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位记者先生

    2011-11-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70548887.html

        我下午和陆老师闲聊的时候,对面坐着一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男人。后来他自我介绍自己来自某网,希望做一个采访。当时有些惊诧,因为我知道下午是樱桃程他们网站的独家,这横岔出来的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我们是在一家咖啡厅紧挨着的两个小屋,左边那间是原定的采访地点,已经架好了机器,右边这间大家坐在这里聊天,光线和声音条件都不太好,肯定是不能满足拍摄的。

        这个男人突然说他在系里见过我,他之前在某杂志工作。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上次见面的情景,当着那么温和的陆老师的面,我就拍桌子了……好啊,冤家路窄,居然又让我碰上你了,而且你还挑明你是谁。

        这哥们在某杂志工作的时候,恰逢我系本科招生暂停一年。我们都觉得这事挺正常啊,78班招完很多年才有85班,然后是87班,然后又很久才有93班和95班。采访的时候,他也就问了一些就业问题之类之类。结果杂志出版以后我们全惊了,封面上大标题:《导演系——一截盲肠》。全文一直强调的是,导演系是因为办不下去了才停招的,导演系自认为的优等生也没有片子拍,因此他们真的应该停招了。这截盲肠后来一年招两个不同专业方向的班级时,杂志和记者都寂然无声了。

        我凝视记者先生,告诉他我和他没完。记者先生很淡定的说,哦,我都离开那家杂志了啊,我现在在网站。原来当年用这种逻辑不通的稿子吸引眼球的责任全部是你的杂志而不是你本人……

        罗丽丹到的时候,樱桃程前一个采访没结束,于是她进了右边这间等待,记者先生马上要求采访。然后他对我说:我刚才听你说得你比较专业,你来问吧!

        我为什么要帮你问?为什么?

        罗丽丹在说话的时候,记者先生不理她,和我私语:你换号了吧?给我留个号?

        我为什么要给你留个号?啊?

        记者先生问罗丽丹:你们俩怎么认识的呢?你们俩差着三十岁呢哈哈哈你们有没有分歧。

        翻译小姑娘都看不下去了,说你们不是专业网站么,这种问题是不是不要问了。

        记者先生:诶对了,你是荷兰人啊?

        我已经疯了。陆老师真是谦和,解释罗丽丹是犹太人,小的时候在集中营生活过,但她是法国籍。

        记者耳语问我:喂,伊文思有没有拍过二战集中营的电影啊?

        我已经挠桌子了。

        罗丽丹问记者,你看过伊文思的电影吗?

        记者先生大大咧咧说:看过啊!我看过《风的故事》几个镜头片段。

        真的……你来打岔采访也就算了,你能不能先做一点功课?你哪怕下载一个伊文思创作年表行不行?你采访罗丽丹,你能不能先了解一下她什么时候第一次来中国?你能不能算一下《四万万人民》的时候她几岁?你来自专业网站,能不能不要娱记思维。

        程进来打断,请罗丽丹女士去左边那间。记者先生手一挥:让他们过来拍不就行了吗?我解释这边的光线和声音条件都不好,记者先生有点生气:好吧好吧,那让他们先拍!你告诉我他们要拍多久?40分钟够不够?

        这是你蹭别人独家媒体的采访啊……要不要这样啊!

        我们真是气得无话可说。罗丽丹后来提及,你们要准备一下问题再问,提问对于纪录片工作者是一个挑战……而且,你们最好先看看伊文思的片子。我们冲到隔壁骂人的心都有了。

        但结果是我等落荒而逃,如果等记者先生出来……其实我真的不一定能对付他。好吧,不要让我再遇见你!仅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蹭网 2006-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