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港澳乱记·熟悉的菜市场

    2012-02-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94657018.html

        许多人都说澳门是个小城,随便走走就走完了,的确如此,又不尽如此——举凡城市,总是有她默然的一面,而观光客的脚步只好忽略它们了。这几天一个师弟正在澳门,看他发的图,去过了很可爱的漫画书店,这些城市的细节我一概没有看到。而只有观光客需求的我也是想去看看妈阁庙、海事博物馆和东望洋的。查询的路线攻略均证明,这一系列可以在三小时内搞定,但禁不住俩人头天都累了,全线放弃所有的既有安排。

        所以我们就在酒店周边逛了逛,一家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的小店里有美丽的拼皮彩色包包,但是老板不知道哪里去了。本地居民也趴在门上看,很悲愤的回头用生硬的普通话说:“老板怎么还不来开门,那件羽绒服才买199元呢!”与前日那位无端白眼收银阿姨一样,这位阿姨也是很无端的,无端认出游客自觉转化普通话搭腔阿姨。情绪这种事情,多少是有些无端的,我们在澳门大多遇到的都是这样和和气气的人。

        离酒店两条街外,看到了叶挺故居,还早,没开门,我们趴在矮矮的墙垛上观望了许久——那一代人年轻的时候是四处漂泊的,一地住下,离开,再换一地住下,想来是件意气风发的事情。再走几步,一间小小的药王庙,山门进去就是一间小殿,右手有个小花园。我进去拜拜,殿后转出一位大叔:“来澳门玩的么?我们这里随便逛,你们随便看。”太和气了!偏院的小花园里供着两三尊观音像,也是圆润和气的那种。

        在街边随便吃了一碗面,就回去退房了。然后打车去港澳码头买到了大约十分钟后就出发的船票,兵荒马乱的出关上船。掏出香港的手机卡换卡的时候,我开始了从此后持续多日的“你要把大姨念断了”活动。

        是这样,我大姨是一个彻底的不爱出门的人,坐公交也会晕车的那种……所以我在海船上一边换手机卡一边念叨:大姨要是来了肯定快吐了……大姨要是来了肯定早就吐了。之后在港几日,不停念叨:大姨要是坐叮叮车早就吐了,大姨要是坐这么快的扶梯肯定会晕,大姨还是走这么多路肯定疯了,大姨肯定不能坐天星小轮……我妈每次都要在后面跟一句:“你要把大姨念断了!”后来我给大姨打电话,说我把她念断了这件事,我大姨非常严肃的回答:本来么,那样我就会吐的。好吧!

        我们从港澳码头入关,出来穿过商场,拖着箱子先把我妈扔在了港澳码头巴士总站附近的屈臣氏,然后我揣着钱一层层下去中环地铁站买八达通卡——淘宝上所有的票据都比到港后购买便宜,唯有八达通是略贵的,当时想剩几块钱汇率,于是现在跑得像个兔子。还在一个扶梯出落了二十元钱,又跑上去找,居然没人捡,找到了。下扶梯见到一个停车场,正在诧异时,就有管理老爷爷过来告诉我,中环地铁站应该从另一处下:“你上去以后笔直走,找到味千拉面再下去就对了。”我很纠结的想,这就是反陆客情绪严重的香港么?首先遇到路不拾遗,然后碰见和蔼老爷爷这么清楚的指路……如果这就是反陆客情绪严重,我真是要对香港市民肃然起敬了。

        等我跑回来的时候,我妈悲愤地指着屈臣氏的广告招贴说:“你看看这里创口贴有多便宜!你看看这里东西有多便宜!”才第一站就让我妈发出了这样的哀声,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去港澳之前在天涯看了个帖子,楼主的大意是她想不通自己家乡所在的县城为什么物价那么贵,而老家的兄弟姐妹们花起钱来好像完全不在乎的样子,又挣不了多少。下面全国各地的网友纷纷感叹,说就是就是,我们那里也是如此。的确如此,北京副食的价格是低于武汉的,而武汉的很多东西都比湖北其他地市便宜。网上许多帖子开始比对美国的菜价和中国的菜价……香港是免税区,自当别论,但突然一下,自己有了县城居民的感觉,挣钱挣得很辛苦,物价很高,但无论如何房价仍比较低(北京的房价也比香港低)的生活。我完全不懂经济学,也只能这么感慨一下好了。

