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絮语

    2008-02-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5832650.html

        元宵节这天第一个祝我节日快乐的是大和尚。打来一个长途,结果忙昏了头的我又忘了问他庙里的院墙修好了没有。想吃他们庙里的剩菜包子了,每一口都是头天的剩菜,都不知道要吃到的是什么,总之是惊喜。

        昨晚上同学们围坐在一起哭着喊着要吃元宵,结果学校某餐厅说:我们的元宵不对外供应。您就说没有行不?非得说实话,非得说有,还不卖……女生们提前放回去睡觉,老师们男生们又干到后半夜四点,其间我在老师们开会时请了四十分钟假杀到学校浴室洗了个澡,这个决策实在太英明了。

        这一晚的烟花也热闹得很,空气里全是火药味道的荒凉。

        当某份报名表上出现某个熟悉的学校,当某个小姑娘告诉我她的初中班主任是某老师,我在标放回想起自己站在五楼办公室门口透透气时,可以看见对面教室一排排茂密的迎春花,那时这个丫头在二三四楼的哪间教室?顿时觉得这种蒙太奇组合有点没道理。回宿舍开机看自己的素材,看到那个校园,某些时候会忘记自己身在何处。

        有一次,一个男生把他的小女朋友抓进五楼男厕接吻,最后惊动政教主任上楼抓现行。主任气得来我们办公室抱怨:“粘一起了啊!扯都扯不开!”我一直觉得这是我以后某个片子的片头……也可能是片尾。

        我曾经那么热爱和痛恨我的九班。后来回去拍片,每每听见九班后来的班主任说这个班,心里都还是会莫名的难过。我在永远不会让九班学生看见的那封写给九班学生的信里说:我会站在五楼的走廊注视六楼的他们。可他们现在在哪里呢?

        晚上一个从前九班的学生和我讨论明年他高考应该报考哪个学校的问题。那是个忧郁敏感的男生,我还记得他初一时我和他父亲就这个孩子的未来多次恳谈。他在我记忆里还是十二岁的模样,想不出明年十七岁的他站在我面前的样子。

        我师父也辞职去深圳了。过年的时候去看我的高中老师李老师,李老师说起好多次在小区车站碰见我的同事刘老师。在一个地方待很久以后,所有的回忆就会这样慢慢搅成一团,比如江岸区的那些学校。

        如果一个并非高三应届的人来考学需要办多少不可思议的文件呢?比如提前做好高考的报名,去参加省统考——这些都是社会考生才会遇见的麻烦,他们没有学校帮忙集体做好这些预备工作。都是90左右生人一排排从面前走过,我当然知道会有不少我的同龄人来,也知道会有若干70后,但一个1969年的身份证出现时,多少还是被震撼了。我相信这个人在准备种种文件的过程中,在来报名的路上,一定准备好了四年的时光在不惑之年再来读一个本科。那一刻很想给三儿打个电话,告诉她所谓理想或者坚持就是如此。我想告诉三儿和恒恒,还有今晚和我讨论志愿问题的九班男生……他们面前,自己挑选的这条路就是如此,漫长没有尽头,但是很像一出浪漫喜剧。

        这个1969没有闯过一试。

        一试的卷子很好,很强大。我把自己能记起的几道题给何老师做(排除了美术和哲学),结果何老师就做对一题,然后他说:“靠!”不知道是郁闷还是骂人。

        有个小姑娘一直缠着问:“社会与文艺常识考什么啊?是不是我们学过的那些知识点啊?”我怀疑她下面就该问“有没有超纲题”了。小姑娘长得干干净净的,我只好在心里默想——妹子再见了,我估计你不会再出现。

        于是在某个深夜从系里回宿舍以后,忍不住从电脑某个久不打开的文件夹里面掏出一份高考模拟题做了两题阅读。捶胸顿足的发现自己的答案居然依然逼近标答,怎么这个业务就还没有生疏呢?标准化试卷的好处在于,很好找规律;而恐怖在于,习惯这种规律以后,太难摆脱。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标准化的人。

