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关

    2012-01-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88204748.html

        我们家81岁的小朋友急性胆囊炎住医院迄今48小时,我本来想值夜班但还是被我妈轰回家了。小朋友之前闹着要吃油炸饺子,我妈给买了四个吃了两天;后来又闹着要喝排骨汤……我妈今天偷偷跟我说,之前还闹过要吃萝卜烧五花肉。好吧好吧,吃出毛病了吧,下午哼哼“哎呀我腿涨死了”,我给又掐又揉了半天,琢磨这总比昨天昏睡好点。

        昨天排尿情况不好,各种威逼利诱给上了尿管,晚上挣掉了,果断再给安上,今天吵着非要把血压和心脏监测撤了。小朋友对我怒气冲冲说:我烦死了矮油矮油!

        我只好跟小朋友说:乖一点哈,这个仪器放在这里每个小时都是钱哦……

        她就不说话了。

        昨天的账单是4000+,尼玛啊,虽然大部分我根本看不懂,但是RH血型……不手术不输血真的没必要查吧?

        年关就是这样,反正每年都会有点事情的。小朋友现在不疼了,但是没有完全退热。我现在只是怕我妈会比较累。

        回六中最新的校区见了前同事们,新校区很宽敞,但初三的办公室一如既往的堆满了作业和试卷。我工作那年才两岁的得得现在小学五年级,认认真真坐在妈妈的办公桌前写寒假作业。我心说这时光如梭梭得也太快了吧。在办公室坐了十分钟就看到一起打架事件的后续处理,哭笑不得地想《两个季节》还能接着拍。翻了一下初三语文寒假作业,叶老大吹嘘说十天的作业他一晚上就搞定了,然后看着我乐,我在他的目光下默默抬头:这是只需要一晚上好不好,这些文言实词还是我总结的吧?

        然后他哈哈大笑。嗯嗯,只要中学语文教材里还是那些文言文,我当年做的这个工作就能永垂不朽的在这个办公室存在下去。好得意啊好得意。

        今天最大的收获则是在小朋友住院的医院见到多年未见的中学同学,翻她手机里女儿的照片,四岁的小丫头,漂亮极了。高中同学约了过几天集体去李老师家拜年,次日吃年饭;天南海北的初中同学则年后聚。即便是小范围的聚会,其实也很难凑齐人数,一个女同学这几年来的见面,一次在北京一次在美国,年后我们应该能在香港见一面,但她过年肯定回不来了;另一位男同学在昆明老丈人家……这将是两个班级第一次拖家带口的聚会,我有点期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死亡诗社 2009-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