        攻略和能上网的香港手机卡作用巨大,公交车直达位于铜锣湾的酒店门前一条街,然后按手机上的百度地图转了两个弯,就看到酒店大堂了——在一条小巷子里,临近我熟悉的那个菜市场。房间自然是小小的,不过很精致,窗外是时代广场的后面。

        扔下行李我们就又出发了。我兴奋无比的指给我妈看:“这就是那年我来参加电影节天天来看的菜市场啊!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杀鱼的摊子啊!这就是那个老板啊!”我想如果再去香港,我约莫还是会住在铜锣湾附近吧,实在是太爱这个菜市场了。在那里蹲俩小时看杀鱼的香港初印象,怎么都抹不去的。我们去坐叮叮车折回中环,慢慢悠悠的,看市井繁华的香港。我妈突然说:“我觉得到澳门工作不太好,但是你可以试试找香港的工作的。”我就知道,这个城市,南方人只要见她一眼,终究会爱上她。那满街竹篙搭的脚手架、满街食肆、那菜市场里地上的泥泞摊上的鱼和水果,都是南方人爱的。我特别高兴,我妈终于忘记她絮絮叨叨“我才不想去香港”之类的话了。

        我和我妈的兴趣比较一致,比如先不要去购物,甚至可以省略购物,但是要看看一个城市的人怎么生活的。第一站我安排中环是为了去走中环到半山的扶梯。问了好久才找到小小的入口处,一上扶梯视野就开阔了,两边的民居每一段都不太一样,在一条有算命先生的街上方,我们张望了很久。

        临出发前我是有过出于经济考虑住重庆森林的动议的,被我爸爸坚决叫停,那么,好歹来这扶梯想想王菲窥视梁朝伟的目光。这一路,有水果铺,有小学校,有深巷大公寓,有逼仄的小屋,有回教的教堂,有灯光迷蒙的酒吧。不是上下班时间,因此扶梯上大抵是两种人,淡然行走的是居民,举着相机傻笑的是各国游人。扶梯的每一段间隔处都贴着市政部门的特别提醒,某段某日某时检修,很详细周到。步行下山的时候,看到一个捐衣箱,真好,比我们清好了衣服打包邮寄要方便许多,之前只在美剧里见过。下山的路其实走起来很快,不到半小时,我们就又回到了中环。

        一位盲人点着盲杖向我走来,速度很快,超出了我一般看到的盲人的行走速度——也是,我一般看到都是在地铁,慢慢的一路讨钱过去——我赶紧躲开,才发现自己不自觉的占用了盲道。下天桥只要拐一个小弯,就是域多利皇后街8号的三联书店。进书店大门时我妈已经开始膜拜我了,全程几乎无缝衔接,她赞扬我安排得妥当——事实再一次证明,任何话都不要说得太早,任何妥当的安排都是可能出问题的。

        这家三联其实挺让人失望的,玲珑的三层楼,不如我上次去的那家巨大的商务印书馆丰富。高华教授这时刚刚去世不久,架上把他的书放到前排。让我震惊的是,这本中文大学出版的书居然是简体版的!从封面到内容,横排简体,以至于我犹犹豫豫翻了好几遍版权页确定出版机构。摆明了是给大陆读者买的书,这倒也有趣。我想买的专业书籍这家统统没有,各种沮丧,倒是找到一本《电影配乐之神莫利柯奈——50年一瞬的魔幻时刻》,就是莫里康尼,我最爱的配乐大师,果断收入。这是一本访谈录,很详尽。我其实是知道这次没有太多时间逛书店的,但是没有买到想要的书,以及没有买到想要数量的书,多少很沮丧。作为吃货就只好出门用吃的安抚自己,街口就有一家翠华,我点了海南鸡饭妈妈点了鱼丸面,加了一份奶茶坐下聊天。

