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态之公交车女性

    2011-12-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82521657.html

        其实我从小到大没怎么坐过公交车。幼儿园的前两年是在离家很近的一个校区,最后一年有校车送我们去汉阳上学。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在一所校园里,只是从前院的小学部走到了后院的中学部——离家很近,过两条小马路就到了。后来上大学了,每周坐一两次公交回家。工作以后是骑自行车的,若干次把自己摔得半死。

        直到我再一次从学校毕业,2008年,才真的开始每天挤公交车的生活,相比很多很小的时候就跑月票的同学实在是够幸福了。我承认自己真的很不适应,迄今为止依然不适应——北京的公交实在太不方便、太挤、太慢和太吵了。除了武汉公交开起来速度像F1,曾经还有个统计证明武汉公交换乘率极低,基本上,从城市的任意一点到另外一点,最多换乘一次。这种完美的换乘在北京是不存在的,而其拥堵和公交车上讨厌的报站声、乘务员重复的报站声、车载电视没完没了的广告和红色节目都让人气闷。这些让我不得不在今年上半年很长时间里选择走路上班……虽然真的不算近,而且路上空气很糟糕。

        有一次我在车上被一位大姐蹭了一后背鼻涕,后来每每穿那件衣服,记性极好的飞飞爷爷都会哈哈大笑指着我说:鼻涕鼻涕!而这真的不是最讨厌的……

        曾经有一对同事同时上车,男的不想说话的样子,女的一直盘问男人他所在部门一位前同事怎么辞职的、去了哪里、那家待遇如何,男人一直说不清楚不知道,女人便很不忿的说其实那家公司又怎么样,待遇也就那样了云云。又一直抱怨自己的部门薪金收入很低。他们下车的时候我瞥了一眼那个男的,一脸便秘状。

        两次遇到公交车上丢钱,第一次是个小伙子,很礼貌的请车前部肯定与他无接触的人下车,恳求大家留下帮忙调查,即便是有急事要去医院的人也给他留了电话号码。第二次是个姑娘,当场崩溃,在车上大闹,结果被一车人指斥。都是学生的样子,丢几千元挺可怜的。后面那个姑娘实在太不理智了,她直接拦住了一个已经出示火车票表明自己要赶车的女孩子,甚至差点扑上去打这个完全无辜的女孩,终于被全车人围攻了。

        前几周去中戏看纪录片,半道上来几个初一的学生。一个小姑娘问小胖子:你说吧,你到底怎么进来的?小胖子嘿嘿笑。同学看不过去了,说:我们班很多共建生吧。小姑娘相当不屑:共建也共建个智商高点儿的来行么?切。我回头看了一眼,小姑娘正冷笑着看着小胖子,小胖子已经无地自容了。小胖子到站下车的时候还专门跟小姑娘打了个招呼:某某我先下车了!小姑娘牙尖嘴利满是刻薄的说:下车就下车呗!下车还要跟人说一声啊?不嫌自己废话啊?我看着小胖子孤寂的背着书包下车了,真是很想回头抽这姑娘一巴掌。我不信她成绩能好到哪里去,这讨厌德行倒是修炼到高段位了。但回头想想,像小胖子这样的男孩其实我也不喜欢。中小学那点功课,稍微上上心就不至于太弱的,这样的孩子基本都是家长不怎么管小时候学习习惯没养好的,等到中学以后就各种吃力。再加上这样弱兮兮被女生欺负的样子,我真的不爱。

        昨天从学校回家,戴了一顶缀了很多毛球的帽子。难得居然有座,一坐下背后一个阿姨就大声议论我的帽子:这个大帽子挺多小球还挺好玩的嘿。我都不好意思回头,听到另一个阿姨说:瞎浪费钱,这一顶帽子几十块呢。我回忆了一下,真想不起这帽子多少钱买的了。听见阿姨甲继续说:二两线就能织出来。阿姨乙:就是就是,年轻人就是瞎浪费钱,我们会织谁拦得住啊!我真的囧了,可是真的没人拦着您……最后还是我自己落荒而逃都没敢回头看一眼。

        今天出门,正在车上发呆,突然听见一位奶奶破口大骂。听了两分钟才明白,是刚刚急刹时,身边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无意拽了她的衣服一下。这位奶奶就没完没了了:“你知不知道我腰有毛病!我骨质疏松啊!我这腰好几天好不了!什么你没拉我?你碰我不是拉我吗?你想怎么样?……”前面这些话,她大声大气的嚷嚷了至少三分钟。阿姨嗫喏了,安静地站在一边不理她,她还在说:“上公交就得扶好明白吗?就得牢牢抓住!我的腰啊!”我不能忍了,直接换了一个能摆出来的最蔑视目光狠狠盯着这老太太,做好了她扑过来骂我的准备,然后她发现我了,与我对视,一分钟以后,她错开了目光看向窗外,然后假寐。旁边那位阿姨到我下车时都还是满脸委屈……

        晚上回家,儿童医院那站报上来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裹太多了,几乎就是个球。上车以后就一直在哭,正是高峰,周围的人难得没有一个烦躁的。售票员喊着司机师傅让他把暖风关了,然后跟年轻的爸爸说不能裹成这样。是一对农村来的父亲,孩子被用军队打包的那种绿色编织绳捆在他面前,好不容易才解开了,掀开两床厚被子才露出一个小娃娃来。太小了,以至于旁边一片惊呼,纷纷问这孩子多大了。妈妈说五十天。于是我身后一个阿姨就急了,说五十天的孩子怎么能竖着抱呢?你赶紧给横过来!我已经被一车人挤成一张纸了,阿姨在我身后想挤到那对夫妇身边去,大家居然还给让出了一点空间。小娃娃被横过来以后果然安静了,睡得很踏实。阿姨喋喋不休开始说这么大孩子要注意什么什么,千万再别竖着抱了。

        这几乎是我见过的北京公交最温情的一刻。

        我越来越不喜欢在公共场合说话了,尤其是车站和公交地铁上。帝都是个很难找到安静地方的城市,这恐怕才是最让我不解的,不像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无论再怎么烦躁了,总可以去江边走走。

        本篇是没有逻辑和主题的吐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新纪元 2012-12-21
    死得好! 2005-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