺术的看法——一定要发扬民族传统文化啊!我们俩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党委宣传部要求的两万字稿子怎么写了。出门来,温度很低风很大,两个人冻得直抖。我突然看见有美廉美超市的班车,于是提议我们乘车去美廉美购物,然后再坐免费的班车回学校。唉,终于让班长大人领教了一次我的不靠谱——在武汉我就不认路,在北京我当然更不认路,那辆车把我们带去美廉美,但此美廉美非彼美廉美,根本就是另外一家超市。只好对班长点头哈腰的道歉,然后给他买洗发水和沐浴露、奶粉以及面包的建议,男生果然不会买东西,站在柜台前发呆的样子可笑极了。提着一堆东西又折回老先生住的小区,再转公汽,等下公汽到学校的时候,我们基本就是两根冰棍了。一路上谈以后的就业,说起上戏今年在电影学院招了30个老师,班长说他不能再去上海了,再换个地方女朋友会疯的,唉,大家都有着这样那样的顾虑,活着怎么这么累。

        弟弟上一次的托福终究是没有考好,小姨让他来北京新东方念20天的提高班,我这个二十四孝表姐当然全程服务。清早到了中关村校区,才知道住宿班竟然在房山,司机死活不让我送,只好把他塞上校车让他自己一个人走了。等校车开远,才发现忘了问他手头的钱够不够,房山校区据说没有银行的;妈妈带给我的东西也还在他箱子里。我在城北,房山在地图的西南挂了一个小角,等我拍完作业再抽一天时间去看看他吧。

        走两站地搭车回学校,五六级的大风把我的头发吹得像在蹦迪,一路迅走管不了形象,估计貌似女鬼。好冷啊,风呼呼的。

        唉,这几天真是昏了头了!

    PS一下今天下午的事情:这几天学校活动不断,先是武拉拉的录音讲座——我没去,后来听说讲得不太好,接着是《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发布会,也没有票,窝在寝室睡觉。今天是甄子丹的交流,放映了《杀破狼》,然后是《龙虎门》的片花和交流。

        漆黑的标放,一人从身边闪过,居然是晓世同学,于是一把拉住求他帮我看看内景的光怎么弄,好同志啊,都已经这么忙还是一口就答应我了。甄子丹的交流,一女生问——如此血腥的场面让像我们这样祖国八九点钟的太阳看你觉得合适吗?全场起哄,我后脊梁那个凉啊,“祖国八九点钟的太阳”,她也不怕酸掉自己的牙。接着一位男生更绝——请问甄先生如何理解德艺双馨?如此问题,我连起哄的精力都没有了,只想直接死掉算了。晓世隔着两个人头探过来笑说甄子丹肯定听不懂,果然,台上的主持人和嘉宾老师已经开始翻译什么叫“德艺双馨”。

        我们没听甄子丹的回答,跑了,在教学楼边吹风边聊了一下拍摄计划。今天交流会上这丢人现眼的一男一女铁定不是电影学院的人,鉴定完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愧疚感 2009-03-12
    春雪落下 2005-03-12

    评论

  • 姐姐啊宣传写好了能给我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