        我跟妈妈说,虽然上次到港是浮光掠影,这次才刚到半天,但我觉得香港变了。比如上次,铜锣湾一带所有的报刊摊上除了当日报纸,都摆着各种领袖八卦,花花绿绿煞是好看。现在这种八卦似乎消失殆尽了,之余书店里的一格放着一排或深或浅的阴谋论。这或是因为言禁,或是读者的兴趣也已经转向。又比如,上次满街看到教育广告,刷到一面墙那么大,大意都是宝宝要学好普通话以后好去大陆做生意云云,当年《麦兜》系列也经常拿“春田花花幼稚园”的“两文三语”做噱头调侃,足见这真是香港的一阵风潮。而这次这种教育广告很少见了,事实上在香港的四五日里,我只见了一处,弱弱的挂在一处阳台上。不到三年,普通话培训这笔买卖在香港应该是做不下去了,连中环停车场的爷爷都可以字正腔圆告诉我“先去找味千拉面”。我想我若是港人,大约心里也会怪怪的,其实我心里已经怪怪的了。之后在地铁上,我也曾听到大陆游客(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很不满地大声对同伴指责地铁报站:“你看看他们先说的还是粤语,然后才是普通话,这个地方,这么多年还是改不了,哼。”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哼哼的,只好站远一点点,怕别人揍他的时候会伤及至我。由官到民,渐变的香港或者偶遇的游人,许多态度都是偏向大一统的,似乎这位游客还有点受委屈的感觉。这也真是可怕的观点。

        再想想,身边很多武汉小朋友已经不会说武汉话了,一嘴“弯管子普通话”,我自己的小外甥女畅畅,亦是不说武汉话或者宜昌话的,每次给我打电话都是清纯的普通话大叫“小姨”。我其实不太能理解家长们的想法,方言,无论是哪里的方言,都色彩斑斓一些,多学习一种方言就是多掌握一些汉语表达的词汇方式,为什么要孩子在学校课堂之外说普通话呢?我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就只能定居北京,如若有孩子只会一口京片子而不知道什么叫“扳沙、嘎巴子、苕货……”真是心如刀绞。

        海南鸡饭很好吃。吃完六点,差不多就该出发了,下一站我的行程安排写的是“步行400米至海港政府大楼站(向中环码头方向)坐373a至湾仔(会议展览中心站)下,5站,步行130米至金紫荆广场。八点观看本侧幻彩咏香江(周四看另一侧)。”看到了吧,很清晰,很详尽,无论是站点、车次、经停站数、甚至步行距离,我都标注清楚了。

        但问题是,请问,海港政府大楼站到底在哪里啊?百度地图开始抽风了,它带着我在一处过街天桥上下跑了四趟啊,我妈崩溃了啊,我妈一直请我看清楚手机再迈步子啊,我拿着手机左右转向,它一会儿给我定个位啊!然后我按它的指示,换一个公交车去坐,结果依然找不到啊!到底怎么去金紫荆广场啊啊啊!

        这是本次港澳最大规模的一次迷路,我们活活在两三个街口转了一个小时。各种找不到,各种找不到,各种找不到……最后我告诉我妈:嗷,赶不上幻彩咏香江了嗷!我妈在此刻显示出作为优秀理工科学生的才华,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站名,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建筑,施施然带我穿过建筑,然后,我看到车来了……

        所以我们终究还是看到维港和九龙那边的幻彩咏香江了。凉风习习,我们在金紫荆广场的岸边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看浮华穷奢的城市每晚一次的灯光表演。离我们不远的平台上,大量跟团来的游客围着金紫荆雕塑拍照。旅行社这种生物真的太坏了,他们都不告诉游客这里有一场灯光表演,所以游客们也不会下来看看维港和对岸,就围着一朵花拍啊拍啊。

        而我举着手机哭丧着对我妈说:“妈,这个坑爹的百度地图找不到回去的路啊,它让我现在游过维多利亚港,然后从尖沙咀坐公交经海底隧道去铜锣湾……”我妈默默的看着我,慢慢吐出两个字:“打车!”

        香港的司机很沉默,不像澳门的司机各种生硬普通话和我们聊天,客客气气把我们送到时代广场。穿过天桥,菜市场的最后几家水果摊还摆着。我妈很严厉地告诉我,我今天早上吃的牛肉面和晚上吃的海南鸡饭都很不健康,所以现在必须吃水果。买了半磅车厘子,我举着一个牛油果问能不能再要一个这个,我妈表示相当无可奈何——吃货连吃水果也是要追求肉质和油脂口感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爸爸的话 2012-02-25
    累不累? 2012-02-25
    公布邮箱 2012-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