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了

    2011-09-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63108382.html

        这个博客的日均访问量终于被我的疏懒降到30左右,这是让我高兴的事情。更隐蔽,也就更自由,也就又可以重新开始再写点什么了,尤其是这种没有含金量的流水账。

        昨天……啊是前天了,真是很疯狂的一天。再之前的那晚,剧本终于又有了进展,我下午和王老师聊了两分钟,被打击了一下下,回家想了几小时,还是觉得有坚持的可能,晚间突然想出三套故事……嗯,准备再听一下师父和王老师的意见,都来得及。我师姐很好奇我为什么要管这个作业……我在想,如果连文学系学生的枪手都能安心诚恳的做下来,自己至亲的人为什么不帮他一把呢。半年来的第四个剧本了,还是笨笨的不开窍,但是想到现在能这样不停的在写也很高兴啊。

        然后,睡醒了,去把早前买的水立方嬉水乐园团购券玩掉。我05年到北京,一年以后才知道原来三环就是学校南边那条大路,北影厂就是旁边那个大院子——现在开始谋划出去玩简直是破天荒。不光买了团购券,还去尝试了一款近乎跳楼的管道,还跳了两次。后面排队的人全部很惊讶……当天只有我一个女的跳有木有!然后又决定去吃螺蛳粉,高高兴兴折回学校附近。路上夕阳正好,远山在路的尽头清晰可辨。溪岛问我去过香山吗,我说去过,干我二师父的活儿,拍残疾人艺术团那次去过,很久远了。

        我们正把头埋在螺蛳粉碗里的时候,好治哥进来了。大喜,赶紧分一瓶可乐给他聊天。好治哥是个好孩子,前几天看他默默把ID改成“员工”,真心酸。……其实聊完了更心酸。这个好孩子就是你还在难过,他倒帮你宽心了。日复一日的工作其实对他而言才刚刚开始,也就一两个月吧,已经把这孩子磨得无可奈何。一人捏着一双筷子在小铺子里挑着螺蛳粉,一边听他每天的工作起居,那边说得淡淡的,我们听得快哭了。我们说了一下毕业作业的状况,好治同学临别时突然说:“好久没和人聊电影制作的事情了。”听得我心里揪得慌。这孩子去了中国电影那么核心的一个地方,却说了这么一句话,这一下被伤得各种难过。

        我想起03年,叶老大对我说,如果你要走,记住了,三年,三年不走,你走不了了。忍不住把这话告诉好治,但是回头想想,这是不是在害人家孩子啊……又想起,08年我反复犹豫的时候,祥哥对我说,留下吧,这里是中国电影的核心。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那些看起来对的永远不会按自己期待的方向延续,而漂不漂的,倒真是无所谓的一件事情。活了三十年,终于把自己活得淡泊一点了。

        夜色渐凉,玩跳楼大圆筒和吃螺蛳粉的威力半夜来了,胃疼得一夜没合眼,今天各种胃疼腹泻各种恶心直到现在。老了就是这样,小毛病不断,小感叹不断。

        哦对了,我偶然看到一个“中国当代史高级研修班招生启事”,是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当代史研究中心、伯克利加州大学东亚研究中心、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合办的。2012年夏天十天课程,“研修学员集中进行论文写作计划的报告与交流,专家参与讨论和讲评”,实在是很吸引人啊。不过我估计全国好多历史学博士生会报名吧,我这个要做电影史的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入学。考核办法是5000字的研究大纲,年底交。果断决定无论如何都报名,成了可以得到史学家门的强大指导,不成——不成是正常的,我怎么可能在这个行当和历史学的博士们拼……但我是不是也算把开题报告提前写完了,然后我可以申请提前一年开题吧。

        很兴奋呀!

        写完以上以后一小时来ps:我真心找死!刚刚有个台湾的朋友约剧本。市场现在到底是有多缺编剧啊……我这么笨的都有人约啊……12月31号前等于要写开题报告要做短片要写这个据说有大纲的长片要被上课和上课……豁出去了。决定同步!全干!观世音菩萨保佑,明天天亮了胃先别疼了谢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中秋虾宴 2010-09-23
    像电视剧 2008-09-23
    对话(四) 2006-09-23
    灵魂出窍 2005-09-23

    评论

  • 军训真心悠闲啊 我来晃晃
    回复black tea说:
    啊,现在新生都可以上网了……我们学院那边好像管得很严,娃们回来哀声一片。
    2011-09-23 22:42:23
  • 哎呀,微博看多了,看这种不费力的博客就真心接受度高啊看得进去。哈哈哈。看太繁琐的看了一段看不懂的就直接往下拉。微博害人啊。博客也写不出来了我。。。囧
    回复kiki924说:
    所以我决心压缩微博滚回大巴啊!
    2011-09-23 16:3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