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吐个槽

    2011-12-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82522454.html

    其实我申请提前开题那事只是因为我真的需要史论家们给我支持,这个东西太是电影史了,但我完全没有写史的学术背景,所以想报上海那个华东师大和哈佛东亚学院合办的高级研修班——人家还管来往路费和食宿。

    所以我正在焦头烂额的写自己未来论文的五千字大纲,进一步退两步。

    今天晚上终于找到一个确切的词来描述某个段落,就是“互文”,嗯,这是一连串互文。

    字数上没有进步,但是至少概念上有进步了。接着去douban看见老猫同学发感慨:跟访谈对象网聊了一晚上。。。心情压抑,征人安慰。。。呜呜。

    题外话:这群有海外留学背景的社会学人类学女博士们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就滚雪球认识下来了。还是得感谢mujun!

    然后下面有人说对啊对啊,所以我写漓江农民写得太抑郁了就去写艺术家们了。

    我手一滑就跟了一句:谁这么有勇气写艺术家啊,我每天看他们微博都要疯了好不好。

    然后大家都很同情在做HIV/AIDS和红·灯·区研究的……实在是接触负面信息太多了。

    然后我就发现我嘴欠了,马上有我不认识的人说艺术家还好啊,比如我刚刚接待“当代中国人的一生”某站放映。我勒个去,我的片子参与这个连锁放映了好不,我查了一下这一站有我的片子好不……吐槽吐到人身上了。

    但是一旦开始搜集材料和写大纲了,就真的觉得压力很大。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信念做完自己现在要做的这个论文,说实话,每天看这群纪录片导演在微博上或者谩骂党国,或者谩骂他们没看过的剧情片,或者拽他们其实不懂的理论……各种愤怒各种没逻辑,看得我真是各种压抑各种窝火。但是纪录片偏偏是个与现实各种“互文”的所在,我总是要写到个体创作的,那么总是要了解这个人的,看着他们的微博……负面信息接踵而来,扛不住。

    现在才觉得六年前考研复试的时候我导师笑眯眯那句话真是一语成谶。他说:我觉得你学习中最大的问题恐怕是你的感性承担不了纪录片承载的巨大现实。

    好吧,那会儿您才见过我一小时吧,说中了行不?这个论文两年半以后如果能写完我肯定就钢铁战士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过关 2006-12-22

    评论

  • 就像我老师常常说我的话:你要跳出来。
  • 唉 其实学术是要分开的。但是我发现,我对现实的感性认识 就是我学术的灵感来源。

    看到 中国的社会现实 我也觉得 我有点承载不了了。。。不过 我觉得 我对这个中国社会的这种爱恨交织 同呼吸共命运的感情。。。让我一直坚持做中国研究。。对美国研究 很抵触。。。

    唉 不知道我留言的point是神马~~~姐姐,加油!!!
    回复QY说:
    我做完这批截图可能会屏蔽他们一段时间。唉,就当我是个脆弱的人吧。
    2011-12-24 04:4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