        好吧,谁家有中考高考的孩子要补习语文的?我这里保证阅读提高十分作文提升一到两档,独门绝技,我也好挣点零花钱……其实,以前我带那么差的班成绩还不错,特别是阅读分数常常直逼二类班,不是因为我盯学生盯得紧,更多是因为训练方法完全是机械和功利的。那套做阅读题的方法,是综合了当年上高中时李老师的解题思路、后来叶老师的出题方法、新东方英语培训四六级和考研英语的一套路数和自己做完分析完自己能找到的全部中高考题的秘笈。所以我那两个宝贝班的学生,文章狗屁不懂也能答对若干得分点。

        决定了一件事情……如果……等我做完毕业作业有空的话,我把我那套做题的方法详细整理出来公布。再藏着掖着就该烂掉了,反正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了……我坦白,高三我敢一年不摸语文卷子,教书时四班六班九班这些经典的班级,我就是用这些当年绝不敢说破的方法搞定每一次月考和期中期末考试的。

        反正中国教育不改革这方法就有用,反正一时半会改不了的。

        晚上我看素材,想,如果肖老太太邓老师她们来看看导演系的招生考试,会不会勃然大怒?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照常 2009-02-22
    今夜大雾 2007-02-22
    不想再错过 2006-02-22

    评论

  • 一直没看到你公布你的独家秘笈呵""
    回复JJ说:
    快累死了,等等吧,会公布的。
    2008-09-22 23:17:16
  • 我总觉得自从某日闯进了你的BLOG后,自己就像个问题先生。不停问问题。囧。

    于是我现在继续很厚颜的等若干日后可能公布的独门绝技。

    为何我已经开始不自觉的重新关注中高考,太BT了。
    回复甲子说:
    其实教书,特别是教中学,特别是当一个初中班主任,有时候真的是经验问题。我很佩服那些经验值很高的老师们。
    2008-02-23 22:27:32
  • 元宵我一夜没盍眼,
    饶开窗帘 是整夜的硝烟.

    战争中的伊拉克? 嘿嘿.

    新年快乐
    (稍稍晚了点^___^)
    回复红茶说:
    回去就待了几天,本来想找你来着,后来实在没空了,唉……
    看见你拍的新图片,想念六中。
    2008-02-23 22:00:29
  • 瓷盘子姐姐:
    实在没有想到会收到你的留言,谢谢你。
    自己的博客荒废了大半年,突然看见你一个月前的留言。于是就想跑过来,跟你说些什么。是一个有些电影梦,喜欢文学的小孩,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很喜欢你和柏邦妮的博客,常常一个人在网上蹲着慢慢翻,你们的文字和经历,觉得纪录的生活很温暖,又坚持,只是自己没有力量和勇气去过那样充实的生活。现在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你们曾经经历过的20几岁从梦想到脚踏实地,这种感觉还不赖。
    06年夏天在北京实习,拉了另外的同学坐公车从石景山到电影学院看,没有想到是那么小的一个地方,但是,它就跟我想像中的一个样。回来却放弃了考到那里的想法,好像有点逃避自己梦想的意味,是的,那个时候,我没有坚持。但是后来,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我也不晓得是否正确的方向。
     现在窝在家里等考研成绩,没法想像未来是怎么样。还记得你有一篇博文里写到《黑骏马》吗,那个时候把它抄到记事本里,固执地想要让自己记住我是这样的软弱,但是为了梦想我应该坚韧。
      罗嗦了这么多,是因为好几年前的感动和今天仍然有的感动,谢谢你。祝一切顺利,希望能看到你的作品。
              mona
    回复mona说:
    呵呵,点开你的页面,听到《西风的话》,是我喜欢的歌。
    加油!
    2008-02-23 16:57:02
  • 哎你要早个5,6年公布多好…………
    回复小狼说:
    那会儿还靠这玩意吃饭的说……
    2008-02-23 16:5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