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心愿

    2012-01-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85701366.html

        2008年做完的那个毕业作业,让我分别获得了一次去美国、瑞士和香港的机会。虽然去瑞士的那次等于逃难,但也在每每心静坐定的时候想,如果我妈和我一起来就好了。

        我妈妈一度是个任劳任怨的人,我觉得她五十岁以后最大的成长就是终于任劳不任怨了,但是她在某些问题上依然是有态度的,比如咬紧牙关说:“我才不想去香港玩,我没兴趣!”但其实我猜测她有兴趣,因为她在别的时候念叨过:“全家就我一个人没出过国呢。”是啊,就算是我外婆,也去加拿大玩过好一段时间,学会了诸如highway和casino之类的很多英语单词。老太太兴致勃勃跟我说她在香港学香港太婆们拄一柄伞的时候,我也会想,嗯,我妈还没去过呢。我妈因为职业缘故,退休后三年才能拿到护照或港澳通行证之一,次年再申请第二本。她今年选了港澳通行证,因此我痛下决心带她去香港玩。

        我和她上一次两人出游是2003年去凤凰,每天吃得香睡得好,散散漫漫的夏天,一晃八年了。这八年是我各种折腾的八年,迄今没有安定下来。至少,现在我是没什么什么钱的,但是我还是想全额由我来花销带我妈去玩一次她“很讨厌很讨厌”的香港。这个计划后来被我爸爸打破了,他提出由他全额赞助,这让我很窝火,我承认我是想享受一下痛快的花自己的钱请父母游乐这个过程。然后我妈也怒了,说她很烦我,让我不要再提钱的事情……我很羞愧,羞愧自己到这个岁数了还在啃老,更羞愧这让这次出游突然变成了好像我闹着要出去玩结果我爸买单了。

        我妈申办通行证和签注都很麻烦,我让她去催问的时候,她告诉我单位一次次推诿拖沓,等到她终于近乎搞定,我这边又出麻烦了。

        按规定在北京市续签注只需要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但我的通行证是湖北签发的,这是首次在北京续签,我询问出入境管理部门,他们回答必须有户口底页、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

        但我没有户口底页,我是个黑户。简而言之,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我九月入学将户口从湖北迁回学校,但学院保卫处一直没去派出所办理落户,我的户口就只能在天上飘着。在往年,这种状况要持续到次年五月份才能解决。必须解释的是,就这两天和保卫处打交道的情况来看这事的确不能全赖他们,因为周边高校多,所以每年迁入迁出人口巨量,派出所只能分期分批,而我们这种人数少的小学院就甩到后面去了。我去保卫处软磨硬泡,其实他们这次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态度好,这得麻烦保卫处老师单为我跑一趟派出所,他居然在我磨了一天以后答应了……我想这也许得感谢前不久在学院内丧生的那位清洁工,好像从那以后保卫处的态度就突然变好了。我必须再次羞愧的承认,这个过程中我撒了一半的谎,伪称自己要去见一个电影机构,但事实上我除了去香港找他们拿我的版税甚至懒得去拿我的版税……我是没什么事要麻烦这个机构的。我的确因为撒谎感到愧疚,但当保卫处的老师前天对我说“以后你们不要安排这种外出活动”的时候,我又一点愧疚之情都没有了。

        我也曾询问我能不能出一个户籍证明,被告知肯定不可以。我说其他省市……立即被打断了,接线员小姐很礼貌的对我说:“这里是北京,这是北京的规定。”这句话是无敌的,我立即服软。我同时被告知,这种外省市发证本市续签的,只能去雍和宫那家人山人海的大厅办理。

        好吧,于是我就去保卫处磨人加骗人,但即便如此,落户也需要时间。等了一个多星期到今天下午我才终于拿到自己的集体户口底页,饭也没来得及吃,飞奔去地铁站往雍和宫方向。到了,发现自己忘了带照片,被宰了45元拍照,又被宰了两三元复印——必须再次感谢一下保卫处的老师没忘了塞给我一张集体户口首页复印件。然后填表和漫长的排队,这时我赫然听到,北京市不是当即办当即有的那种,而是……需要七个工作日。七个工作日以后我肯定已经回家不在北京了,因为我这趟回去还想拍点纪录片素材,只有年前有空。我去问能否办理加急,咨询台明确回答不可能。另一个领导席也去问了,领导一脸不屑:

        ——说吧,你有什么正当加急理由?

        ——我,我要出去拍戏,所以肯定得满世界跑所以不一定能收到快递。(罪孽,我又撒谎了。)

        ——什么级别的剧组啊?让你们电影学院出个情况说明再来!

        我真的想抽他了!我要拍《建党伟业》就能加急是吧?我因私就不能抢时间是吧?又问了,加急其实也需要三至五个工作日……而我是不可能弄到一张学院出具的情况证明的,那么我办快递吧……虽然我无比担心过年前后快递根本不工作我会收不到自己的通行证。

        漫漫的排队结束了,但电脑坏了。后来电脑好了,被告知还是不能办。因为我没有去派出所拍照,我的户籍信息不全。规章是不认我这个活人只认户籍系统里有没有我的照片的。彼时下午四点半,我从雍和宫赶到花园路派出所肯定下班了。但是没有什么好申辩的,默默拿资料走人。然后我突然想起,明天是周六,我只能期望派出所明天至少有一个人加班。

        我在想我不过是有个带我妈出去玩的小心愿而已。而这所有所有又能向前推至无比遥远的过去……比如如果我不是执意不当中学老师了,或者如果我爷爷还活着我恐怕三年前能弄个北京户口吧,又或者其实我真的能力有限,没有争取到公费念书,也没有争取到更多挣钱的门路让我能放心的敞开了带我妈出去玩。

        然后我爸爸就给我打电话问我办得怎么样了,我在地铁里说方言,信号很糟,我只能挂了,被一个男人侧目。我声音真的不大,但是还是被一个北京人侧目了。所以我走出地铁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哭了,我在想,这八年我到底在搞什么?我说过,只有好好念书,才能为自己的小家庭争取在大家庭里的尊严……我现在争取到这个尊严了,甚至超出我的预料,我也很用功,在上一届的同学们还没写好开题报告的时候,我已经向研究生部做好了提前开题的申请、在期末作业之外写完了自己的开题报告、和导师也谈过了。而且我的期末两篇论文真的写得很认真啊,这二十多天我几乎没怎么睡觉的在写论文。

        可是这八年我在搞什么呢?没有家庭、没有完成学业、没有工作、没有户口……没有钱带妈妈出去玩。然后我就一路哭回家了。一边哭一边想,我爸爸要到67岁才能出国,我爸这次就喋喋不休想去深圳和我们汇合……我那时候一定要攒够钱带他们俩去美国开车横贯,去非洲看狮子豹子,去马尔代夫那种又土又想去的地方,我要带他们去坐邮轮,然后甩一笔钱给我爸爸去赌博玩儿!

        真的特别难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星星雨 2007-01-06
    唉…… 2006-01-06

    评论

  • 虽然不认识你,但你一定是个单纯的好女孩儿!喜欢你的生活态度,喜欢你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