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师语录

    2006-03-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004861.html

        这学期的课果然精彩许多,各专业的共同课被称为“大腕云集”,老师们多出自78班,第五代的风骨确确与众不同。

        听到老师们课堂上的一些并不完全是授课的话,听到以后感触还是蛮多的,觉得也很有必要记下来:

    外国电影史:

        1.“布莱登学派的确继承了弗拉哈迪的纪录片理念,但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将其称为纪录片学派,这个逻辑推理是不成立的,事实上布莱登学派的主要建树是蒙太奇理论,那么我们可以据此判断该学派应该归为剪辑学派而并非纪录片学派”。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巨烦,进了电影学院不知不觉就放松了理论,而且似乎觉得作为电影创作而言这样很严谨的学理推断其实很没有必要。这两天又回头想了想,越想越觉得这句话说得巨对,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是在想当然,严谨的学术架构往往被忽略。电影史的课程不仅仅是习得知识,更重要的是摸索创作规律。理论修养的提高可以极大的提升创作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像布莱登学派究竟应该归到纪录片还是剪辑,其实也不仅仅是一个知识点,而更多的是我们怎么认识这个学派并从其作品中汲取有益的积累。

        2.“我是周传基老师的学生……我和周老师持同样的观点:电影是一门独立艺术而不是一门综合艺术。”周传基老师的名字一周里被各科老师频频提到,上学期也是如此,原因就是他激烈的反电影综合艺术论。我对周老师上的课一直特景仰,虽然我只是看了他的教学碟片,但同时对这个电影本体的争论也一度很不屑,总觉得综合艺术也好独立艺术也好总是无关紧要。现在看来这个不是个小问题,决定了电影的品性。我一直觉得电影是综合艺术,此事容我再好好琢磨一下。

    视听语言:

        1.“《无极》拍得烂大家都看得出来,不需要你们再说一遍,关键是从视听上面分析清楚为什么烂……《十面埋伏》章子怡袖舞一段,对打双方同时出现的只有两个镜头,每一个武打动作都分解成全、中、特等几个反复动作重复剪辑,这样的视觉冲击就比较强,也是武侠片的一向处理方式;《无极》试图追求新的视听表达,所有的武打场面几乎都是双方同时出现,小空间里面太多全景,的确比较新,但是观众不习惯,吃力不讨好……”行了,不必多说,这才是拉片的方法,为自己往往只是泛泛拉片而绝少一个一个镜头分析感到惭愧,现在知道以后怎么学习了。

        2.“景别决定一部电影的品质。”唉,我知道了,我该突击练习景别了。

    电影画面:

        1.“窗户光线过亮怎么办?”我们插嘴说硫酸纸。“你们都知道糊一层硫酸纸;没有硫酸纸怎么办,找摄像要碧丽珠涂一层;没有碧丽珠怎么办,涂一层凡士林啊;凡士林也没有怎么办,找服装要两块纱挡一下;纱也没有,让场工出去砍几根树枝从外面挡;不让砍树,屋内打灯,摄像机收光圈压窗户的亮度……”“有些女演员头发太黑,记住让化妆喷一层碧丽珠……”此时全班哄笑。“……啊不是碧丽珠,喷带银色的发胶……地太亮了,没钱洒水,有钱洒油……”也不用多说了,总之一句话,不要给自己的画面不完美找理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看想不想解决了。

        2.“有一次我拍广告,给演员围了24个灯……”全班狂晕,“……然后光圈开到16。”全班再狂晕,然后狂赞!省什么都不要省设备,想方设法拍出最美的画面,就是这样。特别是我们纪录片专业,现场很难控制,更需要基本功扎实,对光影判断准确,找到变通方法,做到最好。

    纪录片赏析:

        导师的课,大家都有点焦虑情绪,电梯上谢老师和我们笑谈78班往事。说他们当时选择作业题材也是相当的焦虑,陈凯歌急得跑到外面田里去,把脑袋扎进一稻草堆,一整天,回来说知道怎么拍了。完了给同学们介绍经验,说你们知道怎么才能想出来吗?大家都说不知道,陈导说:使劲想!(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别管谁别在我这叶子上骂陈凯歌,除非您先拍出一《黄土地》《孩子王》《霸王别姬》或者骂点有建设性的话,另外我觉得胡戈是比较逗笑,但这人也真够无聊的,强烈鄙视之!)

        谢老师又说,他们当初为作业烦透了的时候,会愤怒说是他妈的谁发明了电影,杀了他!然后大家说卢米埃尔兄弟早死了,于是有人更愤怒的说:掘他们家坟!

        全班在电梯里笑得很开心,说请谢老师给咱们寝室也堆一堆稻草得了。呵呵,路漫漫,我们现在焦虑一点,也会修炼出来的吧。

    分享到:

    评论

  • 学过一点点皮毛的3D动画

    深知光线的重要和复杂。。
  • 小丫头啊,你一切都还好吧.我们天天象打仗一样,还不知道是个胜仗还是败仗.后天我们接了区里的一个研究课,没人愿意上,最后叶兄只好自己甩开膀子上了.我们说如果你在那肯定是你上,谈都不用谈.哦,刘住院了,是女人的病,大概下周才能出院,她的课就由黄主任严丫头代,你看乱的跟锅粥似的吧.我们很想你呀小丫头!
    回复fwj说:
    唉,我也想你们,天天看样带的时候就觉得学校好亲切,五一会回来的,想家了……
    2006-03-04 20:3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