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一笔流水帐

    2005-11-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598059.html

        像陀螺一样转了两个星期没有停。上周是国际学生影展,一周的时间,看了101部中外学生短片,腰酸背疼,以至于对学校的放映厅都产生了些许畏惧。更心寒的是如此清晰的看到了我们和国外学生们无论是思想认识还是制作水准上的巨大差异,每一次我们真诚为一部海外影片鼓掌和真心无礼地嘲笑一部国内学生的白痴影片的时候,多少有些心酸,扪心自问,就是那些公认的烂片,我现在的技术水平有能力做出来吗?

        愈觉前路漫漫。

        周六,闭幕式结束了影展,没有结束我对自己的质问。周日的作业,拍得很乱,几乎没有可用的图。周一早上布置了剧作作业,一个剧本分析。下午的英语课,我和同学讨论了半天我们的专业作业,唉声叹气,都说压力好大。我们去宿老师办公室要求本周三的课推迟一次,让我们再拍一周,宿老师答应了,从教学楼螺旋的楼梯上走下去,每个人都在问别人:怎么办?拍什么?

        据故事片方向的说,他们导师每周又给他们加了两次课,五分钟短剧的剧本改了好几稿还没有定,后面还有技术、设备的问题。一起坐着的时候,他们恍然大悟对我们说,原来你们日子也不好过啊。我没好气的问眼前天真的大哥,你怎么就觉得我们的日子会好过一些呢?

        今天早上,一个上午,居然讲完了十七年电影,我回寝室翻自己当年十七年文学的笔记,厚厚的一沓纸,苦笑,掏出一本《中国电影史》给自己补课。下午的政治课,抱着摄影教材看,有个问题不懂,想了一下午,问了几个人,现在还是不懂。从政治课的课堂冲去图书馆,为一千字的剧作作业翻了二十分钟卡片抱回二十厘米厚的书。回寝室换床单被套洗衣服铺床——上下折腾。晚上看片,四小时,坐在标放,盯着银幕,脑袋里一片空白。

        明天拍作业,后天上课,再下一天是周五,早上上课下午继续拍作业,周末拍作业……

        有时候,这样的忙碌过后,却不知道自己收获了什么——不断得到批评的作业,记忆里纠缠不清的电影史,期末剧作短剧纷乱的构思,马上要到来的英语考试,没有看完的片子和没有看完的书……

        安慰自己,这是量变,会有质变的那一天,马克思主义哲学是这样说的,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不是正确的,我没有时间考虑了。

        这样生活,至少充实,很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欠扁 2006-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