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着昨天的说

    2012-03-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95844901.html

        这篇文没什么逻辑,拉杂着说。这几天看片大概是这样的。前天看了《黑镜》,昨天看了《雨果》和《Super 8》,到半夜想来想去,把《黑镜》又翻出来拉了几个段落。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开窍了。

        我之前看《艺术家》的时候,觉得很好,真是好,今年奥斯卡铁定就是它了。但是我似乎又隐隐觉得,这种板上钉钉的判断其实是基于曾经误押《社交网络》,因此今年出来一部向往事致敬的影片又做得精致出彩,我就似乎暗暗也能想到多半是老家伙的奥斯卡评委们会很兴奋。后来看《一次别离》,肯定是好片子,但我就是不喜欢它的那种巧劲。这片子太圆熟了,人物关系的设置、宗教和经济的标签、朴实的美术和摄影风格、单镜头的隐喻、单场戏的节奏都让我觉得圆熟至此也是一件很让人不舒服的事情。伊朗电影在阿巴斯、马吉德·马吉迪、杰法·派纳喜手上,都有一种“拙”的感觉,而《一次别离》总让我觉得不是天然的朴拙,而是在严密编织下的“学拙”,这让我有点戚戚然。

        每年奥斯卡,如果众望所归而且果然如此,其实挺没劲的。

        《雨果》看完,几度哽咽,后来录音系一个姑娘问我为什么看这片子会哭,我差点开玩笑说“因为梅里埃结束了单镜头纪录片的时代,所以学纪录片的要一大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甚至羞于回答。我觉得自己看这片子会哭其实是在掩饰内心吧,我们都知道梅里埃是个造梦者,而他的人生其实有个惨败的结局——于是掩饰自己现在面对职业和行业时的梦想和惊恐,于是感同身受。

        昨晚看《Super 8》,这个片子搁在美国不会有人误解片名吧,超8摄影机在很多美国家庭都曾经有过。但是一翻译成“超级八”就显得驴头不对马嘴。这个片子在美国是周票房冠军,IMDB评分约7.6。但它在豆瓣的评分仅有6.3,一片谩骂之声,时光网好一点,7.5分。我想了很久才能想明白豆瓣的分数为什么这么低甚至引发很多观众的愤怒,这个片子在预告阶段很是恶搞,美国观众会在看片时原谅它并非惊悚悬疑,而是裹着一点类型片元素的一场怀旧。豆瓣观众则是直奔类型片而去,愤怒在所难免。

        这是昨天前半夜的事,突然就不想睡了,后半夜又拉了一遍《黑镜》第一集,首相从唐宁街出发,电视台播报那一段,豆瓣有位观众很敏锐,说,拍得犹如“国殇”。

    =====下面开始总结的分割线=====

        我要说的是,我们真的过了又纠结又笨的一年,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曾有过这样的纠结。无论是之前的短片,还是天映的长片,或者是暑假去新疆写的那个剧本,都如此。不知道为什么和从何时开始,自己就拘谨起来,写什么总是自觉不自觉的往“像什么”的路子上走,又或者常常下判断:这个好,那个不好。电影固然有好的标准,但创作者在自己内心听从的标准又是哪个?

        这标准似乎像一种靠近,比如社会问题,能不能靠近《一次别离》,因为它太成功了。所以怎样加入社会学甚至政治学的判断变成了总在考虑的事情;并且,似乎很自然的,这样的影片应该是充斥着长镜头的。但回过头来看,《黑镜》的人性展示亦不弱,这种玩法却一直被规避。又要说到《幸福终点站》,在这个片子艰苦的后期中,无论如何我还是不愿意听到一种观点——如果当时踏踏实实搞个现实主义的作品就好了。手头的一部电影能做什么和电影是什么不是一回事,电影本身的多元可能竟然默默的就被自己规避掉了。

        如果拿《雨果》与《艺术家》比较,我更喜欢前者。前者有传记色彩,情感上却是向前看的;后者则充满了绥靖的气息;前者仍在造梦,后者则暧昧不明;前者在向梅里埃致敬的过程中说的是电影艺术和艺术家的尊严,后者则充满了时代淘汰个人的调笑。好吧,或者我要承认的是我一直喜欢梅里埃,他太自如和开阔了,电影在他手中是一切手段和全部内心。

        我很想回到梅里埃的心态。

        那我们之与电影的关系呢?是阿里洪总结的规则,还是蒙太奇学派,或者是戈达尔,还是巴赞的学说?或者是我喜欢小津和塔可你呢,不不不那我其实还是喜欢商业片……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两天一直想把这些羁绊暂且抛开去,回到单镜头,回到电影的最基本的细胞。比如《黑镜》,首相是被迫要去干一头猪,拍得犹如国殇,这个太对了,后面民众矛盾的情绪全部是从这个镜头开始的。比如梅里埃,他让一颗炮弹炸了月亮的脸,这也太对了,可爱又可笑,在当时还是一个视觉奇观。但是“我这个片子和某个片子/某个导演的风格其实是类似的”,似乎就不对了。

        那么镜头之外讲整个的故事呢,讲故事不能先想主题和母题这两件事。尤其是我这样容易限定自己的人。限定了自己要表达什么,然后开始琢磨,这是个爱情故事吧,或者是个复仇的故事,或者是个解除误会的故事……这应该是个商业片模式吧,这应该是个……如果真的是做一个商业片也罢,可这一年不是在做短片么,或者是做毕业作业范畴内的长片么。我们强加给自己的限定、所有的瞻前顾后,都是从哪里来的呢?越写越笨……越笨越找不到感觉……越没感觉越看着手头的东西不知如何是好。终于在最近一次谈话中,我得到了一句诚恳的吐槽:“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分镜,不会拍。”好吧,翻回去,连镜头感都没有了。

        到底在搞什么?

        还是,仍是自己没有找到表达的方式?

        噫!结果在昨天后半夜,来来回回拉《黑镜》和《雨果》的时候,我出了一个构思,看起来是最近最好的一个。

        真是活见鬼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