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正视听

    2006-02-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965052.html

        偶从中学语文老师忽而变成电影学院导演系学生这码事情每每引发惊诧无数,看见很多人瞪圆眼睛死盯着我并用舌头上颚不断碰撞发出“啧啧”之声,就不免头大心慌脚发软,觉得很有必要在这里写一篇正经文章以正视听。

        首先,本人考研也就是追求一虚名,眼见得身边跟腌萝卜干一样的人物也混得一研究生文凭——不管是在职的交钱的跟读的留洋的还是只发假文凭的,更有一众碎嘴婆婆谆谆教导我说鄙人的文凭太低。我没脸也罢了,反正我脸皮一向十分的厚啊,这是多好的美德!我爹妈屡屡被弄得没脸就很不好玩了。我那个时常发神经的娘于是会跟我说这样的疯话——房子卖了送你出去留学吧……我们家房子卖了大概只够我去俄罗斯留学,我很怕车臣人送炸弹的说,并且俄罗斯话咕嘟咕嘟弹舌头我学不会;又或者很严肃的要我考个教师在职研究生班,殊不知华中师大我是很热爱的,但文学院某几位老师再让我见到是会折寿的。不孝有三,这年头,学历不够为大,故发愤准备耗费三年青春搏一文凭,以慰父母——总之是可笑之人干的一可笑之事。

        至于专业,偶当然挚爱中文,想来偶的中文还是学得蛮好的,愿意要偶的导师还是蛮多的,在中文系亮一下专业成绩和论文还是很不要脸的蛮得意的……问题,偶的英语成绩也是蛮悲惨的。说白了就是很不用功或者不想用功,我一学中文的,大好的时光不去拿本唐宋散文练练句读,每日和二十六个外国蚂蚁纠缠,实在是无趣得要紧。掰着指头算来算去,中文系那个全国所有专业最高的英语单科线偶是没有指望的,勉强能让我摸得着的也就是艺术类了。完了还不用复习专业,反正是现场码字,偶带着两个差班一百二十个小祖宗可没时间背书。

        在六中教书教得很不爽啊!想当初我也算是一有志青年,立誓开创中学语文一条新路,并成为一老顽童式班主任,日后桃李满天下再骗一特级教师称号让门庭生辉。怎奈入了江湖就要守江湖规矩,六中甚至武汉中语界这个江湖的规矩就是,H老师看不上的语文老师是一辈子别想抬头滴。托人无数,自己也发愤修炼赚得几张证书,而H老师竟誓死不收偶为徒。饿的神呐,饿又不劫您的财(更不劫色,IC、IP、IQ卡通通的不要),您老人家至于么?光宗耀祖无望,只好改换门庭的说……日后中国少一名师罪不在我!

        纪录片这个专业我也是很喜欢滴,因为以后的工作比较好找滴,偶也不想弄出什么大作品,找个学校或者电视台偶就心满意足了滴,嘻嘻,我才不要学故事片,以后跟剧组,摧残身心!

        就是这样,谁要再跟我“啧啧”我跟谁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晚了 2009-02-23
    脑子有毛病 2008-02-23

    评论

  • 啧啧, 喜欢得不行!(别跟我急)



    真是不一样, 我一学外语的, 觉得自己多少痞气些, 想你中文专业, 都应该满口的之乎者也撒…



    结果文章一气呵成, 读起来很畅快又不失幽默, 令人会心一笑的说…

    回复群子说:
    呵呵,之乎者也的东西我爱念,但是绝对是不爱说的。
    2006-02-26 21:58:36
  • 这年头,考研啊。。。看来老师你是对教书深恶痛绝了?
    回复死鱼说:
    偶不否认这一点……的确是烦透了……
    2006-02-23 23:56:45
  • 昨天看到你写的六中时,就在猜想,该不会是武汉六中吧,没想到真的是的!呵呵...
    回复咖菲兔说:
    别提了别提了,唉……
    2006-02-23 23:5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