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小聚

    2005-11-12

    Tag:在异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590083.html

        家乡菜,几个人小酌。说起来,两年的时间其实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却觉得像是已经过了很久,这大学毕业后的两年,让大家有了些沧海桑田的喟叹。大学同学们聚在一起,看上去大家都没有变,其实每一个人在两年的历练后,怎么可能不变,变的是细微之处,比如悄然留长的胡须和烫染过的头发,都一下子把这两年的状貌勾勒得清晰可触。聊些闲碎的话题,交流彼此知道的同学们的消息,说当年的中文系,共同关注的影视,现在的生活和将要到来的选择。

        寅说,我们开车去八达岭看长城吧——暮色已沉,我们都笑说深夜的长城该有多好看啊,却没有人站起来,只是笑谈而已。我想起有一次校园歌手大赛,寅唱一首自己写的歌,青春的飞扬与忧郁,唱到一半,他丢下话筒在架子鼓上敲出激昂的节奏,那是东区学生活动中心的顶层,我们拼命在台下鼓掌。开车去八达岭,这点子只有他想得出来,这时候,饭菜氤氲的白雾后面,坐着的还是那个丢下话筒打鼓的少年。

        就忍不住想笑,多好啊,我们都还这么年轻,这时候,真的又觉得世界就在自己手上。

        几近深夜,挥手道别。南方这时还是湿润的秋,满街还有熙攘的人。而我们眼前铅灰的北方,瑟瑟的风已经吹落一地叶子,街道静谧得像安详打盹的老人。我和亭决定走回彼此的学校,风打在我们脸上,冰凉的安静,我们笑着,谈笑声和脚步给沉默的夜的湖扔进一个石子泛些涟漪。

        彼此挽着手走着的时候,时光的流逝仿佛是解题时可以省略的那个条件,总免不了提起我们曾经的校园,还好,而今的校园里,我们改变成新的人,而且并没有丢下我们曾经的一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气疯了 2008-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