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吵架了

    2011-09-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59448003.html

        又浪费宝贵的赶作业时间在微博上和人吵架。真是对自己都无语了。

        说实话,我特别不敢深涉纪录片这个圈子,虽然很乐意交一众朋友。和我交好的那些老男人们,基本都是扎在下面拍片,聚在一起喝酒,有事了互相帮忙补几个镜头,没事了大家互相不联系。出了新片子,彼此都惦记着打招呼寄张碟……这是多美好的友谊啊。

        不敢深涉的原因是现在很多导演或制片人激愤得让我咋舌,开口就是辱骂;骂城管,骂医疗,骂体制,然后他们开始骂偶尔得到准映资格的导演,这些导演俨然成了向万恶体制妥协的叛徒而应该被凶狠的咒骂。的确,这个乱七八糟的现状太让人有骂人的欲望了,但每天每天的刻薄辱骂价值何在?有没有可能静下来,拍出来,去探讨,去思考;然后再想办法去改变。

        更何况,我真觉得就普遍水平而言,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很多中国纪录片导演事实上是缺乏思辨能力的,太多作品还是在吃中国题材,而没有进入人性、历史、社会与政治的思考。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目光短浅,恰恰是我自己觉得特别隽永的几个作品的导演,从来不怎么骂人。

        微博这个东西,我拿它解闷,看见萌物了转一转,看看大家的动态关心一下。当然这只是我的做法。昨天晚上有件事让我觉得有点心惊。微博传说武汉一出群体性事件打死了人,我是看到一位制片人转了。而原始微博,当时只有十余次转发和四条评论。我顿时好奇是不是有人专司搜索和转引这些,转引没有问题,但我搜了一下微博的关键词,死了几个人当地人都说法不一。那好,等一天再看看。果然今天报纸和网络都证实打死人是谣传。动车事故也是一样,大家都在说瞒报了死亡人数。我用半个小时核对了一遍网上的各种失踪总结,其结果是每个人都有下落。一激愤,转了,骂了,很正常,但纪录片导演们该当是探究生活真相的人们,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今天事情的起因是学院的杨德昌回顾展没法放《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我发了一下感叹,马上就有人跟进说学院自我阉割。文学系一位老师辟谣说胶片放映必须报总局,这是总局卡的……这句话就没人看了,炮火全冲着学院来。自我审查和审查是两回事,电影学院这个胳膊拧不过总局的大腿,我开始争辩,于是各种争执。

        我觉得就事论事很重要。比如此事,我们可以讨论的是一个非部属院校的学术活动是不是应该由总局左右。但没有人就管辖权属谈这事,就是吵就是吵就是吵,你们就是自宫。然后各种感叹世道,讥诮个人。末了始作俑者解释:我不是针对学院,我是针对审查……我真无语了,那自我阉割这个话题是今天这个事情需要提及的吗?

        最后有人说我身为导演系的人太有优越感。我觉得导演系也不是没伤害过我,但我不否认这种优越感。于是马上又被教导你这样趁早改改。真没什么好改的,我爱一个地方永远是爱个体,这里有我崇敬的师长,他们在作出自己的努力,我身为学生当然骄傲。可导演系不就是由这些人构成的么?从什么时候开始,为自己所在的地方申辩和呐喊也成为优越感了呢?

        我其实没有什么优越感,我只有压迫感和危机感。越是自己想坚守的地方,越是会有压力,越是会被群体抛弃,越是会不耐压力而内部瓦解。这个应该最核心的院系现在已经各种边缘,学院内有优越感的是那些能组织活动、会挣钱、善媚主的院系啊,那为什么我就说了一句导演系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就反被指责优越感呢?

        但越是如此,越是得在不明就里的非议里发出一点点自己的声音。我真的觉得没有话语权和有话语权都是很可怕的事情。没有,你就坐等别人各种揣度斥责,有了,则这么容易就走向极端。

        坦然一点说,中国纪录片内部的热闹和海外的影响真的不足以说明任何品质。每年大量的片子流于基本技术和叙事都没有解决的拍摄,而海外的入围大多在展映单元而并未进入纪录片的大主流。偶尔闪耀光芒的片子也不足以和电影史上最优秀的那些影片平起平坐。有什么好洋洋自得的呢?回过头来,那些辱骂城管的人,有没有去跟踪一个基层城管的生活,并就此探讨这个体制是怎么通过最小的螺丝钉维系的?

        这么多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真的很让我无语。

        而压力更大的是,我将用后面的几年怎么去描述他们。

        ps,在豆瓣转了这篇,维舟说:“现在太多人有怨气,后发国家在现代化过程中大多如此,例子比比皆是,中国现在的社会矛盾和冲突程度相比起历史上其它国家来说其实算不得多了不起。”

        我回应维舟:“这句话你说我说,我想我们彼此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就是一句不带褒贬的描述。问题是这种描述一到愤愤们那里,就会被骂你走狗,你奴才,你五毛,你SB……愤愤们这样也罢了,一群做纪录片的人这样……真心无语!”

        怎么做永远比怎么说艰难。也以此再次提醒自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认真看了 很是感慨与无奈啊
    回复千叶冰绡说:
    唉,我还是自省吧。
    2011-09-23 22:50:13
  • 深切认同
    回复半个生鸡蛋说:
    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很厌烦。。。
    2011-09-15 00:3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