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闻楼外涛声

    2006-02-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936869.html

        终于开始有食欲了,起床以后像只老鼠,到处找吃的,这也许证明我快要好了吧。前几天倒是没有咳嗽,今天咳得厉害,但是幻想感冒已经接近尾声。和晓世通电话,约好明天无论如何拍完停机——可怜我们三个人的摄制组,竟然病倒了两个,七楼那间美术教室太冷了。

        病了,倒正好昏昏沉沉的看书,醒了就读,读得头晕继续睡,囫囵着读一气,把家里读过没读过的书都搬来堆在床头,觉得这是比起寝室来最幸福不过的事情。满满一堵墙的书,爸妈攒下许多,我又攒下许多,我闭着眼都知道哪本书在哪个角落,每至离家,真舍不得离开它们。前天考虑要不要背几套书去学校,看来看去,却是哪套都必须,哪套都舍不得,而那么小的寝室,哪里放得下,终于还是作罢。只准备带中华书局文革后第一版的《唐诗三百首》,爱死了它淡绿的封面、繁体竖排仿宋体的印刷。初中时就发狠说要全部背下的一册书,到现在也还有一小半没有背清楚,也该好好背完它了,趁着这两年在读书,以后怕是更没有时间。最后只拿了这一本,是因为它至少再读一千遍也不会让人厌倦。

        也看素材,那么简陋的拍摄条件,拍出来觉得光还是很好看的,明天就要拍完了,终于了却一桩心愿,心里很踏实。

        孤灯薄寒掩卷,忽闻楼外涛声——昨儿深夜胡诌的两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思潮 2010-02-16
    一个梦 2010-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