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小才女!

    2005-11-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651525.html

        今天的计划本来是写叶老师的,结果在网上乱逛的时候居然在茫茫帖子中看到学生发的。五班的涂婧羚和伍嗣行,两个小丫头在网上又是联诗又是猜迷,真的是一头栽进《红楼梦》了。尽管这帖子太多不成熟的地方,押韵合辙都有问题,却是十四岁的作品,真真难得啊。看到她们初二时发的帖子,我油然而生一股骄傲,尽管我只给五班代过寥寥的课,根本算不上她们的语文老师。

        我写东西的时候从来不发学生的全名,这篇是例外。我真的很希望,这两个学生,特别是涂婧羚,能够在未来成为我希望的真正的大家,我在这里记录下她们的名字,希望我可以见证她们的成长。

        涂婧羚真是爱书的孩子,涉猎之广,思索之深,总让老师们惊叹。她在初一时写的书评如果稍加规范,是可以当作中文系本科生的论文来读的——其实中文系本科生有多少是在用剪刀浆糊写论文啊,中文系的学生未见得有这样的能力呢。

        我带的是差班,并不知道多少十二岁的孩子能有这样独立深入的思考并达到这样的高度。问章老师,涂婧羚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她说,十年也碰不见一个。我对章老师说,这孩子以后读中文系吧,以她的聪颖,读什么都会成功,但是读中文,她会成为一代大家的,她的能力是我们做教师的都难以企及的。章老师笑,说,那她应该进北大,如果不进北大中文系,我倒宁愿她选择别的专业,如果读中文系,她应该被最好的老师指导。我又说,这孩子应该做文学批评家。章老师把这话转告给小姑娘,那时十二岁的她不高兴了,说赵老师为什么要我做评论家,是因为我创作能力很差吗?我没有看到她说这话时的表情,但是可以想像这个梳着童花头的倔犟女孩,肯定在她美丽的大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愤怒。我赶紧请章老师转告,赵老师的意思是,当代文坛近几年走向低谷,需要研究者和评论家指引方向——成为作家不易,成为学问家更不易,我希望她不仅仅是张洁、王安忆,更是文学,甚至国学大师,是能写出《围城》也能写出《管锥编》的钱锺书,是王国维。

        唉,我一直想,给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说这样的话,是鼓励还是太大的压力?那时她还在第二考场,那个成绩就是未来可以稳稳上重点大学,但离北大还有漫长距离。

        到初二,小姑娘迷上了《红楼梦》,每天的摘抄评点,都是红楼,评价越来越精准,进而自己的见解越来越多,我去章老师桌边翻看,啧啧赞叹,全办公室传阅,啧啧不断。而这时的涂婧羚,已经稳坐第一考场,是一个真正全面发展的优秀孩子,她那种前进的势头,让我们笃信,她会走进她的梦想。有天我坐桌前翻周汝昌先生的新书,郁闷得嘀咕说这个爷爷疯了,最近的观点怎么越来越怪异。章老师在我背后哗哗翻一个作业本,然后扔过来,我看见小姑娘写——周汝昌先生是不是老糊涂了?有胆量,有见地,条分缕析,读来不觉莞尔,再读拍案称奇。章老师说,你也是喜欢红楼的,给她列个书目吧。我说好。小姑娘再来办公室,章老师便让她找我,我拖过来一张纸开始列,列一本,小姑娘轻声说,老师我读过了,再列一本,还是轻声说,老师这本我也读过了。我干脆丢开纸,一口气报了十来本红学书籍,尽都读过了。她浅笑着,没有一丝骄傲,只是娴雅的微笑,多单纯的孩子啊,那眼睛里是感谢和交流。啊,那一霎那我看着她,笑得那么畅快,我想我够幸运,尽管不是自己班的学生,但是终究让我见识了如此优秀的孩子;我也为她感到幸运,碰到章老师这样能恰到好处点拨启发学生,挖掘学生最大潜能的语文老师,亦是她成长的大幸事。

        章老师有时有事,要我去五班代课,我就会十足兴奋。哪怕只是一节语文课,一次竞赛辅导,能看见这小女孩坐在我的课堂上,我都会骄傲和满足,会把那一次课上得饱含深情。

        还有,会一直祝福这个孩子,期盼她一直这样努力下去,孜孜不倦,用她的勤奋、热爱和聪颖给衰败的文坛点燃光辉。

    涂婧羚在初二年级写下的红楼人物诗

    分享到:

    评论

  • “真真难得啊”= = 红楼腔呀红楼腔……(碎碎念ING)
    回复胖狐狸说:
    哈哈,是啊!
    2006-04-28 00: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