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将冬天留给我自己

    2012-01-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86214618.html

        昨天早上雪越下越大了,清早起来先搭车去花园路派出所。公交车上我很忐忑,我总是喜欢吓唬自己的,怕周末派出所没有人值班,怕不能成行。我竟然是第一次去花园路派出所,其实进修班打了那么多次架我也应该去过派出所了啊……哦,那些次都是人家出警来着。路上越来越滑了,北方的雪都是干燥的,大把的撒下来,和尘土一样,变成地上灰灰的覆盖,又变成灰灰的一堆堆。

        派出所有人值班,几乎只用了一分钟,我的户籍照片资料就补好了。我去电脑前看了一眼自己的新照片,浮肿疲惫,与手上那个六年前北京老身份证上的照片相比就是两个人。虽然三小时后见到的侯老师笑着冲过来说我一点没变,但照片是不撒谎的。

        我在地铁雍和宫站看到两个女人面对面骂街。我有点听不懂,搞不清她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是地铁里卖杂志的阿姨和卖饮料的阿姨?她们离得很远,虽然激烈但看起来肯定不会打起来,其中一个飞快并且大声的拍着手,啪啪的掌声里一叠声骂过去,这拍掌的声音显得诡异突兀,听起来像能够加强诅咒的某种巫术。转过出站口,一个警察,男的,四十多岁,蹲在地上和声细气的和一个看起来是流浪汉的人说话,与之对话的人神情沮丧目光空洞,像醉后的样子,他蹲着,颓然推推自己的帽子,然后站起来点点头走了。警察在他身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开。这几乎是冷暖之间迅速的转化,两出对话我都全然不知起之何因落之何果,还来不及回想这一点点,已经闻到只有雍和宫这站的地面才会充斥的浓厚的香烛味道。

        剩下的事情都很顺利,因为下雪了,所以办事大厅几乎没有什么人,所以飞快的办完手续,然后在楼下阿姨的不耐烦里填好把我的通行证寄回武汉的快递单。再飞奔出去,回到地铁里,二号线转四号线去北大东门。二号线的站台有个年轻男人对着柱子打拳,四号线则有两个姑娘几乎坐了三个位置,身边两个臃肿的男人挤成一团,当对面有座位以后,他们俩忙不迭的跑过去重新抢了个位置终于从拥挤中松了一口气。

        然后我看到了侯老师和她先生,以及已经高三的汝涵小朋友。我和侯老师是同年进入同一个语文教研组的,她是从一所职高调来,我是本科毕业分配,她女儿那时上小学,范老师说:“你们看侯老师给姑娘梳辫子几熟练哦!”一办公室都笑了,母女俩也笑。后来我拍了汝涵小朋友的那个年级,在她上初一的那年,这个片子就是后来的毕业作业《两个季节》,而她所在的班级就是我后来在论文里写的那个,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放弃拍摄的那个。但正如那个班孩子们必经的过程,他们成绩优异并且聪慧异常,这个又有这么多年没见的小姑娘是来考北大清华的艺术特长生。能够获得这个考试资格的孩子,至少是器乐特长非常突出并且能够超出一本线几十分的那些,据说汝涵同学物理能考到满分……我一如既往喜欢这个安静但是心里特别有主意的孩子,喜欢她一点都没变的可爱样子。

        我和侯老师的重逢,彼此都有点激动。这激动让后来跑来蹭饭的溪岛甚至有些不解。我在分别后的雪地告诉他,你能想象一个教研室的老师帮你瞒着要考研的消息么?你能想象他们在我进京赴考前的叮咛和祝福么?你能想象我必须错过一次周六的补课,而侯老师主动去我的班级帮我顶了一天课么?而她果然不记得了……她说是吗?是我帮你上过课么?是啊,所以我还记得后来我和校长辞职的时候,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什么?电影学院不是要去北京考的么?……你什么时候去北京考的?啊?”

        所以我愿意用年复一年的时光去想念和祝福他们每一家人!

        北京的雪也没下多大,寂寂寞寞的就停了,路上很快就不那么滑了。一个人回家,周末空荡荡的公交车还是挺冷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日三惊 2009-01-08
    缅怀 2006-01-08
    你好,贼们 2005-01-08

    评论

  • 好久不见~你还能坚持在这里写,还是写关于自己的点滴,真好,希望继续坚持哦~
    回复咖菲兔说:
    兔纸同学好久不见,新年好!
    2012-02-06 01:44:17
  • 看着好感动啊。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也和你一样庆幸 自己也曾遇到过那么多美好的人。帮助我成长。

    姐姐过年要回家了~好爽啊。

    回复QY说:
    已经回家了咩哈哈哈!
    2012-01-12 23: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