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是什么

    2005-12-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729498.html

        中午端着饭盆在食堂刚刚坐定,班长的手机就响了,他把头猫在桌子下面叨咕——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假啊……刚下课呢……买了还没吃……好了好了就这样吧……满是不耐烦的调调。结果等他抬起头来便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展现给大家的是一副佯怒的样子,眼睛里都是笑微微的。我一边把菜汤舀到饭上搅和,一边用那种淡淡的语气逗他:喂,又是你们家小铃儿的电话吧。故事片的ZY在旁边噗哧笑出来了,说班长这几天的电话只逼小熊的水准。班长很羞涩的拈起筷子说,不知道怎么搞的,一学期都挺好,这要放假了吧,居然想念得有点受不了了。我和ZY便笑,有一句没一句的给他出馊点子。ZY让班长给小铃儿打电话说导师派活寒假回不去了,然后再杀回去给她一个惊喜。我很纳闷学故事片导演的人怎么会编出如此烂俗的电视剧情节,不过还是鼓励班长一试。班长犹豫了一会儿审慎的说要不这样吧,我跟她说我十六号才到,然后十五号就杀回去,也算个小惊喜。我的一口汤笑得差点喷出去,感叹班长果然老实得近乎迂腐,是个心太软的人,给女朋友一点小刺激都不敢太过份。ZY对班长说你拉倒吧,一放假乖乖赶回去,要不小铃儿一火车来北京你们俩错过了才热闹呢。

        埋头吃了十秒钟饭,我还是按捺不住自己超级八卦的好奇心,问ZY,小熊的电话水准达到怎样的高度了。在两位男生争先恐后的描绘中知道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小熊第无数次的和女友闹分手,他的电话费就在往来的语言纠缠中大量奉献给中国电信事业,在快要分开的时候,他忍不住拉大家喝了一顿酒,酒过三巡,跑出小饭馆打电话半小时,回来汇报已经彻底分手了,回寝室伤怀间,又跑出去打电话四十分钟,回来再次向大家汇报——他俩已经完全和好了。我一边忍笑一边痛斥班长没有纪录片头脑,抄机器跟拍啊,这该是多好看的片子啊。班长也后悔,末了告诉我,小熊在和女友第无数次的和好以后,愤然感慨——真不该请你们喝酒,白花了我三十块钱——转而乐滋滋吟说——三十块钱,换来了我一生的幸福啊,划算啊……

        ZY笑着摇摇头,好像老大哥的样子,我暗笑他这副样子也是装的。影展期间,他在众多学生导演中发现了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孩,遂将其定位为自己的梦中情人。有次我问他那女孩知道不,他说不知道,我再问有联系方式么,他恍笑摇头,悠然喟叹说,梦中情人就应该在梦中啊……只要说起那个秀秀气气的女孩子,ZY同学就会笑得像个刚吃完豆包的机器猫。

        也许每个人走进爱情,就都不知道爱情是什么,而只会傻傻享受爱情的滋味了——旁观这些好玩的事情,总让我萌发捏造一大型QingOu的愿望——所谓QingOu是剧作老师对青春偶像剧和轻度呕吐两个词组的简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零价值 2004-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