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煎饼

    2005-12-11

    Tag:在异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691503.html

        好几天了,天天吃煎饼,下午五点半开始放片,这个不尴不尬的时间让我不知道吃什么好,于是天天拎着煎饼往标放跑。

        高中时,学校旁边的小街有个妇女支一小煤炉子摊煎饼,她说那是煎饼,我也以为那是煎饼——一勺面糊糊,拿个棍棍摊开,敲个鸡蛋上去,然后舀一大勺白菜丝肉末炒红薯粉条,包好,就好了——晚自习前短暂的休息,我会去买一个,然后坚持到很晚放学了再回家吃正经饭。外公那时候还在,我跟他说这个很好吃,他也要,妈妈有时会在下班时给他带一个。

        考研的第一天中午,手忙脚乱找不到吃东西的地方,最后买了一个煎饼。才知道北京真正的煎饼是要加很多葱花香菜的,要涂甜面酱,里面包的是炸好的油饼——这儿叫薄脆。很难吃,吃了两口我就扔了,然后抱着英语书一通狂背。下午的英语考得不堪回首,晚上泻肚子泻得恨不得去死,给家里打电话一通狂哭。恨透了那天中午的煎饼,现在还记得第二天早上考专业课前,我哆哆嗦嗦趴在饭店小卖部柜台上买黄连素时,十个手指头死死抠着柜台,要不肯定跪在地上了——泻肚子整整一夜。居然就这样通过了考试,以至于昨天我再次对导师强调——谢老师,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考进来的。他非常和蔼的看着我微笑,我纳闷的想,九月十月两次区公开课,十一月市公开课准备,十二月二十四号上市里的课,考研前两天还在改期末的试卷,前一天到京,第一天泻肚子,第二天继续泻肚子……我怎么考上的?有时候,也许真的会有一些幸运降临到自己头上的。

        不过那个该死的煎饼还是被我诅咒了一千次!

        某天,食堂,决定再试一次煎饼,结果,发觉葱花很香,再啃,觉得十分过瘾——也许那天也是饿极了,大口小口把一个煎饼干掉,心满意足。

        居然就此爱上吃煎饼了,真奇怪!是不是很多地方的小吃都得这样尝试第二次才可以接受呢?曾有一个外地的朋友说武汉的热干面真难吃,我说,你再吃一次试试,她吃第二次,以后就常常吃了,说真香啊!

        可能,很多抗拒的东西,给自己第二次尝试的机会,事情往往就变得不一样了吧。

    PS: 晚上,在标放看完《青春爱人事件》,在门口的评分板上摁了一颗白钉子,然后冲向食堂。一路自己傻笑着想这次学校太逗了,用这种摁钉子的方法让观众评分,红的五分、蓝的四分、绿的三分、黄的两分、白的一分——终于有一部电影让我摁了一颗白钉子,很满足——和《我们俩》的一片火红相比,《青春爱人事件》的评分板上有点白得像曝光过度的照片了。今晚没有吃煎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