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说什么?

    2006-01-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831891.html

        又下雨了,早上起来头晕目眩,还是感冒没有好的原因吧,回家以后也完全没有休息,太累了。于是干脆把自己丢到睡眠里直到下午两点——不再是学校的老师,不用请假,就可以这样安心睡觉,真好。其实睡不沉,想这个片子应该怎么拍下去,应该怎么剪。

        说实话,谢校长实在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从我和他说这个拍摄计划的一开始,他就很犹豫,他自己大概也知道,学校其实很难“正面宣传”,拍成焦点访谈倒是有十足可能。不过他还是让我开始拍摄了,同事们和学生们,面对我都是绝对的放松。然后,我就拍到了教工大会上老师们的种种不耐烦、班主任会的焦躁不安和争执、学校行政部门的拖沓教条、已经被种种杂事塞满没有一点多余时间的班主任愤怒地让全班学生一起填写本该由自己填写的“素质报告单”……本来想表现的“快乐的兢兢业业的班主任”没有一个镜头可以支撑。

        从圈内跳到局外,再看到这些格外痛心疾首。

        明天,继续拍摄,马上要进行的是年级对优秀学生的家访和范老师班上的家长会。突然觉得心里很累,像北京中学生那样下午四点放学的日子,像北京老师那样轻松自如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湖北的教育来享受?

        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表达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先拍下去,再在素材里寻找答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