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见新疆!

    2011-08-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156337374.html

        早上去了大巴扎,四年前入口处很多卖石榴汁的维族老汉,而现在更多的是执勤的武警战士。去买干果打包,给爸爸妈妈的,给未来公公婆婆的,给系里带的,最后是自己的。然后看到那些假冒伪劣的乐器,买了一把小号的热瓦普,明显被宰得一塌糊涂还是一激动就掏钱了,纪念自己在乌鲁木齐的这一周,写了一个关于新疆音乐的剧本。

        几乎已经可以确定的是我没有这个剧本的署名权。即便是挂一个剧作指导恐怕也要论资排辈的被挂在第三位——虽然这个剧本是我四昼夜几近不眠不休写出来的。我承认这让我有委屈感,当枪手是行业的潜规则,但给两个外系学生当枪手实在太憋屈了!你们又不是我的学生,我为什么要给你们当厕纸?

        我真的想问问走廊那头那个系的某些老师,你们真的相信自己的审美吗?还是我们不在一个星球?如果我们这里还是一个学校,那么我们能不能先进行基础教学?训练本科生写情节剧,这个不是基础教学要求吗?三个学生,拿不出符合基本剧作要求的剧本,在据说几易其稿以后、在若干位老师指导以后,你们真敢用15000字75场戏来支撑一个长片吗?更无语的是其中一位同学,在被询问这个剧本还需要修订什么的时候,回答说我看景以后可能能丰富一些东西……看不看景你先把字数场次凑齐行吗?更让人无语的是,当天山厂已经派出一位成熟编剧帮忙出主意的时候,为什么不听他的意见?我和这位编剧仅仅开了两次会,就梳理出了故事线索,紧接着写出分场并在四小时内得到他逐场的修改意见。不是别人不配合,不是别人不认真,我真的想知道所有参与前期创作的同学们是以一个怎样的姿态面对一个成熟编剧的指导——也许他只写过主旋律,但人家至少在剧作规范和长片结构上没有问题,并具有相当丰富的阅历,为什么不能取其所长?

        但是完全但是已经累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自私一点说……你们是我学生吗?关我什么事!

        悲催的是,作为厕纸,我还是把这件不关自己事的事完成了。师父发来的短信很关爱,让我用最后两天去逛逛……我真正无语了,师父啊……武汉方言里有一句话说“把粑粑捏团圆”,顿时想起这句话,是不是只要结果,把一块米粑捏圆了,别的也就都无所谓了。

        我犹豫过这篇吐槽要不要加密,但最后放弃了,没有谁有错。招定向生没有错,想在最后关头补救把事情做好也没有错。更何况我其实很享受在极度疲惫下疯癫码字的快感,虽然怀疑这一切的意义。好吧,我近乎决绝的要求不跟拍摄期,在开机前离开。要回家了,无论如何,希望剧组拍摄顺利!

        下午老芮非要用仅有的几小时放风时间带我去看了天池,他颈椎出了问题,还坚持挺着脖子开车带我去看看风景。晚上见到洪启,我一直很喜欢他的歌。

        就这样吧,新疆再见!再见!等我下次来安静看你的风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蝴蝶效应 2009-08-16
    那种辛酸 2006-08-16
    夹竹桃 2005-08-16
    折翅的歌 2004-08-16