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庆沐沐同学退烧并记一笔

    2012-01-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87532423.html

        在某种意义上,比我小这么多的沐沐同学一直是我的偶像,比如她对于学术孜孜不倦的探索,而我经常只是对美食滋滋不倦的烘烤。所以我在开始读博以后有意无意的向她靠近,我压力很大,心知在现在这个环境里很可能要面对又三年的荒废和混学位,所以自己给自己无限加压。比如老王有一次骂溪岛,说你要不先读一千本书转理论方向吧,于是我就记住了,按一千本书的要求去勉励自己,每天抱着借书证或者kindle发疯。又比如在期末连续一个月没有擦地两周没有洗碗洗衣服而投身于三篇论文的写作,蹭蹭的把“三千字以上”的要求写到了一万二,瞪着乌鸡眼去学校交作业就心满意足了——虽然我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在质疑自己:你是个学导演的,你不拍片这样搞有意义咩?

        晨昏颠倒的日子在我的生活里一直在延续——比如招生期间数考生,数着数着就到半夜了;比如得了几个难得的纪录片就想一口气看完,看完了还想再看一遍做个笔记,一晚上就过去了;比如写论文,做完十个注解,天就已经亮了……有时候把自己囫囵洗洗湿着头发扔到床上,上一个半小时内响六次的闹钟;有时候索性连澡都不洗了,一边紧张地睡眠一边紧张地做噩梦。醒来了,唯心地查一下周公解梦,或者在次夜嗑半粒褪黑素。这样的日子过了快三年,一直如此,我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每天上班我都睡眼惺忪,因为我几乎是按每天16小时的工作强度要求自己的。我在学校实在没法看片或者做笔记,最多看看书,回家以后补齐功课的话自然就很晚了。恶性循环一直没有停止。

        我也无从解释为什么我必须三年毕业,这涉及为什么我是个昂贵的自费生,因为又涉及为什么我们学院是这样招生的,又涉及很多根本说不清的事情,以及为什么在这种状况下我选择念书并且对老师们感恩戴德——这个名额真的来之不易,我几乎可以想象师长们费尽口舌做的努力。而我真的是个心重的人,甚至像个小摊贩,这个学费不值回一个金光灿灿的学位我就会捶胸顿足痛不欲生。其实我得承认自己早有预感,所以才在之前的两年时间里一直做论文准备工作,试图用这种方式延长我的学习时间,但前面说了,这种方式最大的恶果其实是旷日持久的睡眠不足。

        这造成了几乎无法逆转的拖延症和强迫症并行状况。拖延症的表征就是,我机械的坐在电脑前,面前摆着一份论文或者一个看了一半的片子,而我已经怎么都看不下去了,然后就过了12点,囫囵洗洗睡觉或者索性不洗睡觉。强迫症的表征是我非要提前一年开题,虽然老王安抚过我说我那个选题不会有人拦的,但我还是在期末已经彻夜不休的写了两篇论文后把开题报告写完了,赶在寒假前交给了导师。最后我除了神经衰弱还开始严重脱发,溪岛已经说如果我再这样掉头发他就休了我……

        于是我和沐沐同哭同乐同咳嗽,咳起来都往一个月以上咳出肺的方向走。我对她说得最多的两个字就是“同步”,我们常常同步崩溃同步哭泣同步挠墙,甚至同步遇到一个骗钱的骗子。我有时候想想,还是不要等溪岛眼睁睁看我秃了然后休了我吧,我其实应该果断休了他然后和沐沐同学去搅拉拉。

        沐沐刚开始发烧那两天我还没写完期末作业,也就是在豆瓣留个言让她注意点赶紧挂吊瓶或者用栓剂强制退烧。然后正如大家所见,她就没完没了直至发了一条“40.2,撒花。”你撒什么花?嗯?登时怒从心头起了……然后她就消失了很多很多很多天……今天出现说这个温度烧了六天。中间这几天,我已经恶向胆边生,每天查去上海的机票要去寻人。

        我被恐惧笼罩了快一周,我难以克制自己不详地回忆起自己最后的同桌,她在高烧之后突然离世给我留下了永远的创痛。我难以承受这十年来她再也没有老去的现实,我去年在她生日那天梦见她,然后痛哭流涕的给她烧纸。迄今还记得和她最后一次通电话,是彼此很愉快的在汇报彼此期末考试的准备情况。

        短信不回电话不接。一时急了上豆瓣询问各路人马其家里固话几何未果。

        然后我就在家里蒙头大哭,一边哭一边念叨:沐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的惊恐终于开始传染,吃着饭就开始放筷子说我要去上海,溪岛就只好说没事的没事的。他每天给我打电话的第一句话已经变成了:“沐沐有消息么?”他也不说要休我了。

        我真的很清楚什么叫病来如山倒,而且我也很清楚彼此的状态。我知道自己是在拿命拼学位,为了赌气为了三年的期限为了让自己心安。我知道我还经常玩一下拖延一下旅游一下而沐沐同学连这些都没有,她的每天都在很勤奋的学习,每天的笔记每天的阅读,是我远远不能达到的。我很清楚自己除了之前的状况增添了新的征兆,但还在各种讳疾忌医,各种不得不在这三年里放弃。我真的觉得自己欲求过多了,不光要学位,还要这个学位光彩熠熠。我也很知道自己心里有多恐惧——那些不能耽搁的、不愿割舍的、不想放下的……那些远比念书这件事重要得多的,那些应该珍惜的和应该漠视的,那些做得到和做不到的,那些心魔,那些该维护的尊严和该放弃的尊严……

        沐沐小盆友,我知道这个已经被我弄得几近没有访问量的页面你还是会来的。所以,我真的想跟你和我自己说:放自己一马吧!

        我怕了,你也该有教训了!我们除了当女博士,也还有别的角色,我们应该知道很多事情可以细水长流,但有些东西恐怕无可挽回。我们其实都是连自杀也不惧怕的人,但惧怕那个理想的幻灭,可是后者更需要时间和淡定。

        放自己一马——我终于把自己说通了,你不可让我揪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手一抖 2009-01-14
    思乡 2008-01-14
    依然无题 2008-01-14

    评论

  • 太理解了!越是重要的、难度大的事情反而越容易拖延。不过你的效率算可以了,开题报告都写出来了,我的论文还没动笔呢,还在跟语料较劲中。寒假好好歇一歇吧,必须自己放自己一马。
  • 唉 上次看你的“将冬天留给我自己”,写了一大堆的留言。。结果博客大巴抽风。。。没留上去~~

    我觉得 我们可能都对自己要求太高了。不管是不是做女博士。。。都会给自己很大的压力吧。

    2012年~Be strong and be happy!!
    回复QY说:
    我现在只想要求自己放轻松一点,想明白的最关键一点是:这件事我是要干一辈子的,为什么要把自己搞成这个大跃进的样子。
    2012-01-23 23:0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