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788093.html

        爸爸送我来京上学以后逢人就说:那个电影学院不得了啊,小卖部里女士洋烟就十几种,啧啧……丝毫不理会别人立即投射到我脸上的质询目光,因为他知道,就算在我身边堆个几箱香烟,我也不会尝试的。我烦他抽烟都烦透了,怎么会自己再去抽?

        高中时有一篇英语课文是关于戒烟的,介绍了若干种劝人戒烟的说辞,我发言的时候说,这些对我爸都没有用。我的英语老师笑呵呵的说,我给你介绍一种管用的,下次你爸抽烟的时候,你也拿一根过来,对抽,你看他以后还当不当着你的面抽烟。我站在课堂上笑了半天,全班都笑。回家兴高采烈跟爸爸说这个方案,他也颇好奇的说——你试试看呀!看我能不能不抽了!他这种把一切当玩笑的态度弄得我很郁闷。

        不过第一个劝我抽烟的人不是老师,是我妈。我妈笃信抽一口烟就可以极大缓解胃胀气的疼痛,我撑多了难受的时候,我妈总是凑过来说:喂,抽口烟吧!每每此时便会愤怒质问她,要是这会有鸦片你给我抽不?我妈说,活该你疼得直抽抽,懒得管你……

        高中同学在经历了大学以后再次见面,很多男生自然就掏出烟了,这个时候总会夸奖他们说他们长大了。

        电影学院抽烟的女生比例的确高得有些惊人,不过现在我已经见怪不怪了。食堂或者咖啡厅,总有吸烟的年轻女孩子,有的我知道是05级的新生,也有年轻的老师——看她们极度的不顺眼,看她们吸烟的样子,总觉得那根烟是她们的另一件首饰、另一种化妆,生硬做作,有一股故作的风尘气,让人生厌。其实,不抽烟的我在这里大概才是另类。

        最烦的是饭店里和公共汽车上的烟味。

        抽烟的女人,至今只有三个人我觉得看得习惯。一个是外婆,一篇旧文里提到过外婆在文革的愁苦里开始抽烟解闷,我从小看她抽烟,不以为怪了;另两位是苋和熊姐姐,觉得她们俩抽烟的样子说不出的自然和好看。

        可我绝不尝试——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抗拒,不仅仅是因为反复发作的咽炎折腾得我够呛,更多的是内心一种执着的没有来由的对于烟草的拒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夜的北京 2007-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