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鱼

    2005-11-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573532.html

        几天恐怖的污染过后,大风终于把京城吹得明净许多。昨天,爸爸在北京的最后一天,我们去圆明园,玩,缅怀,也拍一些图片。

        站在湖边曲栏旁,看水里的红鱼熙熙攘攘,买了鱼食撒下去,鱼儿们便争喋而来。小小的鱼食,抛远抛近,多多少少,便可看见无数的鱼的头随着抛去的方向涌出水面争抢,食少而鱼众,鱼儿们便显出穷凶极恶之态。岸上的人们便都兴奋,本以为戏鱼无趣的人们也纷纷买来鱼食投放。我亦在其中。这种内心的满足是不便述说于文字的,因为我回头反省时顿悟彼时自己内心的阴暗。抛撒一点鱼食,便可玩众多生命于鼓掌之中,往水中丢下一点恩惠,看百头攒动的争抢,甚至跃出水面以一条鱼不要命的姿态求一口食粮。撒落鱼食的人,内心自我的形象顿时放大许多,俨然救世主了,进而暴君,看着比自己弱小的生命争夺微利哈哈大笑。

        其实,哪一个人心中没有统治的欲望,即便是满足于在短短瞬间统治一群饿坏了的鱼,也够过瘾,够心满意足。

        所以,当历史把一个人推向前台时,能为真正领袖而弃独裁暴政者,是真正英雄啊,他要克服的,是从生命产生便埋下的不息的兽性。

        回头看圆明园的断壁残垣,在惨白的阳光里无奈展览自己不可复原的伤痕;瑟瑟秋风,吹一地黄的红的叶子,把很多人在这里发出的叹息稀释、带走。八国联军带着重炮来此时,点燃他们心中兽性的,是这个民族的柔弱吧——便如岸上的人们看见水中的鱼,唼喋待食,依依可欺——所以他们才肆无忌惮,将这万园之园尽数毁之而后快。这悲剧,更多是鱼的悲剧而非喂鱼的人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冒个泡泡 2007-11-07

    评论

  • 呵呵,喂鱼都能喂得如此深入人性,佩服.以次拍个纪录片,恐怕不差于<英和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