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如猫挠

    2008-05-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0286360.html

        我的2008注定是彪悍的一年,春节前后心如刀绞的疼痛现在有时还会卷袭而来——比如某个故人的某个信息突然在身边炸一下,顿时就被击溃。到现在,刀绞过去了,疼得钝一点点了,开始心如猫挠。

        今天——啊,不,是昨天,给挠得……我的词汇量都无以形容了。

        赶活赶到大清早,睡了一下,取了钱,送给房东。换回来一纸合同。这房子人人说贵,但是我实在是没有力气再看房了。上次看房是晚上,朦胧得很;今天白天再看,心里凉飕飕的。且不说楼房其实很旧面积其实很小,没有洗衣机也没处晾衣服……那两扇木头门啊,拿手晃一晃的感觉全可以用摧枯拉朽来形容。于是等我下午见到一群短期同事后描述现状后,他们纷纷说:一看你就是没租过房的,怎么能这般怎么能那样云云。而且,找房找得晕晕乎乎,不免常常在满街楼宇之间盯着一扇窗户呆过去,琢磨为什么觅一个窝就这么难。结果今天一年房租付讫,制片人说,啊,你怎么不找我,公司机房可以租一间给你啊,以及我在广安门还有一套房……我的心里就被挠得血痕斑斑了。估计自己的脸已经灰了,因为这群短期同事们已经话锋全转纷纷安慰道:挺好的挺好的,你租的这套房挺好的。这更让人不堪。

        中间一段插曲。一天没吃饭,饿得东倒西歪。楼下买盒方便面上楼去泡,公司机房现在是租了套两居,生存所需物件一应俱全,一想想制片人说可以租给我一间,心里那个挠啊,就快挠出民用交流电频率了。为了抵御这种严重不爽,故大口吃面。结果,我师兄说,他也要吃面。吃就吃呗,他还不肯泡,要煮。当然,我趁火打劫的请他在他的面锅里帮我煮了个鸡蛋——结果吃到的是分尸后大约三成的一个蛋,其他部分被我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师兄煮成了糊糊。能把鸡蛋煮成糊糊不稀奇,煮方便面潽了锅也不稀奇,稀奇的是我师兄在潽了锅以后竟然拧反了煤气灶阀门,直到另一间屋子的技术们鬼哭狼嚎的跳过来说煤气啊煤气啊泄露啦泄露啦……我们这间的全部人还没有发现。我顿时觉得头晕目眩视线模糊,恍惚间认为自己指尖有樱桃红色。

        我的银行卡上一向还算丰裕,今天取出了大半转手他人,心里颇不痛快,这钱也不是凭空掉下来的,里面自己挣的毕竟不多,多半还是父母的。到后来,想想这事就忍不住眼泪婆娑了一下。倒不是这笔钱的多少,而是站在毕业这个节骨眼上,一点都看不清未来的方向,这种迷迷茫茫混混沌沌才最是挠心。纵使可以安慰自己要向前看,可前面是什么呢?这个安慰其实很空洞无当。

        半夜和琦琦聊天,以焦头烂额的程度计,我们算是难兄难弟——彼此都不承认自己过的是女人生活。琦琦现在生活的起点亦是十分诡异,太喜欢太崇敬自己的初中数学老师,于是高考竟然毫不犹豫选择了师范数学系。我和她是初中同级不同班,常在竞赛培训的时候一起做题却从来没有说过话。高中不同校。大学军训完毕,在东一食堂一人端一碗粥蓦然相觑俱惊,从此以后呼朋引伴起来。只有见到她,才可以把别人扣住我头上的一句问话扣过去:还读不够啊你,难道非要读个烈士学位出来?

        除了我的毕业作业可以替换她的考试,其他诸如论文找房搬家等扑面而来的一应事情,均可等量置换。我的程度应该稍轻,至少我没住在鬼子堆里,周围人说的都是汉语,听得懂。

        比如我和琦琦或者和毛猪等人在网上碰见了,归根结底最后会说到要加油,是自己的选择就要enjoy之类。喊完口号,大家再一起重振旗鼓。现在的目标是在六七八月里把房租挣出来……而且鱼与熊掌我欲得兼,抽空还得回趟家。那啥,提供奥运期间房屋短租服务,要定的赶紧!

        可能吧,如此这般挠着挠着就没有什么感觉了。现在还在悲辛无尽的情绪中努力自拔,争取明天下午——啊,不对,今天下午……去见另一个制片人商量暑假赚钱事宜时能多把自己拔一点出来。

        这种时候真的适合看《世说新语》,是真名士自风流啊!或许哪天我被挠啊挠啊,挠不出风骨也能挠点淡定风度出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风雨兼程 2009-05-05
    雷人的对话 2008-05-05
    春游景德寺 2007-05-05
    最爱东湖 2006-05-05

    评论

  • 钱都交了,表想那么多了,越想越懊糟
    我以前买了一个东西,还会问别家,结果就是懊恼
    现在学聪明了,不问,所以不懊恼:)
    回复小猪说:
    我睡了一觉再想这事感觉已经不一样了……吼吼
    2008-05-05 23:0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