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生

    2011-09-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63371309.html

        偶然得了一笔小钱,又突然想学生们了,就跑去请他们吃饭。北大俩姑娘,清华俩小子,约在中关村吃南京大排档,另外还有想见的清华一姑娘去加拿大交流了……溪岛问我是他们的班主任还是科任老师,其实我是代课老师加培优班老师,各种机缘巧合认识的一群孩子。

        溪岛对北大迄今有男生弹吉他和在宿舍楼下给姑娘摆蜡烛很艳羡,觉得综合类大学真是纯真萌人,叹息自己一入bfa深似海,然后大家笑个不停。孩子们觉得这种羡慕实在无厘头吧。

        我初识他们的时候他们才十一二岁,今年大三了。看到未名湖畔的羚羚居然也烫了头发,真是恍然一梦。溪岛和万二同学见了两次,喜爱得不行,回来的时候一直念叨“生子当如万二……”保研名额缩减把娃们愁得啊……喂,你们考试难道会考不上么?你们什么考试不是平踏过来的啊!

        今天才知道他们中考前选择高中学校时和班主任的矛盾。胖子为了给本校高中部留生源,当年居然教导他们“爱国需先爱校”云云。我笑翻了,数学老师各种没逻辑啊!要不要为了指标这样道德绑架啊!其实也不必嘲笑人家,当年我拿着班级平均分的排名表回家一样哭,然后又得意洋洋于我的三类班分数逼近二类班底线。离开了,旁观了,才知道可笑可悲叹处。命悬一线本来是个电影桥段,结果悬在分数线上……这就是烂俗电视剧了。

        我们讨论保研名额也讨论独立纪录片,讨论六中往事以及电影学院是个什么样的学校,讨论怎么去北大图书馆查资料和下次可以一起出去玩……其实是一群没有太多哀愁的孩子,多好的青春啊!

        我想起当年我在讲台上上课,羚羚认认真真看着我的样子。结果今天姑娘温柔对我说:其实我上课没有多认真,很多时候是装的,你看我在做笔记,其实我在画画……

        喷了。我说你们不能这样坑我啊,我当时带竞赛压力很大啊。脑子里一时闪过暑假的尾巴上见到的另一个孩子。当年让我崩溃的一个,我板书完一回头,他在拧女生的辫子;我板书完又一回头,他举着两把水枪滋水;一分钟没注意到,就满地乱爬;气急了让他滚出去,他去空实验室放火……

        初中毕业后因为家庭变故几乎就没有继续学业,自己买了一台单反练手艺打工糊口。今年,他的同学们大三了,他决定用两年时间高考,现在在上海一家画室半工半读学画,准备先考一年美院试试,然后来考摄影系。暑假见到的他是个彬彬有礼的男生,约在永和,看他小心礼貌的吃面前的油条豆浆,心里全是莫名的酸楚温存。我怎么才能帮他考上大学呢?其实专业课倒不怕,可这文化课该怎么办呢……

        过了几天看见他在画室拍的一张图,曝光很好,调子暖暖的。今天眼前这一群也一样,各种小熨帖。欢乐趣?离别苦?离别中学六年了,不苦。

        而这个学期,得了一桩有意思的活儿,要回中学了。我很期待将去北京某顶级重点高中的三次关于电影的选修课,突然回归给中学生上课,多好玩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生气 2009-09-24
    一只死鸭子 2008-09-24
    整体思维 2006-09-24

    评论

  • 好温暖呀~!!
    盘子姐姐,我真的觉得你是一个心肠超级好的人耶!
    回复ring3206说:
    我就对学生好点而已……真的,有人还骂过我心肠恶毒,肯定一事无成云云……囧。
    2011-09-25 21:50:35
  • 话说至今还未见到你们家那位的真身。。。
    回复半个生鸡蛋说:
    我觉得他每次见人都很诡异。比如中央台的一众朋友都没见过,但是制片人老师的女儿在某剧组和他见过了……又比如我以为六中的老师们会先见到他,结果万二吴同学王支书等人先见到了……吊诡啊。
    2011-09-25 21:4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