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辞旧迎新,祝福未来!

    2011-12-3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84298836.html

        这是每年的最后一两天用同一个标题发表的日志。就这么着把飞快的2011年过完了。

        去年年底,一个记者采访我,问我这两年来在干什么,我说我在面壁。后来才发现当时的状况已经不能用面壁形容,而是墙倒屋塌,我被掩埋。

        日子碌碌的过下去,直到五月学院组织红歌赛,我们很狡猾的选了《潜伏》片尾曲《深海》——“在黑夜里梦想着光 心中覆盖悲伤 在悲伤里忍受孤独 空守一丝温暖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 澎湃着心中火焰 燃烧无尽的力量 那是忠诚永在 温暖若印在你心里 愿用一生祝愿 生命只为一个信仰 无论谁能听见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每天上楼下楼,听着各系的歌声,我实在不想像其他系那样为此事折腾学生,只让他们来排了两三次。但第二次,我依然从他们眼中看到了刻毒的光芒,那是一种钉子一样的力量,直接把我打在七楼的走廊上,让我变成一个世间最无聊形象的代言人,他们所有的怨怒那个瞬间全部是给我的。

        心中覆盖悲伤……

        我变成自己最不愿成为的那种人了。

        我辞职了。

        不得不感谢我的破壁人,ta用最大的包容和鼓励让我还有脸继续出现在这个无论如何我还是热爱的系里,继续念书。

        那些一辈子都没有辞过职的人大约会觉得我是个疯子吧。还记得2003年,低头的时候眼泪掉在外婆家四方桌子的玻璃板上,选择了听妈妈的话。第二天张国荣出殡,大家在机房停了手里的活默默看着。我看到覆满花朵的灵车出来,便从湖北电影制片厂请了两小时假,去武汉六中签了合同。第二天,在厂门口碰见副厂长,平静说我要辞职,他掩不住错愕,但依然平静听我说完自己的选择。后来,他女儿成了我学生。再后来,他鼓励我考研,我从他书柜里借了一本当时怎么都买不到的《纪录电影文献》。上个月,在我曾经待过半年的办公室里重新见到他,最终谈黄了一个项目。

        然后是从武汉六中离开,但是又回去拍自己的毕业作业。前不久叶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我有一笔住房补贴要领出来。惊呆了许久,辞职六年,居然还有一笔补发的费用……我和叶老师聊了很久,他永远是我老师和兄长。当今年王老师说也许我的课堂控制会比较好时,我知道这是当年在初中教学时,叶老师、范老师、章老师和当年那个温暖办公室的那么多老师用两年的时间手把手教出来的。几个小时前接到侯老师电话,她马上要带女儿来参加北大清华的艺术特长生考试,我高兴坏了,我要去看她!

        然后我又辞职了,可是没有离开导演系,今天还去办公室的桌子上拿了一个西梅吃。每次都这样,纠缠不清。还会有我这样辞职的人么?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藕断丝连。

        八月,我被导师叫去乌鲁木齐写剧本。压力巨大的一个活儿。最后,六天,写完了一个长片,据说现在拍完剪完的效果还不错,我没有去看。然后写完另一个狗屎一样的剧本,我并没有那么强的创作能力,在一个长片之后,下一个就完全崩溃了。这是个活动,然后我在一米远的距离直视着终评者张艾嘉,她冷峻地对我说:你怎么搞的?然后我忍不住就笑了,那个时刻心里离题万里的想的是:她好美啊!眼睛那么大脖子那么长!而且,她和我妈妈是同年生人。比对一下那一年出生的我导师、面前的演员加导演,想想自己的父母,觉得他们养我还是太辛苦了,所以才会比导师和偶像老这么多吧。本来正在写年度第三个长片,但是这活儿黄了。甚好,我不想自己马上变成一个小片剧本匠人。

        九月,开始念书了。重回课堂的感觉真好,这种兴奋度一直延续到期末作业,没日没夜的熬了快两周做汇报文稿、写期末论文。最后的字数要求,一门超了2000多,一门索性超出7000多。太幸福了,那是曾经在可以冻死人的大学图书馆,用印着学校抬头的稿纸手写论文时的感觉,慢慢做脚注尾注的感觉让人欣喜。我反省过自己的问题,我最大的问题恐怕是,最合适我的职业恐怕是个好学生……我强迫症一样地要求自己在每次考试中取得好成绩,享受熬夜写论文的困顿与兴奋。

        四号之前还有我自己要写的一个研究大纲,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完工。最近写得太多了,只要给我时间我就可以写很多,也许笨笨的,但是总归是重新开始了。不免在想,这三年,我在干什么;不免庆幸,无论如何,没有滑落到最深的谷底。

        新年想带妈妈出门去玩。我妈因为职业的缘故一直没法办护照和港澳通行证,退休三年终于可以办理了,居然又只让办一种,妈妈选了港澳通行证,那好我带她去香港玩啊!好让人高兴的出游!我妈虽然一直说“我对香港没兴趣”,但其实我知道她更在说“全家就我没去过……”其实上次我去是参加电影节,除了宾馆和放映中心几乎哪里都没有去,我也想去看米老鼠和逛街!昨天得知噩耗,我的户口还在天上飘因此无法续签注,正在和保卫处软磨硬泡……求保卫处让我能和妈妈出去玩一趟吧!上次我们俩一起出去还是2003年去凤凰,然后就再也没有两个人一起懒散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闲逛过了……离家是倏忽之间的事情,后来我去新疆干活去西藏爬山,去美国和欧洲放过了我的片子,唯独没有和家人一起旅行。真的心伤的一件事。

        年底,溪岛同学终于放弃了他的毕业联合作业。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他的本科,那时我们不在一起。为这事闹到几乎分手,都彻底的沮丧和绝望了。总归是要往好处想的,这么大的教训总可以让他明白一点自己的问题,这么大的教训也总可以让我明白其实摆脱青年厂和学校的种种也挺好的。三月自己拍,他跟了一个纪录片导演的结果就是,他自己变独立影像导演了……

        年底参加了两次聚会,一次是和一群网友,都是辗转通过mujun认识的。那一圈圈里,唯一还没拿到PhD的就是我了。超级可爱的一群姑娘,而且她们都比我会玩儿,我是个呆子。另一次是研修班的聚会非逼着我去。这学期的三个班都很诡异,分别是高中生、本一和研修班。这个班也太会玩儿了,现场大屏幕三机同步切像直播,老师们统统被迫做游戏。好吧,游戏环节我偷奸耍滑的赢了,被赠送两只小龙玩偶两只僵尸笔。趁乱悄悄摸到孙欣老师身边和她聊了一下申请提前开题的事。

        我还是挺忐忑的,我说孙老师我想跟您说件事,我想提前开题哇。孙老师永远笑得超级端庄好看呐!她笑眯眯地说:啊?这可没有先例啊!我就窘迫了,于是特别不好意思,马上推掉说没事没事学分之类的事情也是比较难办……孙老师沉吟了一下问了我一个问题,得到我的肯定答复以后,她想了想,对我说了一番话。这番话里说的那件要办的事现在八字没一撇,先按下不表,但是我已经完全惊诧和荡漾了。怎么形容呢?就是,我说过,如果一定要在电影学院找一位麦格教授,孙老师再老一点就是了。今天就是麦格教授看见窗外有个新生小子骑了把笤帚满天飞,她把这娃叫到自己屋,然后对他说:波特,你知道魁地奇吗?然后那个格兰芬多一年级小男生该有多高兴啊!就跟我今天一路大笑还给自己买了个山药糖葫芦一样高兴吧!

        美好得要惊呆的一夜,我知道,无论如何,至少我肯定可以提前开题了,这样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啊!

        终于在这个年底相信,我破壁成功了。那么,辞旧迎新,祝福未来!

    分享到:

    评论

  • 术业有专攻
  • 我是因为还没毕业,所以暂时还没敢加他。你是没看过他的facebook,那才叫卖萌呢。
    回复女儿家说:
    我回身看看我的英语水平,已经不敢见人了……
    2012-01-06 03:03:57
  • 祝福你!
    回复女儿家说:
    也祝福你!另外白教授的微博是专司用来卖萌的么。。。
    2012-01-05 20:38:30
  • 为你开心
    回复叶小乞说:
    唉,反正07班和08班有学生这样说我都会想哭。。。
    2012-01-05 20:38:08
  • 每一年都有新的变化吧。

    很喜欢你的文字。

    新年快乐!
    回复千叶冰绡说:
    谢谢!一样要快乐啊!
    2012-01-01 01:34:07
  • 我还没有拿到博士学位呢。。。也不知道能不能拿到。。。
    回复mujun说:
    你要是拿不到学位,那就天理难容了好不好!
    2011-12-31 17:5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